第57章 春天里的青草,秋天里的飞鸟(1)

小说:加锁的灵魂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完颜寒寒 字数:4540

“这次挑事的是,现在看,在那次办公室冲突中,唐争鸣对妈妈的爱告白,绝不仅仅是文咄咄逼问之下的意气用事。如果结合他后的表现,简直可以用片赤诚形容。在办公室冲突发生之后,唐争鸣见妈妈好几天没有再他的宿舍,顿时感到从未有过的念和独处的空虚,他给妈妈办公室打很多次电话,但是妈妈个都不接。被逼无奈的他,只好独自的跑到医院大楼,偷偷的观察着妈妈的动,忙里忙外。令唐争鸣感到高兴的是,妈妈现在可以勇敢,顺利的给病扎针,熟练操作看起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唐争鸣想和妈妈打招呼,但却又不知道该些什么,更不想打扰她匆匆忙忙的身影,唐争鸣特意查阅科室内的值班表,在妈妈值夜班的那天晚上,特意跑到妈妈的办公室,果然发现只有妈妈在,对于唐争鸣,这可是个互诉衷肠的好机会。”

“夜晚,圆月,男女共处室,真告白?听起还够浪漫的,空手去的?没准备个烛光晚餐啥的?要是有牛排加红酒就更好。”

当年在告白之前,没有征求朵朵的意见真是可惜,那个年代的,也没有像这样的花花肠子。对于普通,更是没有什么红酒和牛排,两根冰棍,碗面条就把媳妇娶回家的例子比比皆是。”

“小姨,以前还过,方雪怡的二哥,女朋友结婚之前要求有房呢,而且还必须是好的地段,这么,至少在结婚上,两个时代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啊。”

“方家二哥的女朋友家里要求买房,这是事实,但是在那个年代,还属于个例。自行车、手表倒是标配,只是家女朋友的父母实在不般,家可是公务员干部,有学问,见识广,眼就能够看穿国家未二十年经济的发展趋势,这可不是能够具备的能力。纵使像这这样的呆木瓜,老学究,如果不是受到方雪怡的指点,很有可能两耳不闻窗外事,辈子只去读圣贤书。”

“小姨,红酒也好,牛排也好,房子也好,至少在当时,这些对都不太重要,只想知道,他们是怎样把给谈出的。”

没有敲门,直接进入房间走到妈妈的面前,道:‘月琴,为何最近不愿理那里也不去,给打电话也不接。上次发生的事都是文的错,和她之间的关系连累到,是们的不对。这次,是向真诚的道歉。’

妈妈道:‘好的,知道今天就是为道歉而的,的道歉心领可以回去还有事需要忙。’唐争鸣抓住妈妈的手臂道:‘那,月琴,这么,从明天开始,又可以到那里去,对吗?’

妈妈回应道:‘唐大哥,十分抱歉,由于的不知好歹,给们二增添许多的麻烦,要是再去那里,岂不是又是受以柄。还有唐大哥,通过这段时间和的交往,品,才学,还有对心理上的帮助,都让敬仰,感激。但是唐大哥,做话还是应当有些分寸,孔子非礼勿言,和文们之间恋吵架也就算,为何还要赌气把也给拉上。文直就对看不惯,这次因为给做的事又惹这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唐大哥,什么本就喜欢,什么对单相什么每个音容笑貌都会令神往这样的话故意气她。而且当着那么多的面,让文下不台不,也把拉进黄河也洗不清知道自己容貌平平,也从不会化妆,走到大街上没会注意到,更不会有什么神往。反而越这么,就越能气到文,但是唐大哥是否考虑到的感受吗?文就只把当作个小丑,莫非唐大哥也这么看待的吗?’”

“原之前在公众面前所的那些话,非但没有感动妈妈,却让妈妈感觉到自己只是个对文发泄赌气的工具。看妈妈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她对自己的条件很自卑,她不相信会有什么能够爱上她。”

妈妈这番话,让唐争鸣既焦虑,又羞愧,忙解释到:‘月琴,真的是有些误会那天的话,确实是有些鲁莽。但是这些话都属于的真流露,不但不存在句虚假,更谈不上假借这些话充当与文赌气的工具。的神往,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善良、细心、温暖比世间所有的美貌更令着迷……’

总之朵朵,的那些肉麻的话,请自行发挥想象力吧。反正归根结底,唐争鸣所要表达的中心意就是已经被妈妈给迷得神魂颠倒,他以后铁心想和妈妈怎样怎样的。”

“那小姨,这些话,妈妈会相信吗?她感动吗?她答应吗?”

“朵朵,别着急,经历许多事以后,妈妈也变得越发的谨慎。在得帮助和指引下,虽然妈妈开始有意识的独立考,但是考不见得马上就能够得出清晰和正确得结论,考的同时还需要知识和见识做支撑。如果考就要匆忙得下结论,那不是考,只能算是鲁莽妈妈显然渐渐懂得,独立考应以谨慎小心为先。妈妈听番肉麻的表白,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但是感动不等于相信。对于任何个女孩子,可靠的,持久的感比所谓的海誓山盟得更加重要。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照料,妈妈非常认可唐争鸣品的正值,但是妈妈始终无法坚定的确认,唐争鸣真的能够放弃漂亮,有风,家室好的文转而选择没有任何项突出优势的她自己。纵使这段时间妈妈已经开始摒弃些自卑的心理,但是要论起客观条件,也无法让她确信唐争鸣的感对她是否是真的,谁知道是不是时的心血潮。而且从唐争鸣打四个这种行为就能看出,好冲动,俗话就是太‘虎’。”

“没错,小姨,从女孩子的感体验,确实是这样的。别妈妈,就是在们旁观的角度看,也觉得多有疑虑。是个有才华的,是个品行端正的,甚至是个急公好义的,这些印象都没错。但是要问是不是个靠谱的,想回答这个问题还真有点难度。他爱上方雪怡,又恋上文,转而又对妈妈无限神往,虽然每次移都事出有因,但是无论从当事,还是从外,这些转变发生时间之快,这些恋引起矛盾和冲突的效应,都让不免有些疑虑。但是从这项反应中,又看出妈妈变得理性,抵得住诱惑的个性。换成是别的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恐怕早就被的才学以及这番极具杀伤力的告白迷得神魂颠倒,直接投怀送抱,忘乎所以吧。文不就是赌气在,这些肉麻的大实话,从都没向她句。总之,无论是疑虑还是刻意为之,保持矜持是对的,绝不能轻易的缴械。”

“朵朵,还是妈妈,姐姐和聊起这段往事时,也道她当时被的这番话激得春心荡漾、心潮澎湃,但是她长期以自卑的心理又让她从没有奢望,也从不相信会有这样个优秀得会爱上她。他经历过的某些不良的,她经历过的某些不良的事,让她有着极易破碎的玻璃心,面对任何外界的激扰,哪怕是极具善意和爱意的,她都会下意识的,本能的将自己包裹起,进行自保护,唯恐带任何的敌意和可能的伤害。

妈妈道:‘唐大哥,如果任何误会,表示诚挚的歉意。只是个小女,只想过着安宁的日子,的心经不起任何的风浪,文才是的正牌女友,如果今天的话恰巧被她听见,难免又会是场狂风暴雨。应该多想想她的好,多想想和她的未的话很令感动,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话,相信未也不会有。辈子都领,但是无论如何,感不能只当饭吃,们每个还是要回归现实。’”

“嗯?小姨,怎么感觉,妈妈的话,如此变得精心与巧妙。想想妈妈的这些话,如果只是表明她已经接受的爱意,这几乎等于瞎,她已经明确的将推向的身边。但是她完全拒绝,她还特意明自己有多么的感动,多么的领,尤其是她的最后句话,要回到现实。但是,什么又是现实呢?仍和文是恋关系,这是事实;妈妈有着很深的爱意,这也是事实;妈妈本其实也很倾慕,这也是事实;他们两个的条件差距那么大,在外是多么的不和谐,这还是事实。妈妈让回到现实,她到底希望回到哪个现实呢?女的要求,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

“要受欺凌者,弱者,他们也许还有项令羡慕的优点,就是会变得敏感多疑,从而感也是谨慎细腻。至于什么是现实,这也许就是妈妈对唐争鸣内心的拷问吧。的话,真挚的感激动的绪,所有的这切真的是自于的真心吗?要认清自己,只有自己对内心激荡的真开始深信不疑的时候,才会真正的把当作春天里的青草,秋天里的飞鸟。否则,的内心,不会和的心起汹涌澎湃,回到现实中去,是应该在义的表达之前,就应该提前做的理性的功课。要尊重,不单单是嘴上随意的喷喷吐沫星子,而应是在现实中,处理好所有应该做的事,爱慕虽然令无限的向往,但是尊重却更应该先行。”

“小姨,没错啊,在办公室的那次冲突中,文就讽刺脚踩两只船,妈妈充当第三者勾引妈妈都是无言以对,现在就这样轻易的接受这份感,岂不是切都做实所有的指责。孔子席不正不坐,肉不正不食,文刻薄寡恩,但此时她还是的真正女友,这是所有都知晓的事,也是受到双方父母的认可。他们如果就这样偷偷摸摸的私定终身,似乎是对文也有所不公。妈妈要想战胜霸凌者,需要采用的是科学的,正大光明的做法不是吗?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事又怎么能成呢?”

“朵朵真乃正君子也。”杨月云边笑边向唐乐朵竖起大拇指,“在这点上,朵朵所拥有的观点,真是和妈妈如影相随。所谓君子坦荡荡,小常戚戚,古都知晓找老婆要明媒正娶,妈妈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在文的眼中,可能也只是个不值钱的下贱的小丫鬟。但是对于妈妈,在那些欺凌者面前,也许她在感上是自卑的,但是良知又告诉她,无论什么时候,在恋爱婚姻这种大事面前,妈妈也有着强烈的自尊的。然而,从另外个角度,爱,不单是感,种归宿,在某些的眼中,更是种欲望,种想要争夺的资源。在这次父母两个的对话中,虽然是父母两个有意私密的对话,但是隔墙有耳,这些话被悄悄隐藏在门后的全部听到,而这个,就是与妈妈同属个办公室的曹文燕。”

“真可恶,怎么又是她,上次饭菜调包的事,就是她偶然发现才告的密,捣的鬼。这次她竟然又阴魂不散,看有她基本是没好事,不出所料,十有八九,她又会将今天的事告知文。而她怎么会恰巧又出现在这里,平时文都给她什么好处,真心甘愿当文的泥腿子。”

真的当真她就甘心当文的泥腿子吗?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表面上看是两个之间的战争,而其实在背后,又不知道有多少力量在互相的窥视。”

“小姨,什么两个的战争,还是三个的战争,只知道曹文燕和文伙的,都把给弄糊涂,她怎么会偷听妈妈之间的谈话呢?”

“朵朵,不是过嘛,受欺凌者,有个最大的优势,就是绪敏感,或者可以成善于察言观色,妈妈能够先于常,体会到别暂时无法理解的东西。多次在妈妈办公室外偷看妈妈,偶然之间被曹文燕所发现,她见到神色慌张,动都小心翼翼,生怕被妈妈发现。曹文燕自然有所警觉,而当天她本已经下班,换好衣服之后,到医院诊楼外,准备开锁骑车回家时,又见蹑手蹑脚跑到诊楼。此时已到夜晚,诊楼灯火通明,她见行色匆匆,神色凝重,行踪诡异,似乎心事匆匆,便暂时放弃下班,尾随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外,偷听到幕。”

“真可惜,她生错年代,如果她生在抗日战争时期,做个谍战之类的工作,估计肯定能大放异彩,走上生的癫疯,对,就是癫疯,疯颠颠。”

“呵呵,朵朵,恐怕接下又要误判,如果只是把她简单的当成个出色间谍,那可小看她。她不但是充当谍报的角色,而且还是成为名军师,当然还有想象不到的头衔和光环在她身上,她搅动风云的能力,超过们的想象。而最终这里却没有个受益者,她算是其中的个受益者吗?除获得心理上的安慰意外,似乎也变得无所有,也许别无所有,就是她本的最大快乐吧,仅此而已。不出们所料,曹文燕原原本本的把父母之间的对话,告知。文先是惊讶,后是恼怒,最后又是觉得十分的懊悔。她惊讶于唐争鸣真的对妈妈动,她恼怒于的移别恋,她更是变得后悔起,她后悔把逼得太紧,她后悔对自己过于自信,自信唐争鸣只会钟于自己,不会爱上别,她也后悔因为这段时间赌气而冷落,让他们之间的感有机可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