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交谈

小说:幻夜狂潮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安一川 字数:2250

婉清家中的客厅,两个女孩坐沙发商量事情。

“微微,你别生气了,明朗这家伙是这样的了,你真的没必要为了而生气。”婉清扯着苏微微的衣角好声好气地劝导她。

“怎么,帮说好话,说,你是是看上人家了?”苏微微黑这个脸,背对着婉清哼了一声。

是啊,能能别一天晚的往那里想。”婉清没好气地解释。“你记得上次那个魑撞我车害我差点没命的事情吗?对于一个神使说,这是极大的耻辱,我时刻牢记心呢!可是我爸爸让我去找那个将报仇,居然说我现实力够,打过人家,说会被那个将抓住,所以没必要冒那个险。哼!我爸爸会小看我。那个魑我是一定要抓住的,我觉明朗的实力错,可以和我一起打那个魑。”

“让和我一起,婉清你是相信我的实力吗?我是说好了一起去收拾那个魑了?”

“多一个人,多一点胜算嘛,那个魑实力实太强了,我怕单单我两个人,太够看,况且明朗认识守卫者那些人,借助守卫者的情报机关,我要找那个变得简单一点了,关键时候能让帮我一把,你说是是?”婉清继续劝说道。

“守卫者,你确定?赏金猎人冥王的名头再响亮,说是一个帮人家打工领钱的,能通过让人家守卫者帮我找那个将吗?”苏微微瞥了一眼婉清,表情十分相信。

婉清凑近过去了一点,对着苏微微点头肯定地说:“明朗和守卫者那边关系绝对一般,上次我出事的时候,我和那个没打多久,有守卫者执行部的精英赶过了,算是普通的事故,警察赶都没这么快,明朗能够让如此上心,以此看,明朗和守护者那边的关系应该很密切。”

“哦,有这种事情?”苏微微转头过,表情幽怨。“我可是一直都想进入守护者执行部,正愁没人介绍呢,早知道明朗和守卫者那边有这样的关系,我笑脸相迎跟搞好关系了,唉,现的话,啊,婉清你怎么之前早说。”

“我忘记了嘛。”婉清耸了耸肩,摆手说:“况且你是武门公主啊,你爸会让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吗?”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拿主意,反正也没时间管我。”

自己的爸爸,苏微微一脸乎,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怨愤。

“对了,婉清,你爸今天有空回啊?”

婉清摇了摇头,看了一下自己爸爸书房方向,表示她也知道。

知道,时好像是和一个人一起的,一回去了的书房谈事情,里面一个多小时了,没出,神秘兮兮的,也知道谈什么。”

此时书房的门紧闭着,外面的婉清听里面一丁点儿动静,而且她爸爸吩咐过,许任何人敲门打扰,更许有人进去。当时一元的神情严肃,婉清已经很少见了。

书房里面,明亮的灯光如昼,一元很是熟练地切了一壶茶,接着为坐椅子上的中年人先倒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气带着兰花香袅袅而升,沁人心脾。

久前采摘的武夷岩茶,我让人采购了几斤。”

中年人端起杯子,凑鼻尖闻了闻:“味道错。”

一元坐下,搓了搓手心,神情有些复杂地看着对面的中年人,语气颇有感叹地说。

“丁叔,这么多年了,没有想的是,您是跟以前一样的容颜,仿佛岁月遗漏了你似的,可真让我羡慕啊。”

“外表容貌没老,可精神却总是乏了,比上年轻人了。”丁叔抿了几口茶,看着对面的一元也有些感慨,“一元,一别二十年,没想能再次见你。”

“是啊,二十年了,当时我是一个愣头青,转眼间如今也老了。”一元经回忆起了许多往事,神色禁恍惚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赶去脑中思绪万千,向丁叔有点确定地问,“丁叔,您现加入了守护者?”

对于一元的询问,丁叔点了点头,然后才回答:“是现,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过我里面怎么管事,算是挂个虚职而已。”

丁叔的回答,一元颇有惊讶的意思,笑了笑说:“我以为丁叔您像以前一样,走是哪,自由自的逍遥人士。”

丁叔笑叹着:“逍遥了,带着几个小孩,又十分爱闹腾,再处跑好管教了。”

“是明朗吧,这孩子错,品德优良,没想大名鼎鼎的赏金猎人‘冥王’,倒是让我感有些意外,是我女儿的家教老师,而且看起教学成果错,我挺满意的。唉,倒是我女儿太闹腾,一天知道找侍打架,有一次敢去挑衅将,也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总让我省心。”

“小孩子的事,闹腾也是正常的,况且遇侍,你神使总会由自主上去,也许这是刻骨子里的使命吧。”丁叔淡淡笑了笑后,想了什么,随后看着一元问,“对了,说这些了,一元,我想知道你为什么A市了?莫非你家族出事了?”

一元摇头,开口说:“这倒没有,只是我做家主已经做了十六年了,该让位给别人了,我弟弟也能够担当得起这份责任,半年前我把家主之位便交托给了,这样我也好出走走,老是待家族中,太闷了,刚好A市有我家族一些的产业,我这里了,顺便当作散心吧。”

“原如此。”丁叔说,“机会留点给年轻人也好,利于成长,毕竟人界和界的战争总临,最近界的动作可少啊,以后得靠。”

“是啊,界的狼子野心从没有停止过,时刻得提防。”一元说,“丁叔,听说A市建立了一个界通道?”

丁叔点头:“是的,只是我知道位置,界大人物也学精明了,近些年界通道越越难找了,如今守卫者一直加派人手寻找着,都没有界通道的任何下落。”

“丁叔,需要我帮忙吗,我家族A市也有一些探查网,应该可以帮的上忙。”

“暂时用,现执行部已经全部动员去寻找了,再多声势恐怕界那边要将界通道更加隐蔽起了,时候想找它出难上加难了。”丁叔想了想,拒绝了一元的帮助,随后说,“过,找界通道后如何销毁它,那时你愿意帮忙吧,过这些动骨头的事情是年轻人比较好,老一辈的人快动了了,我现也只能说出出主意,折腾起了。”

“抗击界的入侵,我都有责任,时我一定会去帮忙的。”一元回答。

接着,两人又聊了一些其的事情,了最后,既然丁叔知道一元A市的原因了,目的已经达了,也该离开了,随后说:“一元,我如今A市重点高中外面开了一家眼镜店,算是我主业吧,以后你要找我的话,可以去那里,我都。”

“哦,正好我女儿也那里读书,以后我找您喝茶。”

丁叔说:“想吧,过我可说好了,我那可没有最新采摘的武夷岩茶。”

“哈哈哈。”一元露出极其开心的笑容,“没事,和您一起聊天,喝什么茶,甚至喝开水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