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章 金鹏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75

转瞬间飞已然挂彩,果没有金刚坏劲气,怕是现在脊梁骨也已经给抓了出来,此人竟能在中任意翱翔回旋,令人匪夷所思。

官大也是甚为惊讶,自己官大称号乃是因为自己劲气能像猛禽般成为霸主。

几十年的历练让自己劲气精熟通达,管是什么样的英雄豪杰在他的眼里都是只能在地爬行的蝼蚁。

此人原本是“百兽堂”的掌门,帮里皆是生具有百兽性之人,偏偏他却独辟蹊径,顿悟霸主之劲气。短时间能在百丈高下任意翱翔,指爪专破各种护体劲气,捏碎顽石抓裂钢铁摧枯拉朽。

被至尊门以高位重金拉拢了过去,是以“百兽堂”直是至尊门的急先锋。

飞吃了亏更犹豫,意神兵即刻握在中,左虎头铁牌护住身躯,右金背砍山刀,九个刀背的金环迎风“格楞楞”做响,就像那熊熊燃烧的斗志。

官大劲气能翱翔百丈,中即可远遁,敌人若是逃命决难逃过居高临下的追击。

因见识过意神兵的厉害,见兵器在即刻高高飞起,飞速盘旋到身后死角疾冲而至。两只鹰爪抓向对的腰椎后颈。

飞知道“百兽堂”劲气虽然是武功,但效仿猛禽恶兽,生的矫健机敏,诸多象形武学也都是取自地之间的诸多事物,断断可小视。

等得两只鹰爪离自己只有半尺疾冲向前步,左虎头铁牌“黑云压城”向后封住对来势,右金背砍山刀隐在铁牌之后急刺对方脉门。

此招式乃是藤牌刀克制单兵刃的招式,求击杀敌人,而是先废其肢体,制造伤患,飞此招是久战的路数,遇到强敌沉稳老辣,在武学的想法已经脱胎换骨。

官大攻击的发力已老,回来,但心念转处身子已然飞旋掠开,旋即高飞数丈,以弑下,凌扑击。

击都从诡异角度攻击飞的防守死角,每击都飞掠风带着极大的冲击力,每击被对防住即刻飞冲远遁。

只有官大肆意的猛攻,飞掠盘旋带起的飓风卷的屋瓦雪片般卷起,中的敌人犹只妖魔幻化成的巨大铁鹰,遮蔽日,整个蜈蚣街都笼罩在急速穿梭的影子之下。

飞的虎头铁牌金背砍山刀,将浑身下护的风雨透,只做咫尺之内的攻防,未思进先思退。

虎头铁牌封挡拍砸,金背砍山刀点刺撩削,举重若轻,将专破重甲的砍山刀使用的灵便巧妙,打定了做持久恶斗的打算。

群贼本来被江南烟雨楼的计中计包围,士气已然快要崩溃。

此时官大神鹰般,压制的飞守多攻少,起喝起彩来。诸多英雄见了也是面有忧色,只有那楚惊鸿还是淡淡微笑着掠阵。

只听那官大边飞掠狂攻边说道:“姓的小子,在耗费我气力以待反攻是吧?明告诉你,就是我劲气之源头,别做那痴心妄想了。你就是只在地爬行的蝼蚁,何和我之霸主相提并论!”

原来官大劲气颇有特异之处,只要迎飞起,劲气便无穷无尽般,飞冲盘旋利用小小的气流波动即可做到,颇能久战。

飞并答话,门户守得风雨透,也意神兵变化使用,好像是已经被官大压制的没有办法,陷入了苦战般无二。

官大越飞越快,愈攻愈猛,恨爪将飞撕裂。眼见对立足之地已经越来越小,只能站在屋脊尽头装饰的兽头立足。

当即个飞冲将兽头抓成碎块,逼迫飞只能向地落下,见对人在半无从闪避借力,官大飞冲数十丈,迅即夹飞雷临顶之势垂直飞落飞抓对灵盖。

飞人在中无从着力,击闪无可闪,避无可避。铁牌硬吃泰山压顶的击,必会被轰的猛砸地面,身受重伤。

官大将自己的劲气催谷到了极致,倾尽全力全速下扑,就算对挡住了抓,可力道在半无从引导,已经是把猎物逼到了死角绝境。

速度快到官大的肌肉都微微颤动,须发都笔直的朝向,狰狞的笑容像是马就要享用猎物嗜血的魔鹰。

飞也笑了,像是猎人看见猎物落入陷阱的笑,又像是个骗子得后狡黠的笑,中的意神兵已经变成了张神弓,此弓名曰“轩辕弓”又名“乾坤弓”,乃是轩辕黄所铸。

轩辕黄古选用泰山南乌号之柘,燕牛之角,荆麋之弭,河鱼之胶精心制作了张弓,与蚩尤大战是奠定胜局,立下奇功。

飞装作对官大的飞劲气毫无办法,故意守多攻少让其误以为自己是欲消耗其劲气。然后渐渐退到绝地,官大果然中计,击碎落足地点,然后利用飞掠的速度高度欲击定胜负。

等其全速下扑再无变向躲避之余地时,意神兵幻化成神弓,人在中身姿气息乱,左托泰山,右怀抱婴儿,当真是弓开满月,箭走似流星。

官大正在狂喜得意时突见星光点,正是箭矢反映的星光,飞好似会挽雕弓满月,西北望,射狼。

再想飞旋闪避已经无有余力,神箭已经“嗖”的声穿云裂石般射到眉心。

只听大叫声,官大被神箭射的倒飞,鲜血喷洒下来,摔落在远处房顶之,屋脊都被砸断了大段。

下在场所有人心里都经历了大起大落,都以为飞眼瞅就要重伤,只眨眼,反而是官大中计,在疾冲下扑之时劈面中了只穿云神箭,眼瞅是得活了。

众贼人大喜转大悲,而众英雄由惊转喜,楚惊鸿都被那飞的演技骗了,看到此情形也是松了口气。

佯装敌再败中求胜哪里像是个初出茅庐的江湖少年。

演技之精湛,御敌之冷静,克敌之机巧都是身经百战的江湖老才有的风范。

飞轻轻落地即纵身了房顶,几个起落已经到了身旁。

点指说道:“你残忍好杀之徒背信弃义,竟然欲杀尽今晚在场之人,何其毒辣,何其狂妄,今日便是你罪有应得。”

说完意神兵幻化成柄盘古开山钺,高高举起猛劈官大的脖颈。

就听声巨响开山钺劈碎屋脊,飞却摔坐在地,右侧肩膀插了两根似有似无长长的翎羽,鲜血滴滴哒哒的将衣衫染红。

而那官大蹈虚立在中,背后双巨大无匹的透明翅膀下扇动,每煽动下众人都能感觉到气浪翻涌。整个街道都好像被笼罩在翅膀下。

官大中高声说道:“少侠果然少年英雄,竟能逼我用出金翅大鹏的神兽境界,当真是少年可畏。压箱底的玩意儿本想日后与楚门长生死斗之时拿下世奇功,看来今日取下少侠人头也是般无二。”

再看官大相貌也起了变化,双目同日月,眉心似有光华射出,头顶生出尖锐无匹光芒璀璨的利角,犹金刚石造就的相仿。

背后对若隐若现遮蔽日的巨大翅膀,每根翎羽都同宝剑样锋利,双已经变成墨似漆般的黑色,透出沉沉铁色,指爪尖端锐利的发出湛蓝色的幽光。

那金翅大鹏鸟,又名云程万里鹏。扇翅九万里纤云收尽。

飞拔下两只翎羽缓缓站起,伸点了止血的穴道,刚才自己以为必胜之时被敌所乘,心中大是懊悔,身的伤虽然重,但鲜血迸流能再拖延久战。

见了此之多的敌人,此之多的劲气,除了曹操那种极为奇特的幻术,其他的劲气越是登峰造极,越是犹武功般去繁就简,朴实无华。

官大举止行动皆同会飞的武林高般,虽能力强悍无匹,犹神魔,但万变离其宗,终归还是式的搏杀。

而自己自幼勤学苦练,练就的就是身武学根基。今日战需当抛弃杂念,以堂堂正正的本事克敌制胜。

此间的难处就是对方中即远遁千里,能勘破此结,实难赢了个又更层境界的官大

想到意神兵迎风化成神弓,虚拉弓弦无形劲气被激射而出,官大抖肩,宝剑翎羽飞射而下,在半对射相撞阵连爆响。

就在气颤栗抖动的背后,状若金翅大鹏鸟的官大飞扑而至,人还没到,气流已经把地面吹荡的发出颤抖。扑击的速度力量远远胜过刚才。

却见神弓变成链子钢鞭,已缠绕其臂之官大根本闪,任其缠绕,因为自己的鹰爪已经按在对的胸膛。

立刻就要挖出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