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章 邪法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41

许飞一发觉脚有异立刻明白缘由,冰霜气劲到处,数丈方圆泥浆被冻结结实实,发力一跃而起凌空扑,脚带起裂冻像是爆弹炸开。

那肖田不慌不忙,身前立起数堵,拦住对手来势,自己向后退去,紧接着天定坪升起来无数堵高大,参差错落立起来,形成一座质迷宫。

许飞半空大喝一声破而出,泥飞溅,目不能视,待得视野清晰肖田已经被城层层叠叠核心。刚才破而出时感觉敌随手制成居然坚如磐石,心里立刻将那速战速决轻敌之心去

城几乎将几十丈方圆天定坪尽数笼罩内,敌踪迹不见。

城错落有致,有章有法,定是有阵法奥秘,敌又能将随意变化软硬形状,如果入城破阵实是凶险万分。

城大概路数正欲入阵破敌,只听那肖城里高声喊叫:“江南烟雨楼我等小小门派招惹不起,我那师弟一见就是被那夏爱青无形丝线所杀,饶你性命自行退,让那妖女前来送死。”

话不说还好,说此话更是箭不得不发,心中恼恨田污言秽语心中怒火中烧,当即选最宽一条道路入阵。

只走数步,身边合拢地凸起一根矛直刺胸口,背后看似无有动静实则地表已经密密麻麻变成狼牙状锥。

此一击就是误导敌,让其后跃然后废其双脚。若是旁多半中计,可许飞已知田心思缜密,擅用陷阱,并不后跳而是一飞冲天,脚尖微微一点,接力跃两丈余高

居高临观看,就见体有半弧形有如剑戟獠牙,遮蔽视线无法从高处探得敌虚实,而对方却能操控城感知自己位置,对手身体就像是化成步步陷阱自由变化城池。

忽觉脚微动立刻跃头,刚才立足之地已变成矛林立。怕敌追击即刻前纵数丈却不见动静,又闻脑后风声,看也不看,听风辩位反手一掌劈断数根矛,心中却放心来。劲气路数心内已经然。

如果对方能随时感知自己方位,应该丝毫没有喘息时间,自己也会被犹如活物般城池逼迫疲于奔命。

但自己遇袭对方都有时间间隔,看来敌是通过震动来定位自己位置需要时间,当主意。

看前面三条道路顺手捡起两节矛像小孩打水漂一样两条道路分别丢去,自己“燕子三抄水”“七步赶蝉”模仿矛落地之频率距离。

那肖田只觉得城迷宫有异动,却发现居然有三齐头并进,手脚,赶忙升降,软化道路,矛攒刺一通忙活却毫无战果。

还没定神,忽又是两路并进,赶忙操控岩围追堵截又不见声息,心中更是慌乱。

如此不消片刻,对手据自己距离只有不到数丈,虽隔层层坚如磐石,脸冷汗却也渗渗而

惊惧之间,只听霹雳般一声响,正面被连破数层,一重物闪电般突入。

田哪敢怠慢,当即把周边石收缩堆积冲击正面,强化硬度,“嘭”一声,终于将敌阻挡停滞住

刚松一口气就听得背后一声爆响,壁崩,许飞身披厚甲,肘底突出一尖锐无匹利角,前腿弓后腿绷,身子低伏翻掌亮肘,正是至刚至猛八极拳之步顶肘。

别说肖田已然中计,被芥子须弥气劲掷出块破壁误导,就是全力防守也挡不住。金刚不坏劲气都抵御不住百兽堂犀角,冲击破如同摧枯拉朽一般。

自从奇珍洞天师授道,已经将武学和劲气融合贯通。一八极拳攻坚破御招式加无坚不摧劲气,

“轰!”

田惨叫一声被撞像皮球一样撞四五层过去。

还是许飞即时缩回利角,不然此时田早已胸腹开大洞魂归那世去。大厅群雄只见城迷宫升起,许飞闯入其中,不多时只听两声巨响,瞬间一起垮塌,肖田昏厥地,许飞以衣衫蒙头遮掩飞扬尘,却无半点大英雄气概。

但沙岩派江湖可是首屈一指实力派,帮内高手能力都是顶尖之选,少年入城破阵已然失地利,却短短时间就见肖田狼狈不堪,口吐白沫躺抽搐,如何不惊如何不惧。

许飞以衣衫蒙头,过许久才慢慢掀开衣服,拍打身。立刻就有金钱帮众持等鸡毛掸子扫拭,那边昏厥不醒田也有去加以救治。

天定坪一片狼藉,地泥坑浮如同乱葬岗,即便金钱帮众见多识广,收拾场地经验丰富,却也不知如何手。

足足一个时辰,那肖田悠悠转醒,被扶着慢慢将地势改平夯实,金钱帮众才开始铺垫草皮,忙半晌总算将决斗场地恢复原状。

一折腾足足过一个时辰有余,许飞早就精神足备休息过来。

心想既然已经如此,楚大哥又没有责备,不妨今日就将侠义一方应战全都接过来也就是。适才破城迷宫无有损耗什么气力。如此再战数场也不

想到里站起来朗声向对面席说道:“小弟我年纪尚轻,都是我兄长前辈,有事自当奋勇当先,今日我诸位不管有何约战皆是代劳。非是许飞狂妄,实乃义不容辞。”

说完番话目光炯炯扫视对面席位,目光扫向哪里,哪里群雄豪杰便低头回避不敢目光相对。真是神功盖世,震慑群雄。

三官大帝里天官见心里不由得暗暗恼怒,如此被其一威势震慑此行目岂不是尽数毁

当即转身用目光盯视着席间一,那发现天官如此,心里也是暗暗叫苦。但自己受至尊门庇护,如果不出席挑战怕是回去无法交代。

只得硬头皮站起身来说道:“许…许少侠果然厉害,皆都见识,但少侠与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今…今日不想做什么生死斗,我与那…那涿州司判钟逵颇有过节,次想让诸位评评道理。”

虽然有些结巴,但话说进退自如,不得罪许飞,又奉天官大帝之命起来挑衅,看得出此心机颇深。

虽然有承诺代打全场,但是对方指名道姓自己若不出头,定是被天英雄耻笑。

右边席位站起一,居然穿官服,相貌丑陋,一脸虬髯,正是那涿州司判钟逵。

刚正不阿,六亲不认,司法刑判铁面无私,官声甚是清廉。对面是涿州地面至尊门扶植势力,也是官府公六扇门中缉匪捕盗,乃是涿州总捕头何劲。

钟逵嗓音声若洪钟,大声道:“不消多说,你贪赃枉法诬良为盗,我督察院岂能任由尔等胡作非为,不是至尊门一手遮天,我早就让你身披镣铐打入苦牢永世不得翻身。”

只听那边何劲说道:“此…此言差矣,我…我…我等缉匪拿盗都是奉命,身不由己,钟司判吹毛求疵百般寻衅,数次将我诬陷入狱,可…可我两袖清风贵相救次次官复原职你奈我何?如此去也不是办法,不…不…不如天定坪中你我决一生死,回去我也好安心做我捕头。”

虽然何劲是个结巴,但言语狠毒,此话已然将钟逵当成一般。

钟逵性如烈火岂能示弱,刚要迈步出席,就听得许飞说道:“今日许某代战是江南烟雨楼应承,绝不做更改,钟大哥原谅则个。”

说完闪身来到天定坪,等那何劲出来。却听钟逵急叫道:“此有邪法,少侠小心。”

许飞并不以为然,看何劲长得高高瘦瘦,一张长脸灰扑扑,气质委顿不堪,看不出有什么能耐。

何劲向天定坪一边慢吞吞走去一边摇头叹息。:“你…你我之纠纷却要许少侠代战,唉,腿脚也…也不听使唤”一边说一边走更加缓慢,比八十岁老妪都不如,看来甚是怯战。

许飞看他行太过缓慢,急道:“快些行来,如若怯战就回去辞官当个良善平民。”

那何劲听赶紧步履加快来到坪中。点头哈腰对许飞说道:“我…我乃一小小官差衙役,命难违,他让你东你就不能往西,他让你打狗你就不能撵鸡,他…他让你快你就不能…能…能…”

许飞让何劲结巴弄得着急火,当即接到:“慢!”

却见何劲突然狰狞怪笑,刚才那点头哈腰卑微怯战模样一扫而空。慢慢从腰间抽出一把宝刀,像是重金购买奇珍。忽眼前一花,脖颈处冷风袭来。

何劲居然比楚惊鸿还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