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章 红叶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18

快马加鞭丝毫不惜马力,耳边风声呼呼作响。

自己与长侯情深意切,此时不知伤情何不心急,据探子消息“赡蠱”高手的手段,更心内沉重万分。

那娄天钩手段何自己虽莫名其妙,但那多年炼就的蠱人可厉害非常,长侯劲气本无防身之功效,中此等手段怕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不顾身体多处受伤,身下马,施展轻功配合劲气向长侯所位置奔去。

侯现一处分的密室中静卧,呼吸均匀面色常,但躺床上却看不出一丝一毫活人气息,像一个会喘气的死人。此等异样感觉场的每一个人都能真切的体会到。

旁边一个长发少年,正默默的伺候,正那“赡蠱”炼就的怨鬼少年。但此时少年眼神平和清澈,清秀的面孔像一个邻家的大男孩,皮肤上毒疮疤痕已经消失不见,正关切的注视着长侯。

此时就听门外一声响,已经撞开大门驰入内。早已经等候门外的属下将引入密室,抢步进来见那长侯诡异的状态,心里一沉。

听旁边伺候的属下低声通报,原来这马主被几个敌方高手突施偷袭,伤虽不致命却也十分沉重,属下用鸽传书通报此事,请长侯前来医治。

行至李家巷时忽然众多高手来袭,护送的两位主奋力迎战却也敌众我寡落入下风。长侯远远的被一形似“赡蠱”模样的高手洒一缕粉末。

前日被长侯修复“赡蠱”的少年也一同此时前往,突然出手,来去风,杀法凛厉,只片刻就击杀三个敌方高手,可等杀散敌人却发现长侯已然沉睡不醒,虽然气息均匀面色常,但不论谁一眼望去便活死人的感觉。

忙问:“门内何良医?何破解这等古怪邪法?”

门人低声:“京都内的名医俱都连夜请遍,皆无办法医治。”

突然那个被修复的少年说:“长被巫蛊之法封闭机感官,所以变成活死人。”

此话一说倒提醒,这个少年乃自幼“赡蠱”长大,对种种巫蛊之术自指掌,当下问:“何解法?可性命之忧?这个这个…兄弟何称呼?”

那少年低声说:“我叫周云,此法无性命之忧,只也和死人没半分区别,赡蠱的手段都阴狠毒辣,中蛊毒断无理,但这个非赡蠱的蛊术,此乃草原上信奉萨满的白乌鸦一族的术法,并不致命,只会陷入无尽的长眠,只本族的巫师才能解救。”

恨恨说:“又一个为虎作伥的势力,必铲除之。”

那周云却:“白乌鸦一族不坏人,他们都草原的部族,身份高贵,天纯良质朴毫无心机,世代都草原各部族尊崇的巫师一族。此次侯爷被白乌鸦一族施加术法,多半赡蠱的蛊惑,或什么误会。”

:“此说来,何不遣派门人速去那草原说明原委,取来解药。”

周云低头默默不语,半晌:“白乌鸦一族性情质朴,但都尚武的高手,几乎没中原人士打过交,此事怕不易。我赡蠱之时虽然看起来木讷呆滞,但心里神志清楚,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记心里。”

心内明白此事只能从长计议,只得嘱咐周云要小心谨慎保护好长侯。

周云知自己能重见天日多亏侯,自己家里又被赡蠱杀尽无归处,把长侯当成父母一般,自万般应诺。

数日蜈蚣街大局已定,江南烟雨楼的势力牢牢此扎下根基。楚惊鸿也过来探视侯也一筹莫展。

也将王诺大人和自己说的朝廷事宜与楚惊鸿说,二人细细商量。

此时时局动荡,外族入侵,陈贺之将军外迟迟不归,这庙之上太师秦刺柏勾结至尊门董天王,封天师职位可上达天听,又魔神吕怖做武力依仗。周雄起宰相虽然文武双全却独力难支。

而今之计若此局面僵持,便等陈贺之将军回京再做计较,京城变即当联合周雄起宰相对抗奸佞。

可惜周雄起这人世代都高官,轻视江湖只做那庙的势力争斗,与江南烟雨楼也不冷不热。长此以往突发状况怕什么隐患。

毕竟年少,此等庙上的暗流汹涌哪里明白,听到此处只明白个大概,言下之意若对方没突发事件还静观其变。

开口对楚惊鸿说:“这长侯与我交情莫逆,算忘年之交,见其死不明实忧心焚,那前赡蠱的少年周云却懂得解救之法,既然京城暂时平静,小弟想与周云去寻白乌鸦一族得那解药,不知大哥意下何?”

楚惊鸿说:“此事我已详细问过周云,赡蠱与那白乌鸦一族虽然行事方式大相径庭,但施展的手段颇类似之处,都用各种稀罕见的奇花异草或者虫豸加以劲气提炼,只一个用来杀人害人,另一个用来给草原勇士施法祝福。”

“此族人性情淳朴善良,但十分的尚武,性情刚烈,容易发误会,兄弟想去为兄知拦不住你,但此一去来回近两千里,即便沿路上频换快马,去顺利妥当,怕也要一月来回,为兄实担心。”

:“此去小弟必定不与人争执,凡事忍字当先,寡言少语,大哥放心。”

楚惊鸿看着也不说话,不多时俩人同时笑出声来。

楚惊鸿笑:“兄弟若能寡言少语,凡事忍字当先,那太阳必西出东落尔,此去万分小心便,那周云跟随赡蠱多次去白乌鸦的草原交换药物材料,互通无,此去带上他当做向导必能节省时日。”

也对周云十分好感,当下应

等楚惊鸿灭剑出鞘损耗的元神康复初,周云二人准备马匹盘缠,带上礼物药材等等见面礼,告辞江南烟雨楼的众人前往草原,依依惜别十里相送自不必细说。

此时离秋分已经过月余,正秋天的最后一个季节霜降。气肃而凝,露结为霜矣,清晨时分行路寒气沁透衣衫,路之上一层灰白色的薄霜。

此时天气已经渐渐转冷,豺狼开始加紧捕获猎物补充储存过冬的膏脂。草木也纷纷变黄,落叶缤纷,大地蒙上一层金秋之色。虫豸也都停止鸣叫,蛰伏与土内,冬季要来

路上行数日,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二人都少年,体魄强健,也都忧心长侯中的术法,长此以往会隐患,故都清晨即起,掌灯时分才打尖住店,午间路上都寻个茶饭酒肆胡乱吃些,若错过马上吃些干肉馕饼,尽量多赶一些路程。

这一日正行进,路两边的杂树慢慢都变成枫树,再往前行便一颗杂树也没,皆高大的枫树。

此处已经地处北方,气候比京都更加寒冷些,经霜降时节,火红的枫叶挂满枝头树梢,像点燃的野火般这山路蔓延,染红这山谷江岸,也染红萧索落寞的秋天。

那周云自幼便像傀儡一般任由他人操控,偏偏神智清楚,从没享受过自由自的感觉。

今日见火的枫叶,像个孩子一样跳下马来,东捡一片,西寻一枝,开心的神情挂脸上。

心里酸楚,自己也一个孤儿自幼被镖局抚养成人,今日见这周云此开心,就像天涯内两个相依为命的兄弟一般。

只听那周云说:“我每年都跟随赡蠱走这条路一个来回,但却从来没福气摸摸这些红叶,离近看这叶子好美啊,少侠也下来看看嘛。”

:“此称呼太见外,你我兄弟相称便,我叫你云弟,你就叫我大哥就好。”

心内暗想自己还没到二十,居然收一个弟弟,真造化弄人。

那周云寻半天,找几片红的毫无瑕疵的叶子给,自己也留几片夹礼物的夹层之中,宝贝一样保存妥当。

,心里又觉得好笑又觉得酸楚,任由周云开心胡闹,那周云熟悉路径边并肩骑行边对介绍起来。

“大哥,这里叫做红叶谷,峡谷再往里走十余里,群山环绕中却极为广大的平原,里面数万人口但却无城池,朝廷最大的粮食出产之地,这群山环绕里面两片巨大的平原,吴泾江从这红叶谷贯穿两片平原再穿过山脉向北去,两片平原都呈圆形加上这狭长的红叶谷,状葫芦,所以得名葫芦山。”正说话间已经走到红叶谷底部。

前面突然关卡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