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章 鬼影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74

生死瞬间,飞的胸口好像是被看不见的重锤敲击,突然向下凹陷了两寸有余,同时深深吐气又下陷了寸

三寸余的空隙,天大帝就没捏到胸膛,把胸口的衣衫撕碎,左胸上深深四条深沟样的痕。血又流了下来。飞几乎是浴血奋战。

此大量失血体能消耗甚巨,必不持久,但飞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飞和天大帝之间意神兵已经化成了条细细银链,两只镣铐已经将两手腕锁住,连起。

刚才兵行险着先用易筋经的移转经脉血肉骨骼之法,再加内功吐纳,将必杀的击用负伤的代价终于化解。

意神兵将缠绕大帝和自己手中握的鞭柄变成镣铐,两法分开,再也不能任意翱翔远遁千里,天大帝最大优势飞空劲气已然被破。

但是天大帝不以为意,看着个浴血苦战的对手,自己虽不能翱翔天际,对手同样也没有回旋余

自己金翅大鹏鸟的鹰威力更胜刚才,捏熟铜同烂泥,攥生铁犹似土块。日月神眼观急飞蚊蝇大茶盏,慢蜗牛。

双翅羽翼收起附身上,神兵难入,水火不侵,对方不幻化兵刃想是伤不了自身。

再看看个肩膀胸口不停流血的对手,不用说动手,怕是站着都是万分辛苦,想到此处,喋喋怪笑。

开口说道:“不知死活的小子,你知道多少成了名的英雄被我根根捏断骨头,抓碎关节时惨叫的有多么滑稽么?平时个个道貌岸然,我手里就像是雄鹰眼中的老鼠,今天我要让你叫的比以前任何个都久。”

话毕左手鹰疾伸抓向飞天灵盖,欲把就将其捏的头颅半碎,然后慢慢折磨。

飞静立不动,待到对手鹰已经压顶,“金丝缠腕”轻轻巧巧的将对手势拨偏,就手“穿云拿月”已经按住对方指掌的关节之处,逆反关节向回送,天大帝就觉得自己猛烈同泥牛入海,紧跟着腕部关节阵剧痛,急忙拼命抽手。

飞并不追击,左手微微抬起,指掌微开,右手掌心向天,手指半拢,三指伸出做龙之态,正是擒拿手法。

左手护身只做尺半距离的攻防拆解,三十六路小擒拿。

右手攻敌分筋错骨,正是少林正宗龙擒拿手。

大帝眼看就要建立奇功,却见对手摆出古怪姿势,虽然动看的明白,但个照面自己的手腕险些被折断,心中又是不忿又是焦急。

大吼声双从各个角度急抓了过来,尖锐的破空之声像是要把空间撕碎,风把面墙壁都扫出横七竖八的痕迹。

飞就暴风中心见招拆招,以慢打快,只尺半距离用小巧灵活的手法拨按钩挂。让死神贴身而过,身体被尖锐的风扫的不时出现血痕。

斗到酣处只听声大吼,天大帝扶着左手满脸都是冷汗,只见那坚不摧神鹰铁左手的小指已然耷拉了下来。

原来飞固守不攻,不多时已然对敌的攻势来路看的心知肚明,看准机会,待天大帝左手抓向右肋之时,使了个“罗汉捧果”顺着对方来势捏住手指向上托,利用敌方冲击巨力,登时就把金石的鹰折断了小指。

击得手得理不饶,转守为攻,龙擒拿手“摘星捧月”捏向天大帝下颚,左手“张飞扛梁”急拿敌左肩,双手蝴蝶穿花,抓,拿,捏,勾,多重擒拿手交替运用,招招都奔向敌关节要害。

那天大帝鼓足余勇,以,只过片刻只听“咔嚓”声脆响,左手腕部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定睛看,断骨已经从腕部皮肤伸了出来,不由得惨叫了出来。

飞笑了:“若论惨叫还是天您响彻云霄,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啊,只是大象形,大音希声,戛然而止岂不辜负了场英雄的殷殷期望?天且聊发那少年之狂,慷慨悲歌番才是。”

说到此处,揉身而上,双手闪电般攻至,天大帝已经只剩下单可用,更是左支右拙,只片刻功夫“咔嚓”声,右膝已被扭成侧弯。

分筋错骨手专伤关节要害,中者痛彻心扉,绝难再战,大帝看必败疑立刻展开翎羽巨翅,欲飞空遁逃,却听“哗楞楞”阵响亮,那铁链已经被左手缠绕了数道,用脚牢牢踩住,自身的影子化为巨桩契子打入内。

大帝只飞起不到丈就给拽了回来,刚飞已经撞入敌怀里,不足盈尺的距离内,捏,脚踩,膝顶,胯打,那“咔嚓咔嚓”的断骨脆响和惊天动的惨叫凄嚎让听得惊心动魄。

狱中的曲声静寂下来时,天大帝已经像是滩烂泥般倒上,除了头颅已经不成形,却还没有咽气,嘴巴还合的叫嚷,只是声音已经发不出来。

个惯用捏碎对手全身骨骼杀的魔头,今日终于被以牙还牙,自食其果。叱咤江湖五十余年,视天下英雄鼠辈的天大帝现全身骨骸尽碎瘫上,真是恶有恶报,天道循环。

飞受了胸前记重击,皮外伤看起触目惊心倒是有大恙,可劲凛厉已经伤了心脉,虽性命之忧,但需运功调养多日方能痊愈。

就见那大帝走到天大帝跟前,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看了眼,那天大帝便咽下了最后口气。

只听其低声说道:“少侠智谋过,手段了得,老朽今日已经不做他想,只求风烛残年讨教少侠劲气精妙。”

楚惊鸿旁边掠战,哪能让自己的兄弟浴血苦战后再被敌趁虚而入,当即把话接了过来。

哈哈大笑道:“久闻至尊门手段卑劣,万没想到竟然此不堪,偌大年岁的江湖前辈居然用起车轮战来,楚某技痒愿意领教。”

大帝说道:“自当此,此讨教了楚门长高招之后再与少侠了结恩怨也是公平。”言下之意竟然是轻易就能打发了楚惊鸿。

就见大帝伏下身躯,两手按面之上,阴森森的对楚惊鸿说道:“你可知此是什么所,此乃蜈蚣街中心路口,历朝历代建都于此都此处杀,经年累月被砍头腰斩弃市凌迟的不可计数。若是别的方楚门长神功盖世,老朽自是难撄其锋,可,就是金身罗汉来佛祖老朽也不放心上。”

就看大帝身上穿的宽袍大袖和长长的须发风自动,就像是底阴风向空中狂飙,张老脸也渐渐的变成惨绿色,周围的空气鬼气森森,阴风阵阵,耳边像是有数阴魂野鬼似有似的哭嚎。

场的诸雄都是刀头舔血,见惯了厮杀恶斗的江湖,可是个个都感觉心里发怵,不由自主的心生惧意。

上横七竖八死去的贼都像是被微风吹动的落叶动了起来,刚刚死去的天大帝尸身也缓缓抖动抽搐。就像是间变成了酆都鬼城。

楚惊鸿静立不动,任由大帝吸取冥府妖气,突见阵妖风鬼雾,大帝息的向楚惊鸿飘荡过去,抬手似有似的妖气向楚惊鸿侵蚀过去。

刹那,楚惊鸿已然现十丈开外,且看大帝何。就看那阵妖风息却瞬间把对手适才站立的数丈围内侵蚀而过,并没有任何异样发生。

但过了片刻,阵风吹过刚才被妖风侵蚀过的墙壁面都化为齑粉随风飘摇。

妖气息但诡异莫名,其侵蚀范围内会怎么样?是奇毒腐蚀,还是劲力碾碎?知晓大帝奇诡莫名的劲气缘由。

见都纷纷后撤,腾出偌大的圈子供二较量。

楚惊鸿见了刚才的景象也是暗暗心惊,此恐怖的杀伤力只要沾上星半点怕也难幸免,现凭借刹那劲气倏忽来去躲避息的妖风,只有若有若的妖鬼哭嚎和武者对杀意感知才能判断其来势。

大帝动作大开大合,声势迫,实则正卖弄破绽引诱楚惊鸿近身突袭,身边丈已经预先伏下了浓浓妖气并不发出,就等楚惊鸿头撞上自行化为齑粉。

但楚惊鸿并不急于进攻,道白光游走不定,观察敌的妖气动向,见四周妖气弥漫,范围内心悸恍惚,像是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要被吸出体外。

大帝诱敌半晌却不见对方中计,大喝声身子伏低,已经将半截手臂插入土内,发力扯拽出来肉眼可辨的鬼影,极为黯淡的惨绿色荧光下,森森鬼影游走飘忽,忽快忽慢若有若的从四面八方追击楚惊鸿。

鬼影有形体,穿墙破土而出,经过的物体都慢慢垮塌变成齑粉。

楚惊鸿被鬼影围攻左穿右插的闪避。

脸上却露出了胜利者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