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箴言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35

面对无法触碰无所察觉森森妖气,楚鸿笑,像是洞破地官大帝的劲气玄妙所

“果然是前辈,等森罗妖气知要耗费多少年头,杀害多少生灵方能大成,可天自古邪胜正,等邪法以屠戮生灵为快,以冤魂怨鬼为饵食必遭天谴。”

蜈蚣街乃是最繁华所,楚鸿刹那间白光闪电般往复倏的站住,左边腋下夹两个大大的木匣,正是药房用的存药之物。

只听那楚鸿喝:“阴!你恶贯满盈,今日还想活命么!”

此话出,群雄皆是,原来地官大帝纵横江湖数十年,却没有其真实姓名。

平时深居简出,除大事很少抛头露面,和那个嚣张跋扈的天官极为同。

再看地官大帝脸上从得意的狞笑转成愕,恐惧,疑惑的神情,颤声:“你…你怎么会知我的姓名。”

鸿踏前步,朗声喝:“若要知除非己莫为,你本是殷家第九代传,却偷练邪法劲气,宗族觉察欲废你劲气命门,你却施展妖法邪气将自己同宗同族的进百口性命尽皆屠尽,改名换姓入至尊门,可惜天网恢恢疏而漏,今日就要让你偿还血债!”

原来是阴家第九代传阴家世世代代都有传天生悟,劲气是将先祖宗祭拜供奉,然后与之心灵相通,气脉体,得祖宗之庇护,获世代累积之劲气。

交手之时,历代先辈祖先都把自己的劲气,精神,战意,斗志叠加使用者身上,越是对家族家风的认同崇敬,越能发挥出无穷威力。

可是到代,因为其交友慎,走上邪路,贪图享受花天酒地,凭借自己的劲气强取豪夺,杀越货。

可是家族世代相承的劲气却越来越堪使用,动则激发出,或又是威力太小。

皆因殷家世世代代都是侠义中,如此行径的后借用祖先的力量自是无法做到心意相通,气脉体。

发现之后也慌手脚,因为些年头已经作恶多端,江湖仇家甚多,如果劲气达性命都难保。

但其乃是个天生聪慧,悟性极强之,自己独辟蹊径,将劲气由与先祖宗心意相通,改成自行吸取冤魂怨鬼。

开始时自己夜间偷偷到郊外的乱葬岗吸取阴气,慢慢的吸收众多邪气,变得更加暴戾阴狠。

然后就开始自行杀吸取最强烈的怨气冤魂,次比次杀得多,次比次下手残忍,为让邪气更加凛厉,每次都故意用残酷的手段折磨被害之,手下的血债累累实是罄竹难书。

但多行义必自毙,楚鸿早已通过多年的探寻知其真实身份,可是地官大帝也对危险极为敏感,有所察觉后便深居简出,再加上从落单,自身本领又是的强悍,极难找到除恶的机会。

今日楚鸿的来历,地官大帝犹如被千斤重锤击打般,时间斗志溃散,只想逃命要紧。

刹那生灭的速度谁能够逃脱,眼下之计只有拼尽全力杀鸿,然后凭借触之即刻变成齑粉的妖气护身,逃出蜈蚣街再做他想。

想到里也发话,催动冤魂妖气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欲让楚鸿避无可避。

却见白光如同风驰电掣数十丈方圆如同虹般往来穿梭,随着白光,片片朱砂色的红雾飞扬挥洒,只片刻楚鸿已经将朱砂红洒遍整个战场。

明所以,有神农派的英雄用手指捻起来细看,原来是朱砂,此物朱砂能辟邪是因为邪生于阴、存于阴、发于阴,受于阴则会阴阳失去平衡,就会存阴、受阴、生邪,能正。而朱砂医、中称之为极阳之物,具有平衡阴阳气场之功能。

朱砂虽然可以辟邪,但阴妖气怨鬼能被药房中区区药物克制么?

只听那阴阵的狂笑止,张口吼:“楚鸿,我当你有什么本事,原来费么大劲,居然是区区朱砂,若是等俗物都能克制我的妖魔之,那岂是请个和尚老便能将我打发?真是让可发笑。”

狂笑如同夜枭鸣叫,震得众耳膜发疼,但笑声越来越小,慢慢的平寂下来,阴已经满脸冷汗,手脚发抖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会样!你用什么妖法!”

再看场地上的游荡冤魂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阴身上的惨绿荧光,和鼓荡袍袖无风自动的妖气也归于无形。

愣愣的站场地中央,气度萎靡,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糟老头子,腰背都佝偻起来。

鸿脸上带着嘲讽鄙视的神情望向个恶魔,缓缓说:“当日你屠灭自家满门,却留下个活口,虽深受重创久便因为伤重治而亡,但临死之前把你的恶行血债告知他,尤其你的劲气擅改先辈祖宗之修炼,虽然霸凛厉,可也有致命的弱点,你看看地上都写些什么。”

四下观看,只见街房屋墙壁屋顶到处都是巨大的文字,仔细辨认之下,都是草书的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箴言又称六字大明陀罗尼、六字大明咒、六字真言、嘛呢咒,是观世音菩萨心咒,源于梵文中,此咒含有诸佛无尽的加持与慈悲,是诸佛慈悲和智慧的音声显现。

其内涵异常丰富,奥妙无穷,蕴藏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此咒即是观世音菩萨的微妙本心,常诵具有可思议的功德和利益。

此六字箴言正是妖风邪气的克星,又用辟邪朱砂写就,偌大的战场再也无毫的阴气可供阴抽取使用,现看上去就是个老迈腐朽的躯体瑟瑟发抖。

鸿早已知劲气的致命弱点,见其施展立刻用刹那劲气从药房取出大量朱砂,偌大的战场纵横驰骋,挥洒写就无数处六字箴言。

封住邪气便是封住的力量源泉,那殷家家传劲气虽然没有阴的妖法霸,但代代传承,积沙成塔,使用时正气凛然绝无被克制之可能。

此时已经是面如死灰,邪气已然封住,难要凭借老迈身躯对敌天下英雄中首屈指的楚鸿么?,还有办法,自己还有家传的劲气,事到临头也只能使用此技来保命

想到里双手合十,默念先祖宗名讳事迹,使用起自小悟的劲气来。就见身边隐隐有无数身影,如梦似幻,飘飘渺渺聚集到阴的身边,然后个重叠体内。

鸿并轻敌,凝神迎战,却听那阴突然叫:“我…我错要,要杀我,我是阴家的后啊,饶命,饶命啊。”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凄厉的惨叫,像是被冤魂索命般。

就看那阴的躯体慢慢的扭动,反常的伸展蜷缩,像是有看见的手扭动个破布娃娃,只过片刻,叱咤江湖杀无算的阴双目圆睁肢体扭曲的咽下最后口气。

至尊门的天官大帝和地官大帝双双毙命,剩下的群贼哪里还有斗志,但群雄环视之下怎么会有什么逃命的去路,尤其江南烟雨楼楚鸿和许飞俱都场,个个面如死灰,都有绝望弃战的念头。

只听楚鸿高处高声说:“尔等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本当今日除恶务尽,但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晚死的已经够,望尔等回去细细思量,与那至尊门同流合污有什么益处,过做那他刀枪,任其驱使罢。”

许飞听要放群贼当下急,向楚鸿说:“大哥,除恶务尽,场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那日那江湖亲善大会小弟亲眼看到帮贼个个跳出来给至尊门做那帮凶打手,能放。”

鸿拍拍许飞的肩膀说:“兄弟嫉恶如仇,为兄甚是欣慰,可是江湖上的权利倾轧有些小门派实难独善其身,有都是被裹挟内,更有些是被威胁所致,并尽是穷凶极恶之徒,今日将其放回,江湖上也会大大动摇至尊门的威风,自有替咱们扬名之,有些还会改换门庭。”

许飞听方才明白,江湖之上泾渭分明如此消彼长,楚鸿深谋远虑,自己还是有很多要多多学习请教之处。当下也再多言,将众贼尽皆遣散。

尘埃落定,处理完毕已是夜半更深,楚鸿说:“为兄此据守,虽至尊门元气大伤,但为提防其反其而行之再做偷袭防,兄弟可速去探视长生侯。”

许飞其实直心急如焚,听话也客套飞身上马,打马扬鞭奔南边去

长生侯知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