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章 奸情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38

听闻此言都心里一震,由向台阶上肥胖官员望去。

刚才个肥胖二目无神官员此时却像变个人,虽然身材肥大,脸上却露处老持稳重,心智过人神采,意味深长对许点头。

此事便,独自先行返回住处,许金满堂在这大宅院里左转右转,经过一幽静小一间独处小院。

进屋后金满堂:“许少侠稍安勿躁,王诺大人马上就来与许少侠传旨,先行告退。”然后转身急急忙忙去

坐在屋内焦躁安,来这江湖亲善大会本意就想一展身手图个痛快,哪里知深陷势力争斗漩涡身由己。

这已经违反大哥约定自行出手下场争斗,本已经惴惴安,却又突如其来圣旨降临,个王诺大人在众人面前一副蠢笨废物模样,但刚才意味深长朝自己点头时绝非平常人等。前方就如同有层层迷雾,下面吉。

正在胡思乱想,听得院门一响知王诺大人来。赶紧起身等待,就听房门一响,王诺大人推开房门迈步进来。

此时再看这王诺大人和白天种蠢笨模样判若两人。目光炯炯怒自威,一副老成练达深谋远略气质。行走起来也洒脱随意,像白天样摇来摆去。

知对方官衔但这接圣旨要跪总,刚要跪倒却被王诺双手搀起,这两手无甚力,应一个常人身手。

只听王诺:“少侠落座,你我必客套,此来一考察少侠人品劲气,二有皇上密旨秘宣。”

知如何作答,只好:“在下就一江湖无名辈,哪里劳烦得大人,圣旨提到在下何因由。”

王诺笑着:“圣旨先忙,白日里见许少侠英明神武,技压群雄,真少年英雄,尤其救众人于危难功莫大焉。难能更有这等宅心仁厚,侠义心肠。如若皇上见定深得圣心。”

登时松一口气,看来这圣旨也降罪等祸事,客气几句且听王诺大人如何

王诺继续:“许少侠必拘礼,端坐静听即可。圣上口谕,许少侠乃天下浩劫中枢要害,善恶一念间,望少侠披荆斩棘,澄清环宇,扫除奸佞,还天下和谐太平,庙堂海晏河清,董天师与太师秦刺柏勾结图谋已久,势力盘根错节,望许少侠及早汇同天下英雄除,勤王保驾。钦此。”

王诺宣完口谕对许:“白日里老夫着意查看少侠劲气人品,这劲气老夫个外行,但少侠身手高低还懂得。”

“见侠义人士前赴后继,少侠挺身代战,为义也,见蠱人忍杀为仁也,禁术欲发生死存亡际,使神技克敌制胜,为勇也。此等样人如何天下浩劫祸根,定天下浩劫解铃人才。”

听王诺夸越来越文采扬,字字珠玑,更加好意思,赶紧:“在下何德何能敢让大人如此谬赞,只在下仅一江湖无名辈,在江南烟雨楼庇护下方能存身,哪有手段扫平天下,澄清庙堂,皇上期许太过。”

王诺接过话来:“此事已筹措日久,惊鸿门长率领江南烟雨楼也皇上一只义师,京城有此强助江湖无忧,对外有陈贺将军保家卫国,只京都至尊门董天王与太师秦刺柏勾结,实难撼动。再加上魔神吕怖武力无双,京都反而成累卵势。”

“而今计攘外必先安内,须得先将这京都危势化解,再平定边陲,许少侠回去后与门长细谈便知端详。”

心神澎湃,一直缭绕心头阴影终于化无形,刚到异世都自己天下浩劫祸根,现在终于水落石出,自己祸根,反而江湖庙堂都视自己为扭转乾坤关键。

当下站起对王诺大人:“斩除奸佞,澄清庙堂在下义容辞,请王大人放心,皇上放心。”

二人商讨良久许才回到自己房间,发现早已经等得火急火燎,上蹿下跳,一见许回来,拉住许手就拽进房内。

正疑惑,就见打开一个纸条,正江南烟雨楼信鸽书。

结果纸条一看,上面密密麻麻蝇头小字正惊鸿字迹。

“许兄弟大会技压群雄,大长本门声威。又替白子一族出头代战,义字当先,暖江湖侠义英雄心。只如此耗费心神,恐至尊门群起而攻,量力而行,慎。至尊门三官大帝情同莫逆,此行为寻仇而来,回程时切莫大意。”

最后用粗体字写三个大字。

“将在外。”

本来十分忐忑心里倒有些高兴,自己莽撞行事,代战出头有违和惊鸿约定,惊鸿非但没有怪罪反而大大夸奖,又担心自己安危,颇为感动。

尤其“将在外”这三个粗体字,表明自己对许信任。

商量一下写回书,大意就自己身有内力,颇能久战,今日又得天师授,武功劲气都一日千里。让惊鸿必担忧云云。

这么写,但惊鸿特意嘱咐这两个三官大帝为寻仇而来,自当二人非同寻常才如此叮咛,心里还隐隐有些安。

一夜无话,次日申时金满堂又满脸笑容前来相邀,许去时却发现至尊门天地二帝已然就座。

原来这许昨日大显神威,又救岛上所有人,名声人望都已经同昨日。

这金满堂最擅长审时度势,曲意逢迎,立刻就把最后到席待遇给代表江南烟雨楼,天官地官大帝自心里明镜一般,心里恨许十分,恨这金满堂也足有七八分。

已经打定主意,今日管对方谁人挑衅,都自己代劳,一因为再也看得侠义士受伤丧命,二对自己能力有十足信心。

耳中就听得金满堂絮絮叨叨又半天什么江湖纷争以和为贵,朝廷庙堂喜杀戮云云,进去,座中群雄也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江湖上都刀头舔血闯出来声名地盘,这等高谈阔论里入得耳去。

这金满堂还没完,就听对面站起来一人大声喝:“金胖子闭上你鸟嘴,出花来还要在这天定坪定个高低上下。”

这金满堂听半点也恼火,脸上还笑盈盈:“沙岩派肖掌门有何高见,但请来无妨。”

这站起来便沙岩派掌门肖碎田,只见肖碎田用手点指许:“奇珍洞内我师弟便死在你和夏爱青个妖女手中?!”

原来这夏爱青逢人就遇人就讲自己洞中得到奇珍如何神奇,什么多重丝线一起缝制奇快如,什么针脚如同天人亲手而为细密均匀,连日间知多少江湖人听过。

自然也把入洞时自己如何杀退群敌顺利进入奇珍洞添油加醋个清清,难怪这肖碎田知晓。

还没等话就听个甜甜腻腻声音响起来:“肖碎田,你师弟在洞中杀多少人,他死有应得罢,江湖儿女恩怨必报,你既我就让你们师兄弟早日团聚也就。”

肖碎田大怒,推开桌椅快步冲到天定坪上,却发现许却默默早已到。气大吼:“你们这对狗男女,若没有奸情哪个相信!”

诺诺知如何辩解,却看夏爱青笑犹如花枝摇缀:“好好好,有奸情有奸情,既然有情有义,小兄弟就替我把这满嘴腌臜泼才打发吧。”

一会瞪着夏爱青,一会瞪向许,许面红耳赤,知此事绝能再做言语,当即对肖碎田:“你师弟偷袭与我死在当场,皆我一人所为,要想报仇无须多言,动手吧。”

肖碎田也搭话,双手平伸,两堵土墙已出现在许身体左右。再双手合击两堵土墙倏夹击过来。

现在恨得三拳两脚就把这肖碎田打翻在地,回去和解释。急纵身向前却觉得脚下一软,双足如同踏入泥地沼泽,丝毫受力已经淹没到膝盖位置。

原来肖碎田身经百战,用这土墙夹击为幌子,将许身前泥土已经暗暗软化变成泥浆,只表面一层草皮看出来罢

若直接软化许脚底泥土立刻就被发现无法馅太深,而这许向前疾冲一脚踏入,登时就泥浆就没过膝盖。

肖碎田大喜过望,昨日见过许身手知只能智取,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让对手落入陷阱,此泥沼看起来平平无常,实际上深达两丈泥土都被软化,陷入这泥沼内就算天大本事也施展出。

顷刻间就有没顶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