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章 计策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94

群魔迎面飞至劲气梵文符咒六丁六甲弹飞,降魔金刚宝杵舞动如同泼风相仿,登时四五个敌身体碎裂飞出数丈。

果然是江南烟雨楼第一陷阵勇士,毕胜亦步亦趋神笔如飞,随手梁柱墙壁,台阶假山肆意挥洒,神魔鬼怪妖兽天兵一起向敌杀去。

另一侧洛光洛影兄弟应付更多,两兄弟如那阴阳互生,刺目白光十余丈内频闪,如同太阳撕裂前疯狂,众贼皆能视物。

动如闪电,行似鬼魅,攻如耀日,守与形。

洛光时而十余丈白光乍现,时而炽热光柱扫荡群敌,洛影神出鬼没,刀刀毙命。

还没等群魔攻到眼前,二兄弟却已经杀入敌最密集之处,纷杂影中背刺惨叫声,鲜血喷射声,光柱烧灼滋滋声,衣服点燃熊熊火焰声汇成了战场上最常听闻起乐章。

其他两组堂主分别是公孙柔公孙烈兄妹,和王一对好友。

公孙柔公孙烈兄妹使用自身性情长鞭,此长鞭发于指端伸缩如意,长可数丈,短则尺许。

姐姐公孙柔使用柔水劲气,鞭子如同水蛇,激射耳目瞬间致失聪盲目,抽打敌可挡,避可避,茶杯口硬木可一扫而断。

弟弟公孙烈乃是烈火神鞭,火鞭到处敌惨叫尖嚎,且抽击威力更胜公孙柔,二水火情,时而水火之鞭相撞激发出浓浓水雾遮耳目,时而水鞭烈火炙烤如同沸水浇淋,二倚背而战,配合天衣缝。

原名王五李右,本是挚友,从幼时便一起玩耍,王五时长丢三落四,但总会李右那里寻得,旁说李右偷窃,王五却丝毫疑。

原来二皆是自幼悟道尚未觉察,王五日后改名王,只要是恶意来袭之物俱可以让其消失踪。

李右恰恰相反,王五让其消失事物他可以寻回,并物归原主,自己也可以将他之物据为己,幸亏此二天性是纯良质朴,用天赋作恶。

此二临阵对敌,王将对方恶意之物尽皆收了,李原物奉还,克制了绝大多数中远距离

如果敌近身搏击,临到身前近咫尺却察觉到二,便是中生”劲气前半部分。

会用“中生”劲气后半部分还击,威力和敌杀意相仿佛,只要恶意相加杀心顿起,还击时便穷威力。

主动伤敌甚难,但如果杀气腾腾围攻,正是大显身手时候,一时片刻倒自己劲气七八个。

群魔本来信心十足,如此多手且高手,且把楚惊鸿和许飞调虎离山,以近十倍数围攻,又天官大帝地官大帝做后盾支撑,定能轻松取胜杀光蜈蚣街留守之

曾想一个照面自己数却已经折损了接近两成。

知楚惊鸿预先留守堂主是配合天衣缝,适合以寡敌众群战精英,二协力远胜数合击。

但敌是身经百战老江湖,稍一受挫,立刻便调整对策,那肖碎田大会上受伤颇重,却也强撑着来了,勉力操控土势,形成土墙壁垒供群贼躲避洛光耀目白光,那铁拐李也从葫芦里倒出数碧绿豆子,幻化成兵将纷纷抵住毕胜画作。

群贼一见将两组攻势稍微抑制住定下神来,各自将自己杀伎俩施展出来,吴畏陷阵破敌也几个头罩麻布手持巨斧,身体插满了铁钉巨汉挡住,金刚降魔杵击倒拍碎却能拖着残破身躯起来再战,犹如巨型僵尸。

吴畏冲最猛身陷重围首当其冲,吃了众多重击,身上金光符咒越来越黯淡,那毒蛇模样百兽堂好手阴森森游走,等金光褪去那一瞬间便要用奇毒放倒吴畏。

洛光洛影行动圈子也越来越小,敌倚背而战,各处影子出处各司其职,肖碎田操控土石步步为营,渐渐能纵横往来。

其他两组堂主情况也是大同小异,分派渐渐困住。

至尊门天地二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大会之时已然颜面扫地,赌约又丢了蜈蚣街,自己至尊门虽然地位高贵,但手中并什么实力。

和那四天王同,他们是拥万余帮众手下高手如云一方诸侯,那曹操刚一亡故,其中原势力其子继承。其他天王想染指铩羽而归。

自己名义上身份比天王高上半级,但如何能升迁罢免了帮手握重权,如果次蜈蚣街再铩羽而归怕是至尊门更加没了脸面。

看看战场局势已然明朗,自己方虽然手折损了三成以上,但以此看来再死上三成手,八位堂主今日也必定命丧此处。

如此精英骨干若尽数剪除,江南烟雨楼实力大损,明年蜈蚣街怕是可以名正言顺抢夺回来。

自己非是一些散兵游勇,或利诱,或裹挟。死伤多少也心上。

想到得意处天官大帝仰天哈哈大笑。地官大帝也是面露喜色。千钧一发之际。

见天际闪过一道烟花,光色纯白,犹如万朵杏花绽放天空,杏花烟雨江南,正是江南烟雨楼信炮烟花!

只听得一声甜腻腻巧笑,神针飞线如电般往来穿梭,瞬间把围攻吴畏那几个怎么击碎爬起再战持斧巨汉缝制到一处,像是一座扭曲恐怖肉山蠕动。

轰然炸响间,步步为营围拢洛光洛影兄弟土城壁垒炸成碎块。落雁门数位高手高处将重型气弹雨点般掷下,炸鬼哭狼嚎。

那肖碎田首当其中,本已受伤行动便,气弹集中攒射登时轰成碎块。

公孙兄妹几个炼诡异飞伞封住了攻势,正窘迫。

却突然感到身边气温骤降,公孙柔水鞭变成一截截锐利冰凌飞射鬼伞,只一瞬间已经脆化伞面射成碎片,兄妹二水火长鞭又迎风而长,正是楚楚冰霜劲气。

那“中生却是尴尬,驰援一到,群贼本是乌合之众,立刻翻身而逃。

下敌杀气消退,自己出击劲气颇为羸弱,只得做那壁上观。

天地二官初时见了此景一惊,但看清楚驰援众之后却嘿嘿冷笑。

那天官大帝说道:“正愁江南烟雨楼留守少,杀得够痛快,又来了么多知死活之徒,今日来一个别想活着回去。”

那地官大帝也缓缓伸了一个懒腰:“师哥,咱们多久没自己动手杀了,还记得当年你我纵横江湖杀伐决断快事否?”

天官大帝哈哈大笑道:“记得记得,且与为兄携手将知天高地厚毛头小子尽数除了。乳臭未干丫头娘们须得留上一留。”

居然要撕破脸皮亲自下场,存了杀光现场众对证之心,狠毒淫邪丝毫加遮掩。

听高处朗声喝道:“老匹夫!痴活一把年岁却如此邪淫歹毒,今天是你明年祭日!”

抬头望去,正是那许飞立飞檐之上。

天官大帝心里一惊,却又听到一个从容迫,温和大气声音:“二位今晚既然亲自下场,楚惊鸿少得要领教一二。”

急忙回首,见楚惊鸿与许飞遥相呼应,立锣鼓大街东侧飞檐,正微笑着看向自己。

原来疾驰回援,楚惊鸿脚程更快,早到了蜈蚣街,预伏好侠义之士静等许飞赶到,放出江南烟雨楼独杏花烟雨信炮,便一起杀出。

两位大帝心里登时凉了半截,明明看遇刺长生侯调走,等了半晌估计走远,一路上那么多探子暗桩也没发出消息,却犹如神兵天降。

此时话已出口,群雄面前若是怯战逃遁,且说失了脸面折了威风,是回到至尊门如何交代,折损如此多手,自行逃回怕是自己兄弟二性命难逃一劫。

想到里把心一横,天官大帝大喝一声:“尔等休要猖狂,那姓许小子,大会之上你耀武扬威出尽了风头,怕是眼高于顶当自己天下敌了是吧,今日让你知道姜还是老辣!”

说完如同一只怪鸟平掠而出,直取许飞,一击其势如电,且怪异非常,非是纵跃,更是飞扑,真犹如一只怪鸟般展翅飞至。

许飞嘴里发狠,心里却如临大敌,知道天官大帝乃是成名近五十年江湖前辈,平生罕遇敌手,地位犹天王之上,当下打起十二万分小心。

见敌扑到,当即从飞檐侧跃而下,避其来势,却见天官大帝一击中,身姿如同翱翔之铁鹰钢隼凌空极速回旋。

倏忽之间,指爪已经像是钢钩铁齿突破金刚劲气,背后抓出三条血痕!

只一个照面许飞已然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