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雾凇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678

面对被粉碎的石桌,两人都愣住是劲气么?明明是劲气!而且和刚才铜金刚那淡金色气芒的般无二,飞腾身站起,兴奋的叫“我悟道啦,我悟道啦,我悟道啦!”兴奋之际,抬手奔着刚才被劈碎的石块又是掌!

良久

侯擦擦脸上的汗关心的问飞:“侠的手试试看还有什么妥?”脸尴尬的摇摇头,刚才自己那兴奋的掌石块没碎自己掌骨当场倒是断。如果身边是长侯怕是自己要找树枝藤蔓,疗治骨折的夹板都做的亦乐乎

飞现在是又尴尬又气恼,明明抬手就把半个牤牛小的石桌劈碎,顷刻之后却把自己的手劈断,长侯连连安慰:“侠切莫烦恼,气劲之顿悟只有悟道者自己明白来龙去脉,既然已经用出次,那就说明已然突破最最艰难的步骤,只需时时尝试琢磨,必将成”

飞听到处,心情也慢慢好起来,是啊,既然能用出次,以后何愁用出来。说明自己的体质,天赋对劲气种能力接受的颇为顺利,自己种轻佻浮躁的天性对内功修为实在是有阻碍,在武功最重要的内力修为境界终身无成的希望,如果能在劲气领域进展方能抗拒强敌。

侯顿顿又说道“江南烟雨楼乃江湖侠义之士最后的屏障,如若被至尊门打垮,那至尊门权倾天下又和朝廷勾结,天下怕是要有劫难。事人人都心知肚明,所以江湖上但凡有能力有侠义之心的都会明里暗里抗衡至尊门势力,也是其经年累月经营运作却始终无法打垮江南烟雨楼的原因。”

身奇能,如今又顿悟气劲,兼之副天的侠义心肠,加入江南烟雨楼是极助力,想是会有什么波折。”

飞心思也动,寻思长侯的话丝丝入扣,在情在理,管是为保全自家性命,或是惩恶扬善加入江南烟雨楼都是二选择。连忙问到:

知侯爷和江南烟雨楼有无渊源?能否代为引荐?”

“无有瓜葛,但侠却必担心,你手刃二护法救我,已然公开与至尊门为敌。再加上平日里我除疾平患在市井江湖,官府庙堂都有几分薄面,事包在我身上就是。”

飞心里暗暗窃喜,侯的本事真是天下结缘,谁都有马高镫短的顾虑,有其相助,自己在个陌的江湖必能顺风顺水起来。

想又问“至尊门势力盘踞甚广,咱们要避开它势力最庞的地域才好,至尊门总堂在哪儿?”

“京城”

“那我们去哪里去寻江南烟雨楼才比较妥善?”

“京城”

…………

“侯爷可是认真的?”

侯轻捋墨髯:“认真,京城各方势力盘根错节,互相制约,光是至尊门江南烟雨楼互相对抗,小小的门派也在京城谋取自身利益,在龙虎相争之地博得杯羹,甚至想渔翁得利的也数,地虽然凶险,危机四伏,但也处处机。”

“江南烟雨楼总部也在京城,楼主楚惊鸿盖世英雄,且雄才略,爱惜人才,有人在但能无惧至尊门的威胁,更能展身手平丈夫之抱负。”

飞听由得心动,心里想,侯出身官府世家,问世事,但对江湖世事却鞭辟入里,分析的头头是道,能语道破事情的要害所在,人实在是个才,可惜出身实在太过优越,性子又过于温良恭俭让,如果能在合适的时机位置,绝个医医人,沉浸在花鸟猫狗世界之人,真是世事弄人,造化弄人啊。

侯接着说道:“地去京城有八百余里三条,各有其利弊,侠可否帮我拿个主意?”

飞赶紧说:“请讲请讲。”

后说道:“最快最方便的道就是走水,顺风顺水,消数日便能到达京城,从里五十余里便是那松云渡口,由上船可直达京城的商埠码头。”

“陆是从走官道,买两匹快马过五个关隘,道平坦,商铺住店连绵想是有十几日便到京城。”

“至于小…乃是从里向西入芒砀山,沿着古纤道走羊肠小再走古栈道可达京城背后依据的龙虎山,艰险异常,没有山民引导怕是寻径,也知多长时日能到京城,走过的人怕是极,多年前战乱,有些商贾花重金雇佣向导死士从开通贸易。”

飞听半天,乜呆呆愣半天,寻思着说道:“怎么看也是水比较好啊,侯爷为何把其他两条并说?”

侯笑着摇摇头:“侠本事得,天赋异禀,但对江湖上的事情好像啊,便利,所以至尊门定是暗伏好手暗算侠与在下。水旦遇袭极为凶险,无周旋之余地,且条水只要从任何点设卡都能截住,实在是危机四伏啊。”

“那走陆呢?”

“陆虽然要慢上数日,但道四通八达,上可以多条道兼收并进迷惑敌人,让其设卡困难分散人手,即便遇袭也有周旋回避的余地。”

“嗯嗯…侯爷所言甚是有理,那入山走那人迹罕至的小又有什么好处?”

虽然艰难,但几乎无人所知,即便至尊门知晓也很难提前在那人迹罕至的所在长时间设伏,加之艰险,多半也认为咱们会走。”

三条优利弊害都说与侠听侠有何高见?”

马金刀端坐,腿:“走水,顺风顺水。”

侯果然家,家里主宅虽然烧,但商铺店面,寻常的庭院宅子却知多死逃亡拘礼数所限。当下简单安顿家人后事,买两匹快马,带应用之物,又用本打算制作存放珍宝内库铁门的玄铁,给飞重金加急打把玄铁单刀,十二只玄铁三棱锥。虽然赶工无花纹修饰,可锋锐异常,分量适手。

更让飞惊讶的是处兵器个概念几乎存在,按长侯的说法,江湖厮斗都是懂得劲气的江湖人才做的事,而武功兵器暗器等等都无人懂得,更别提制作,刀镖都是飞画出图解,指点打造而成。

据长侯所言,江湖会气劲的帮众使用的都是行质粗劣的器具,且也无什么武功加持,仅凭好勇斗狠和组织阵法,和飞所知的江湖差异很

想想也是,在那种劲气的加持下,寻常兵器武功实在是无从施展,可飞依身保命的就是自己从小到练就的武功,刚刚悟道的劲气在激愤之下施展出来次之后,段时日怎么尝试也是泥牛入海样再也用出来,让飞颇为烦躁。

侯与飞二人并肩骑行边走边聊:“侠请看,片皆是墨松,山势雄伟,从山道几十里就能到达松云渡口,处水势平缓,江面宽阔,加之周围群山夹持,常年在清晨傍晚雾气缭绕,是该地知名景观之文人骚客专程而来,留下写景的佳作。”

种江湖年哪里懂得什么山情水意,诗词歌赋,只能略带尴尬的嗯嗯啊啊。但群山雄伟,快刀烈马,飞是年心境,心情好,由得信马游缰越骑越快,和长侯拉开段距离。

飞回头喊到:“侯爷缓行,我先去前方打探。”说完双腿夹,脚跟轻磕马镫,纵马奔驰起来。

俊郎年,快刀烈马,在松林山道纵马奔驰,耳边风声阵阵,烈马的呼吸,跑动时的起伏就如同好酒让飞身心愉悦,扫昨日厮杀恶斗的阴霾,劲气达的烦闷。

正疾行,眼前雾气缭绕,飞心道,定是刚才长侯说的松云渡口快到,脸上阵清凉,耳边隐隐听到水声,知道渡口所在。又奔数十丈,脸上清凉愈发的加重,连马匹和自己的衣衫都有层湿润的感觉,再奔数十丈,已看到波光粼粼,渡口就在眼前。

呼吸怎么畅?怎么突然么冷?树怎么都白是初秋天气么?飞眼中出现匪夷所思的景色,在初秋时分,江边的松树居然都结雾凇?松针如同冰雪做成的工艺品,像水晶样闪烁着绚丽的光芒。

对!敌袭!!

飞脚尖点马镫,腰里用力轻轻个倒翻筋斗落下马来,马匹犹自向前,飞右手握住肩后玄铁单刀刀把,左手玄铁三棱锥已捻在手里,眼观六耳听八方,八方藏刀式全力备战。

前面道雾中袅袅婷婷细弱身影,肤白胜雪,比身上袭白缎长裙还要白上三分,面孔看真切便隐入雾中。

飞右手拔刀,面露惊愕。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