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恶斗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672

那个一直隐藏黑暗中硕大的躯开始动了,他手脚上的鲜血和碎骨渣已经凝固。淡金色的皮肤裹挟着金刚般的虬节筋肉,有如一座魔王

路过白无常的残骸视若无物的踩踏而过,踩碎肋骨的声音令人心悸。勉强站立的三丈外停住脚步,杀气却如同阴暗森林中的迷雾弥漫过来。

左手已被击碎,肋下肩头痛彻心扉,内伤颇重,控制住的咳血,呼吸时口鼻间血沫断流出。时别说和个恐怖如魔王一样的铜金刚生死斗,运功疗伤都十分艰难,还好…腿没受伤…暗暗心道。

的同伴被我杀了,怎么从头到尾却与相帮?”暗自调动内息勉力疗伤,能恢复一分内力有一分生机。

“他?一个废物,种货色怎么配与我齐名,居然还与我并列曹天王门下四大护法,早该死了。”铜金刚淡淡的说。

“奉尊上之命,问长生侯魔首所,他说便灭了他满门,果然有点门道,但我看来,也仅仅比杀了自己那个废物强一点罢了。”铜金刚脸上出现了一丝嘲弄的狞笑。

“什么魔首,笑话,亏曹天王还如此郑重其事反复叮嘱,劲气都会,比起常人强到哪里去,真知所谓。”铜金刚越说越得意。眼睛里透露出凶狠贪婪的凶光。

“老天相助,今日我大功独揽,升到天王指日可待,曹天王,我很快能和平起平坐了,哇哈哈哈哈,”铜金刚一边狂笑一边扭动脖子,咔吧咔吧关节发出的声音有如爆豆一般。

啊…个家伙话好多…我都插进话…多说点…咳血止住了,心肺经脉真气通畅了…多说点多说点…面上装作凝神聆听频频做出兢惧神色来配合铜金刚情绪,内里加快真气运转。

“好了,该送上路了。”铜金刚突然把话刹住,子下伏如猛虎扑食状,作势要攻。

“等等!我且问已入魔道,杀戮残暴,有何面目说我什么魔首?”赶紧把话接上,心里暗暗祈祷赶紧说吧…另一方面此事确甚为疑惑,问。

“杀人叫做恶?和比起来我铜金刚简直大善人,活着本恶,最大的恶!”铜金刚如雷霆一般狂吼起来。

“接招吧,一拳的头打爆!”见铜金刚本已经硕大强壮的天神附体,金光爆涨,体突然膨胀起来,坚硬的筋肉更急剧收缩成铁块铜疙瘩的硬度。

右腿一蹬地,左脚前滑,右手碗口大的拳头铜锤雷霆般至,人如金刚拳似奔雷,快如电重若泰山!

唯一能动的右手四两拨千斤,金丝缠腕轻轻一搭体尽力偏了一点。脚下轻飘飘吃劲,让铜金刚的拳力把自己狂风卷动的树叶连根带起,样最大程度的减少了对自己的伤害,却见上淡金色气芒一闪!

体还陀螺一样起,临危乱,空中翻了半个筋斗,一招灵猫掉尾轻飘飘落地,内创居然并没加重?!刚才怎么回事?

多想,铜金刚双臂张开老鹰扑小鸡那样闪电般扑了上来,要给一个大大的拥抱,可知道个拥抱只会把自己变成一团成型的骨血肉渣,简直一个瞎了眼的神魔愤怒的狂奔,生命其奔窜的路径里只有灰烟灭。

左右躲避上纵下伏都没有时间了。只能凭本能低头缩迎着对方的方向,轻巧的一侧从铜金刚的腋下钻过,铜金刚一击中还窜前四五丈,转咬牙切齿的盯着

铜金刚冲过去带起的飓风小刀一样刮痛刮醒了天性里超乎寻常的机敏。

他没有武功!

等等…刚才的白无常也样,明明有神邸般的能力,用起来却拙劣堪,只能赌一赌,搏一搏!

铜金刚次连的衣角都没碰到,转过来的脸越来越残暴狰狞,稍一停滞立马又扑过来一腿拦腰横扫。要势若奔雷的一腿扫结实,怕当场要断做两截。已经没有其他退路,只能把敌人当做一个会武功却能力超强悍的对象看待,毫犹豫微微脚尖点地纵跳起半人高,轻飘飘的躲过。

一边倒卧的长生侯眼里,见铜金刚疯魔附体一般一次次的疯狂冲撞,却被对手容发之际贴而过,一只巨熊拍击扑朔迷离去的蝴蝶,又惊涛骇浪里却总浪尖上的一片浮萍。

有数次影好已经被完全吞噬了,但魔爪巨浪过后,蝴蝶那轻巧的翅膀,浮萍那跌跌宕宕的飘摇又出现长生侯的眼里。

“停!”朗声喝道。

“累了吧?个野猪一样没头没脑冲来撞去的,小爷让撞一天都打紧。”嬉皮笑脸的说。

“铜金刚,的那点玩意儿都被小爷我看的帮糟底烂了,刚开始我还纳闷,金刚坏的体,电光火石的速度只需小孩子捉迷藏一样追我,消一时三刻便能追上,但却如同野猪一样瞎撞乱拱,持续追击,岂怪哉。”铜金刚脸上开始渗出豆粒大小的汗珠。

“我那想多玩一会,小兔崽子,等我撕碎了!”

“且慢且慢…我知道累了,然也会乖乖的停下来听我说。”边笑边说。

劲气真的很厉害,寻常武功比起来简直儿戏,估计我们那儿都一代宗师,顶尖的几个老家伙才能勉强企及的吧,但用的也太拙劣了吧,简直个小孩子手持屠龙宝刀乱挥乱舞,吓人很吓人,但也唬唬常人罢了”

劲气能持久,每次运劲后必须有一瞬卸去气劲体方能承受对对!”突然厉声喝道。铜金刚体一颤。

“所以几丈开外扑击,一击中立马远遁,因为需要时间去让体适应下一次用劲气的负担,空隙被我反击对!铜筋铁骨并什么外门功夫,因为劲气体负担太大,一个强悍体对也对!”一边厉声喝问一边踏步向前。

铜金刚被喝的连连倒退,雄伟的体也萎缩起来,开始控制住的颤抖。“对!对!说的都对!小子拿命来!”

铜金刚疯了一样的扑过来,轻轻哂笑。侧避过,一抖手把刚才捡起来一片碎瓦用暗器手法射向铜金刚,时机正敌人劲气刚散那一瞬。“啪”铜金刚额头肿起一硕大的肿块。

“哈哈哈,也别叫铜金刚了,今儿个小爷给打扮打扮,把秃瓢整成个如来佛祖可好?”又开始他那名门正派深恶痛绝的浮夸嘴碎了。

“小子…今天我一同下那十八层地狱去吧。”铜金刚惨然一笑,体金光暴涨。

“去死吧!”

铜金刚发出了厉鬼般的嚎叫,被攻城投石器抛出的巨石射出,一矮窜蹦跳跃,时而往东时而向西,忽踩壁疾走,忽急停伏地,铜金刚再也顾及体承受能力,衔尾急追,妄图短时间内把对手抓住碾碎。

一条近咫尺却滑留手的泥鳅,衣衫都撕碎了,却被金蝉脱壳甩掉衣服继续东扭西拐的乱窜。突然的转向,疾冲的惯性让人无从捉摸,嘴里还闲着,距离稍远时便嘲讽讥笑。

冷汗淋漓,现脚下稍一迟缓,或走避被对手预料到方位,死,一瞬间的事情。

脚下把平时诱敌的功夫施展到了极致,现看谁先崩溃,强运劲气以命博命的铜金刚,还内伤外患失血过多的

只被追了到半盏茶时分,已经觉得行了,失血过多让自己的神智体能随机应变的机敏都变得迟钝起来。

铜金刚也发现了点,指尖飘忽定的背心处扫来扫去,可拿捏住,马上要得手的狂喜让他忽略了自己体的变化,血已经从口鼻涓涓而下,自己的脊椎骨犹如被扭曲的麻花从肉体里慢慢凸出,铜金刚也已经到了极限。

极限了,眼前一黑的再也支撑住,体无意识的倾倒,脚下急奔的惯性让踉踉跄跄疾冲出一段才颓然倒地。

紧随其后的铜金刚硕大的躯终于巨鹰扑麻雀那样,把轰的一声压下。

慢慢的铜金刚那颗秃头抬了起来,嘴里尽血块和明部分的内脏,嘴里咿咿呀呀的发出渗人的声音。

背景烈焰腾的残垣断壁,地上倒毙的残骸死尸,简直一副人间炼狱图。

难道他生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