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章 阵仗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08

“许兄弟莫要说笑”

许飞一头雾水,听了知如何作答,却见楚惊鸿也一副相同神色,更诧异。

只见山正色道:“我刑堂责任重,门内缉拿,惩处职责所在,故堂内个个皆精锐,佩戴世奇珍,虽然世奇珍中的下品,但为了只虎狼之师,门内知费了多少心血,财力。许兄弟为何认为兄弟们未曾持军械?”

许飞恍然悟,原来江南烟雨楼精锐中的精锐,佩戴所谓的世奇珍。可在许飞眼里,除了确实精壮,长短一,各式各样的单刀比起自己许家村防范倭寇的护村乡勇装备差的远了。

村口那牛铁匠费上些气力打造的刀具,也些陈年旧货好上许多。

许飞随手抽出一名帮众的腰间单刀,见一把寻常江湖用的钢刀,倒还说得过去,但刀镡已然松了,轻轻一挥,“咯噔噔”做响。

再对光瞧了瞧刃口,心里一凉,单刀刃口平磨,也凹磨,更蛤磨,甚至连最简单的单面磨,一看就外行之自行一通瞎磨所致。

此刃口若砍斩,刀筋定然对,无法深入体,就连刀尖被磨的歪了,许飞心想,若在威扬镖局自己的护身兵刃磨成样,怕的受过。

又抽出几把单刀看了,禁默默无语,几把刀还远远比上头一把的品质,倒研磨刀刃水平出奇的相仿,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奇葩异类真叹为观止。

许飞也想到门内精锐竟般,定了定神说道:“知门内非精锐门用的什么器物?”

山一挥手,身边下属如飞般取来一柄刀递与许飞,柄刀尺寸倒和寻常单刀相仿,可刀柄曲度手握之分别扭,重心压在刀头,一看制刀之连基本配重知晓,如此配重,一刀过去如用力过猛手腕怕已经扭伤,厮杀恶斗时破绽极,更能持久,刀身行质古怪,刃口更忍睹。

许飞心凉了半截,心道等器械如何应付江湖厮杀。

拿上来的二尺多长的单刀,于山道:“哥,知刑堂可长兵器,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且能列阵攻防,置可否拿来一观?”

山见许飞面色,心里也好气,也多说一招手,属下即刻拿来几根长枪,许飞还没上手已然笑了。

就见几只长枪枪杆直的,枪杆后方既没配重重锤,又没尖锐枪纂,枪杆的一般粗细,的甚至近枪头处枪杆粗后面越来越细。如此长枪,只能拿中端使用,自废长度,且枪杆直,枪法的扎字决无从谈起,看的许飞连连摇头。

山平日苟言笑,但脾气却好,快快语的张口说道:“许兄弟看来起我散兵游勇了吧。”

许飞连忙道:“哥误会了,因些军械实在堪一用,想那世上世奇珍,何仿造行质给兄弟们使用?”

话一出口突然想起,长生侯替自己在打造玄铁单刀时,无论自己图样画的多么详细,那所谓名声在外,其他物件做工精良的铁匠愣油盐进,定要自己在旁一步步指点,监制方才打造出来。

果然山的回答和自己想的一般无二。许飞暗想,总能自己一把把的监督打造,必须想一个全之策。

忽然想到海防倭寇,镖局时派年轻子弟进军中历练,许飞也其中一员,那戚家军以竹为枪,将那毛竹上端用油浸火烤,使其坚韧,只需斜切毛竹形成刃口即可,既用工匠作难,材料又搓手可得,想到禁喜上眉梢。

但长兵易得,短刀难寻,如此行质的短刀实在堪一用,许飞想到里心念一动,向山问道:“知至尊门徒众使得什么兵刃,穿的什么甲胄?”

山面忧色道:“至尊门与那朝廷奸佞勾结,从军中搞到少军械,刚才许兄弟看的那把就至尊门帮众败逃时丢下的军械。甲胄?那鏖战之军,再就护卫之师才勉强配得,去哪里去寻。”

许飞心里登时了主意,看来帮众械斗靠得好勇斗狠,死战退的血勇。什么兵刃拳脚,器械阵法丝毫懂,毫无甲胄的无甲拼杀。

自己从军半年,戚家军的战法,战场上如何指挥从属颇一些心得。

当下要来纸笔画了一个的长方框,标上尺寸,再在中央画了两根腰带粗的把手,回头给山道:“如此木牌多多益善,画些妖魔鬼怪,猛禽恶兽,我要与兄弟们做个戏法,学那舞姬举动,增强士气。木牌要厚些半寸余便好。”

又画了根毛竹斜切上端的模样,嘱咐山要多多准备,再油浸火烤,使其坚韧即可。

又嘱咐打造与毛竹样式相同的铁枝,也上端斜切。只尺寸二尺半长。

山铁匠能否打造,山看了图样说道:“此物岂一根火通条斜切?自能做,可什么军刃?”

许飞也回答,只嘱咐去办,山与楚惊鸿面面相觑,看许飞胸成竹的样子也只得吩咐手下去办理。

如此过了数日,山遣派属下来报,木牌,竹竿,铁通条已完工。许飞喇喇的对楚惊鸿说道:“楚哥,今日让你看看兄弟我从军学来的本事。”

楚惊鸿见那许飞挺胸叠肚,意气风发,心里好笑,却又知道他古灵精怪,次定然奇思妙想也颇为好奇,二上马直奔山的堂口,进得门来看见院子一堆一堆俱许飞吩咐做的玩意儿。

许飞精挑细选了二,拿了根竹竿,面木牌根铁枝神神秘秘的带去后院,说一个时辰就可。留下楚惊鸿和山剩下的门丈二和尚摸着头脑。

只听得后院许飞呼小叫,二个下属的器械乒乒乓乓的响做一团,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从清晨直到午后许飞才带队出来,见了山皮笑肉笑的说道:“哥,你帮精锐果然可以,悟性…哈哈。”

楚惊鸿与山早已等得焦急,许飞也看了出来,对山道:“现在以一敌三在话下,可任选六精锐与之对敌。”

说完一屁股坐在椅子里口喝那茶水,想喊了两个时辰嗓子快冒火了,剩下事宜自然由山接手,挑选了六精锐,众来到后院,此院落分宽广,原一园林花园,被江南烟雨楼购置后,外墙与楼榭动,内里已经压实填平,改为演武场。

就见许飞训练的二穿了红衣,一半手持竹枪,一半左手持木牌右手拿了铁通条,只竹枪通条尖端包上了沾石灰粉的厚布。

山选的六穿了黑衣拿了平日训练对砍的木棒,双方分开左右对峙。

山一声令下。就见那二队伍瞬时组成两排,前面木牌组成盾墙,后面竹枪隐藏在前面盾牌手的缝隙之中,即刻推进过来。

那六头次遇到种阵仗,一时知如何,还按照往常江湖厮斗一窝蜂冲了过来,抡动木棍乱劈乱砍,只听许飞那队伍一队长模样的喝一声:“杀”

根竹枪一起刺出,登时就五六个黑衣门被戳翻,剩下的逼近乱砍被盾牌手持木牌挡住,通条在盾牌下“倏”的刺出,竹枪随着喝令一排排刺出,一个个黑衣门身上沾满了石灰印记,一堵盾墙上妖魔鬼怪猛禽恶兽的图案就像要择而噬。消片刻便半黑身上中了五六下,退出了厮斗。

剩下的一见正面无法突破,转向两侧,就见盾牌敲击之声数下,阵型变成半圆形又迅速变成两个小阵,摧枯拉朽一般就把剩下的黑衣门戳的犹如花猪一般。

楚惊鸿山二看的瞠目结舌,三倍之敌却如此之快就被解决,且无一受伤,等阵法闻所未闻,对许飞为夸赞。

许飞见效果卓著也兴奋异常,说道:“此阵法比起戚将军的鸳鸯阵甚简陋,但在街市上迎敌,此种阵型已经足够,如果野战,山地,河川等再做改进就,只各位精锐的悟性实在敢恭维啊。”

其实些精锐门分的精明强悍,只异世恒古以来便劲气能者为王,寻常下至江湖厮斗,上至两国交战靠少数劲气能者一骑当千,只劲气能者僵持下士兵才用武之地。所以阵法军械一直停留在极为原始的状态。

正在相谈门外一下属飞奔而来,声禀报。

“金钱帮盛邀江南烟雨楼,至宝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