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章 天定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21

此话出满座皆惊,平日里江湖女儿都不是什么圣贤儒,做此等言语自然不在话下。

是朝廷主持,天下英雄逐鹿所在,天官言语虽然带有轻视羞辱意,毕竟倚老卖老也就罢,可直接老匹夫都脱口而出实在让惊骇。

果然天官帝怒发冲冠,张白净净面皮涨得通红,平日里在至尊门掌管升迁,除几个元老见都是阿谀谄媚词,哪里受过如此当面喝骂,正欲动手,却见旁边地官地轻轻下自己衣衫。

登时猛省,会朝廷有明令严禁厮斗,除非双方同意以武评定事端。或者就是出江心岛也不管不问,但在如果方撕破脸动手就是打朝廷脸面,不问缘由律重办,想到里只有强压怒火坐下来。

没想到许却不依不饶,声说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学无长幼达者为先。树虽老也只不过切千刀万斩菜墩罢。自己痴活把年岁便洋洋得意来数黑论黄岂不是让耻笑。”

嘴皮子功夫更胜武学劲气三分,气天官帝嘴唇颤抖,眼睛里都瞪出血丝。

就见地官帝缓缓站起来,阴沉沉说道:“久闻许少侠威名,今日见果然名不虚传,张利口说乾坤倒转,今日乃是议事,切莫做村夫泼妇事。”

本已经占便宜正想坐下,听得如此说话又挺直身子道:“君子待以礼,豺狼待刀剑,若要议事便心平气和就事论事,少做蝇营狗苟态。”

语毕马金刀坐下,心里暗想,所说武功在镖局是要说言语交锋自打出世以来还未逢敌手,如果议事都是样路数,今日算是能尽展所长

至尊门率先发难都没能奏效,时气焰被打压不再说话,只见左侧站起,面如冠玉,五柳墨髯,背后背着长剑,手持拂尘,仙风道骨。

乃是江湖上八仙阳。其八结义,无有帮派门,但皆是劲气强者,称霸方,此会也有地。

只见阳开口说道:“诸位英雄请,我等兄弟八无有门,图个逍遥自在,本无心涉足江湖纷争,但近日我八弟蓝采荷被落雁门围攻,身受重伤,还被伤气门终生怕是再也使不得劲气,成。我八兄弟荣辱与共,但不爱多事,只求将落雁门属地分小块与我八,各不越界老死不相往来,以绝日后冲突后患。”

话音未落许右边席上已有精壮汉子倏站起:“你八弟乃是采花臭淫贼,留他性命已是法外开恩,吕阳,别怕你我却不怕,莫要做得寸进尺事。”

没等吕阳发话却见地官帝缓缓说:“江湖事以和为贵,蓝采荷既然错被废也是活该,但为以后少生事端,落雁门将李家村以东让与八仙兄弟,以后切莫过界也就是。”

就看精壮汉子额头青筋暴起,双拳捏咯吱吱直响,却句话也说不出来,别看敢对吕阳破口骂,但在至尊门三官帝面前只有吃哑巴亏份。

心里讲话,算是正经事由来

前楚惊鸿用半夜时光和许江湖门派,哪些是江南烟雨楼强助挚友,哪些给至尊门助纣为虐,又有哪些是侠义中却因种种原因独善其身,等等说个遍。

少年聪慧过耳不忘。落雁门是小门派,本门帮众多是猎户渔民,有十几个劲气能者都是高手,但独善其身,只是维护乡里并不与江湖牵扯。今日见至尊门是要偏袒招拢八仙借以开辟势力范围。也自然不能任其行事。

开口言道:“此言差矣,八仙平日里就欺压良善,为非作歹,蓝采荷更是江湖上唾弃采花淫贼。落雁门维护乡里将其劲气废掉实数应该,既然怕以后因私怨厮斗,不如让八仙远遁他乡,我看边陲要塞地广稀,终生怕也见不到落雁门,定合地官帝所说老死不相往来说,如此岂不天下太平。”

听赶紧望向至尊门席位,只听天官帝接话道:“既如此,就依许少侠,谁让江南烟雨楼势力庞世上还有谁敢不听招呼,只是此地乃是天下英雄公论处,由不得许少侠做言堂。”

此话甚是毒辣,立刻将八仙推上与许针锋相对战场,果然阳仙风道骨样子变得狰狞,旁边站起个老汉,手拄铁拐衣衫褴褛,正是八仙里铁拐李。

铁拐李先是环施礼,对许说道:“既然许少侠如此说,八仙哪有不从理,但江湖自然有江湖上规矩,既然落雁门与八仙有争执,江湖事江湖。不知落雁门敢否应战?”

“怕你不成!来来来!”精壮汉子跳将起来,三步两步来到外面院落。

厅朝向院落侧并无遮拦,偌院落足有数十丈方圆,称为天定坪,只要双方有纠葛,又都同意以互斗定输赢,便可在天定坪决高下。毫无用处废纸协议只是朝廷用来粉饰太平物,江湖哪里认得。

楚楚趴在许耳边小声说道:“阳厉害紧,铁拐李老奸巨猾,是八仙最厉害两个,落雁门位是及远劲气,实在不适合单挑独战,我看十有八九要输。”

心内听便明白,劲气互相克制自己也深有体会,楚楚冰霜劲气遇到屠仁寿自然游刃有余,虽然各自使用奥妙不同,可以弥补,但毕竟还是颇为吃亏。

落雁门听名字像是猎户射雁意。估计是远程气劲攒射,不知阳有何能耐。

只见阳慢慢悠悠走到天定坪中央,将拂尘放在旁,喇喇说道:“久闻落雁门长林云川名,今日我就讨教几招,请。”

只见林云川也不说话,十指连弹只听得“嗖嗖”破空声穿过院落,整个厅都清晰可闻。

眼神足备,凝神细看却不见任何暗器发出,只隐隐约约感觉到有空气扰动象。

阳脚步未动,指掐剑诀,背上宝剑已然自动出,在身前舞动如,如同冰盘月轮,听得阵响,林云川弹出气弹已被拨打劈到四面八方,地面射出个个浅坑,不少射在梁柱上打木屑乱。威力虽然不,但挨上几下常也耐受不住。

林云川左手继续不断射出气弹右手虚空抓,抡臂奋力投掷。次不要说许厅所有都隐约看到团透明气弹如掷向吕阳。

阳面色紧,左手搭在右手剑诀上,剑鞘中又把宝剑,刺而去,“嘭”声将块气弹已然刺破。四溢气流将天定坪野草都吹倒伏。

阳咬破舌尖声第三把宝剑业已出闸,直取林云川。

只见林云川脚下泥土炸开,像是气弹射出,身体被反弹力催动,如同旋风般围绕吕阳游斗,左手气弹连发,右手虚空抓取,压缩成投矛,重锤等重型气弹,脚下靠气弹反弹游走躲避吕剑。

只斗片刻,梁柱木屑乱,地面已是片狼藉。

阳劲气是炼化器物类型,犹如江南烟雨楼钱有财组长“锱铢必较”炼化十二枚铜钱般。

半生炼化三把宝剑,曰斩贪嗔,二曰去爱欲,三为断烦恼。三把宝剑劲气灌入无坚不摧,随心所欲,十丈剑取头。

再战不多时,忽见吕阳踏立在口宝剑上,凌空蹈虚,御剑而行,真犹如剑仙般。

下林云川果然落下风,虽然极力拉开距离,但敌御剑盘旋舞,故意贴近至。常常让自己气弹无从下手,而敌宝剑如蛆附骨衔尾急追,片刻也不得停顿。

又斗半刻钟功夫,宝剑倏射至背心,林云川急忙间弯腰低头,但稍微慢点,宝剑已经将背心划开道长长口子,鲜血登时就湿透后心。

只听得半空中阳阴阳怪气说道:“此剑名曰断烦恼,你就是我烦恼,再有时半刻,道爷我就要将你断做两节。”洋洋得意情溢于言表。

剑护身,行,剑主攻,攻守兼备端厉害。如此神仙般物,剑仙般身手却是至尊门走狗鹰犬,真是让叹息。

林云川并不答话,咬牙浴血苦战,吕阳贴近御剑行不停绕对方死角,主攻宝剑加快劲气催动,“嚓”声轻响,只见红光迸现,只手臂随着喷溅鲜血到半空,

阳并不罢休,眨眼间宝剑将手臂断成三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