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李白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891

大喝一声:“邓中知道哪里了!”

周围儡齐刷刷停住,一个个目光呆滞,不发一言,鬼影重重,层层叠叠把门楼围住。想那一人成军邓中心存狐疑,想听个究竟,所以制止了儡追击。

儡停住,心知自己话起了效果,接着说道:“儡之术当真了得,称得起一人成军个号,可儡之术局限也。”

“有何局限。”几百儡阴森森同声发问。

想啊,要气劲没有局限,称号就不能一人成军,应该一人成国嘛,看来操纵儡不有距离限制就有人数限制,或者…其他限制,又或兼而有之。”

所有儡都默不作声,知道邓中心里已经开始动摇,自己必然有言中之处,心里一安,继续说了下去。

松云渡镇甸数百人,能一起操控,真可惧可怖,人数就算有限怕一般人也应付不来,距离嘛,镇甸方圆里适才看了下不管转向哪个方位,远处儡都有反应,看来一里方圆距离可以掌握。”

儡之术无敌,嘿嘿嘿”几百儡一起阴森森笑了起来。

也笑了笑“无敌?笑话,个胆小如鼠懦夫罢了,旁人残忍好杀最起码也都亲自动手,即便昨日死前面那两个护法,也面对面杀人,而,躲一个不为人知老鼠洞里,操控儡,滥杀无辜,视数百人性命为儿戏,今日就死期!”

“死期?唠唠叨叨说了多,不说知道位置么?说出来啊,都等得不耐烦了,嘿嘿嘿”

大喝一声:“住口,运用儡之术要躲起来,原因就除了操控儡实手无缚鸡之力,所以才要像老鼠一样躲起来,适方才小爷镇甸跑来跑去,慌了乱跑么?!”

儡们又变得鸦雀无声。

越来越有信心,朗声说道:“转入小巷儡便呆若木鸡,巷口有儡追至才能活动自如,答案只有一个,就看不到!”

儡们不分男女老少脸上都有一瞬惊惧神色。

仰天大笑:“操控儡术最大局限既不距离更不人数,而视野!需要将自己视野一个一个通过儡去传递才能观察敌踪,才能操纵儡。”

顿了顿,发现儡们还默不作声,知道自己所言全中,继续说:

“适才小爷镇里绕来绕去,东西南北街道转悠了个遍,就看哪些儡没有启动,哪些儡一直追击,房顶奔全镇不管远近,目之所及高处所有儡皆聚集而来,南北街道儡追击如常,东西方向却反应迟钝,全镇只有一个地方目力之所及之处!”

“哪,哪里…”

儡们声音发抖

面对江岸,只见明月高挂,岸边一秋冬防火眺望楼矗立河堤,此楼秋冬风干物燥之时专人看守防山火,晚间高挂明灯作为码头灯塔,供往来渔货船只指路。

此处松云渡最高处,可俯瞰江面,总览全镇。冲着楼顶哈哈一笑。

“邓中那望火楼上观云赏月,与那清风明月作伴,看那浅滩沙鸥,好兴致好情调啊~”

话音落处,如一只雄鹰冲天而起,直扑望火楼!儡们动了!如同发了疯一样,四面八方一起聚集,就像要把活活挤死人球中央。

和邓中搭话之时便已经看好了路径,此处离望火楼只有不到百丈,如果过于接近怕邓中起疑心。已经最极限距离了。

抖擞精神,轻功施展如风似电,窜房走脊,跃墙破门,走了一条最大程度限制儡人数优势路径,时不要说被儡所伤,就被绊了一绊,撕扯两下就会被儡之海淹没。

顷刻间冲出了镇子到了河堤,前面只有十几个儡阻路,但河堤道路窄小避无可避!后面儡汇成洪流,前面狭路相逢鬼魅,且一起叫喊道

“杀啊!杀啊!把百姓都杀了就能抓到了!”

脚下丝毫不停,玄铁单刀入鞘,一头撞向前方儡,时如果用拳脚开路破围只要略微阻上一阻,就会被后面洪流撕碎。

却见奇怪事情发生了,前面儡突然木雕泥塑一般,游鱼般从身侧溜过都置若罔闻,瞬间冲过阻碍上了望火楼楼梯。

当下三窜两纵上得楼顶,旋即回身脚下使了一个千斤坠,沉腰坐马,大吼一声,一个垛子脚将楼梯踩塌!十几个刚上得半层儡“轰”一声摔了下去。

缓缓回过身来,就见一獐头鼠目,瘦小枯干中年男子浑身颤栗缩角落,此人便那一人成军邓中

邓中不等说话磕头如鸡啄碎米,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道:“少侠饶命,少侠饶命,只要饶了,有儡之术,少侠欲求美色还财帛小人都可以操控儡自己奉上,小人有用小人有用,别杀别杀…”

冷冷笑道:“似般模样,怎称得起江湖人,行事阴鸷恶毒,做人卑劣猥琐,简直辱没了一个武字”

邓中一边磕头一边爬了过来求饶道:“少侠饶命,死了儡之术解不了,全镇之人都会变成疯癫啊”然后往下望了望爬不上楼群魔乱舞

“少侠儡样子,也不想他们永远如此吧。”

稍一犹豫却见邓中脸上露出了狰狞笑,身子也慢慢站了起来。

邓中一边望着楼下儡一遍说道:“错就错没一上来拿住那对男女做质,对个毛头小子太过轻敌。实话告诉,杀了儡之术自然解开,可现只要手指微微动下,气劲牵扯儡就会把客栈里一男一女撕碎!”

弃刀自己跳下去!快!”邓中十指如同拨弄琵琶,弹舞了几下。

静静地等邓中说完,缓缓答道:“弹指一挥便能操控千军实属了得,可偏偏不跳,还要杀了儡操控,何。”

邓中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不顾他们死活么?好!就先杀了长生侯!”

邓中狂喊分神那一瞬,闪电般伸手一点!

“动啊,不动动手指就杀人无形么?动动手指给看。”

淡淡笑着说

点穴!刚才突破河堤就点穴功夫。种内力如果用高手身上,对方运气闭穴毫无用处,但个江湖,气劲者身体皆常人,无丝毫内力,一指力透重穴把邓中当场。

邓中极力想弹动手指,可就丝毫动弹不得,种奇术闻所未闻,自己身体没有受伤,却连手指都指挥不了,恐惧再度爬上了心,爬上了脸,爬上了点穴都无法制止颤栗。

“少侠饶命,少侠饶命,错了,适才鬼迷心窍,有好多秘密,别杀,前方还有护法截杀少侠,不杀都尽皆相告啊…”

并不做声,缓缓将玄铁单刀抽将出来,刀身摩擦刀鞘声音就像怒龙欲吞噬恶鬼前低吼。紧跟着双手紧握刀柄,走到邓中身侧。

对邓中喝道:“作恶多端,滥杀民众,其行残暴狠毒,其人卑劣龌龊,岂配与某共立天地之间,今日便了结了恶徒!”

刀光过处,红光崩现,首级出楼外,抬腿一脚将死尸踹到角落,发力一甩将刀上残血甩净,还刀入鞘。

眼前天上明月当空,洒下明亮月光落淡白色河滩,沙鸥已然归巢,远山青黛,景色如画,令人心旷神怡。又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再看景色不由得心生感触。

松云渡解开儡术后百姓茫然慌乱自不必细说,长生侯足足忙了大半夜,才把众多受伤百姓治好。

此地已不能久留,至尊门看来已经预先设伏,按照长生侯和楚楚说法,儡之术绝非能当场释放,立刻有效气劲类别,邓中此已潜伏多日,通过走街串巷慢慢将气劲一点一滴渗入人体,假以时日才能操控。

邓中临死求饶时说过还有护法路上截杀,消息虽预料之中但也无形中给三人情绪增加了阴霾,询问长生侯,为何自己也喝了南柯一梦散却毫无反应,长生侯想了半晌,也无甚头绪。

三人轮值守夜,草草睡了两个时辰,天将近蒙蒙亮便悄悄起身,长生侯盘算,既然邓中此伏击,又事先经营数日,就至尊门对其能力有充足信心,此时若从松云渡折返走陆路,说不定恰好碰上从陆路赶过来至尊门其他高手,而今之计不如顺水而下,从水路中段择一码头上岸,再走陆路,以避开水陆两路追堵。

和楚楚年纪尚轻,对此只有佩服频频点头,从善如流,言听计从。

三人雇了一艘小船,顺江而下,就见初秋时节,大江两岸杂木林色彩斑斓,云路缭绕,就犹如彩云一般,行不多时江面变窄,两边山上群猿呼啸,一页轻舟如般穿行万水千山。

长生侯站板,伫立船头,望群山秀丽,闻猿声阵阵,开口吟道:

朝辞乡关彩云间,千里京都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江湖中人,但也上了几年私塾,等脍炙人口诗句岂能不知?当即冲长生侯兴奋喊了一句。

“侯爷可姓李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