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自爆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71

声“杀”一出口娄天钩的头便摔在泥地已是没气息,那个长发凌乱身体被布条铁链缠绕的鬼少却像是听到大赦的诏令,身体颤抖着狂笑起来,身体那贴咒符的铁链如同蛇蜕皮一层层的摔落在地。

凝神对敌,身体一层淡淡的金色气芒护体。忽觉一阵骤风,此少掠过自己身体左侧,还没等转身,少纵自己身体右侧,犹如两同时掠过一般无二。正惊异间只觉得腰间有异动立刻金刚坏催谷至巅峰,“嘣”一根铁链被崩断为两节。

顷刻之间许已然在鬼门关前打一个来回,鬼般的少就是赡堂炼就的,他们盗取孩童,用强化孩童的体能,再用自身的巫蛊劲气注入体内,培养出厉鬼一般的

再让相互厮杀,选出最有天赋的一个,在过程中死在奇知多少,注入巫蛊劲气又有大部分丧命,最后厮杀强中选强,培养出一个近乎无敌的

刚才鬼少手持铁链掠过许左侧,再返回持铁链另一段掠右侧,而左侧的铁链仍有巨大惯性冲力,虽只一却如同两手持铁链拦腰欲把许勒断一样。

是许经历过与楚惊鸿的切磋,下即便会丧命,怕也要用至柔劲气化身水,用小创逃过此劫。

鬼少看着自己手中断为两节的铁链愣一下,立刻化身一阵妖风鬼雾围绕许急速旋转,风中隐隐听到铁链的声响,像是无常厉鬼来索命的铃声,意欲把许绞杀在内。

妖风圈子愈来愈小,无情的铁链像是恶龙盘旋,却见许气芒已变成刺眼的白芒,金刚坏劲气全力催动提升速度。

鬼少突然眼前一花失去身影,手中一轻,铁链的另一端已经被许拿在手里,脸笑盈盈也在急速绕向自己。

原来许以其之道,还治其之身,手持另一端围绕少疾驰,看看到底谁把谁圈在当中,谁把谁绞杀当场。

两道白光如同节中放的旋转烟花,互相追逐缠绕,看清谁更占风,看到谁是许哪个才是鬼少

眼花缭乱中只听一声响,就看那许站在天定坪以手扶额,想是绕的晕,那鬼少重重铁链已经被捆的动弹得,正在竭力挣扎。

笑道:“比起楚大哥你跑法和八十岁老太也无甚区别,大失所望,大失所望啊。”

其实许速度还是略逊一筹,但头脑敏捷,适才发觉落於下风,当即跳出圈子,将手中铁链反向一甩,头脑反应迟钝还是陀螺般急奔,两下旋转力道交汇,被铁链已经牢牢的捆住。

楚楚一颗心才放下来,堂虽然数稀少,但奇巫蛊极难防备,即便有解药也难以抵挡耗费无数命炼就的,江湖都颇有忌惮。

但却见许游刃有余,娄天钩顷刻毙命,也被三两下制服,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惊讶,离分手之时也过月余,居然如此脱胎换骨。

制住鬼少施杀手,手持铁链要把牵到大厅。

原来自从听都是无辜孩童被盗,历经残酷经历才变成样,许宅心仁厚,忍杀之,欲将其暂时控制,事后找那长生侯用长生劲气修复。

哪曾想背后传来“咯吱吱”的铁链拉动之声,回头一看,束缚在鬼少的铁链已经越来越细。

鬼少的巨力之下,层层捆绑的钢铁也变得像是面条一般渐渐被拉长,“嘣”的一声巨响,铁链化作无数段四散射,鬼少已经挣脱开来。

鬼少挣脱开铁链束缚并立刻进击,只见身白色布条一层层的脱落,里层也是密密麻麻写满咒符,待到布条脱落干净众皆心里一颤。

只见鬼少到处都是腐蚀疮留下的满目疮痍,触目惊心。此时正慢慢发生着变化。

各关节处都伸出犹如蝎尾般的刺,握紧的双拳几乎变成两个插满刺的铁锤,肩膀肘底,脚趾膝盖,后背脊椎都伸出长短一的刺来,就像是披一层剧的刺甲。

刺哪怕被轻轻擦伤便触之立毙,加奇快的速度极难回避,就见鬼少将身体蜷缩起来,越缩越紧,就像要把自己压缩成刺猬一般。

突然大喝一声,如同鬼夜哭凄厉无比,随着声鬼叫,鬼少一跃而起身体大字型伸展,身体里的刺犹如暴雨冰雹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躲闪,金刚坏气芒转为赤铜色,将防御瞬间催到顶点,刺射至身体寸许便都化为齑粉。

四射的少都射向大厅,幸亏大厅之都是能异士,一门一派的顶尖高手,各展其能都挡下来,只是站在外面伺候的几个杂役被射中,立刻浑身变紫,口吐白沫顷刻间毙命。

心里一阵难过,自己想救一手下留情,却害得多丧生。一踌躇间那鬼少身体密密麻麻又生出一层刺,风一样撞到眼前。

闪催谷金刚坏劲气,踏步向前,只听得“咚”的一声巨响,两扎扎实实撞在一起。

再看那鬼少滚地葫芦一般倒三四丈,头破血流,牙齿松落,身刺都被撞的变成粉末,许昂然立在当场,丝毫未动。

金刚护体劲气许根本无视刺冲击,趁敌还未起身,大踏步前铁拳雨点一般打的鬼少如暴风中的浮萍,在地翻滚抽搐失去意识。

看敌被打的动弹得深陷土内,许转过身正要招呼鬼少抬走以备日后医治。却听得大厅发出惊呼。

只见鬼少虽然失去意识,却像僵尸一样缓缓的立起来,皮肤开始变化出斑斓颜色,身体各部位规则的扭曲膨胀,像是一个充满气马就要爆炸的七彩皮球。许知何故但看形态就知道事关众生死存亡。

原来炼就之后神智呆滞,临阵对敌难以随机应变,所以赡堂就用分阶段解除封禁之法。

开始用咒符布条和铁链束缚,如要临敌捏碎禁制蜡丸,自行破除铁链,以奇速克敌,如能胜,再脱去咒符布条,用刺杀敌,如果再败,便会将数累积的奇巫蛊自爆而出。与敌同归于尽。

在赡堂是至秘之法,名曰“天魔解体”,自爆,奇化作血雨范围可达数十丈,当者立毙。巫蛊变成浓浓粉随风飘摇,数里之内的都会被下蛊,非赡堂的解药能逃生。

江湖虽然多未有此禁术使用过,但邪法流传至今,最要命的是唯一能制止住的娄天钩已经被许要是自爆,江心岛怕是无一能够幸免。

就见许欺身前运指如。中极、关元、气海、神阙、中脘、膻中、天突,一路间点将下去,只见那鬼少身体膨胀已经停止,色彩断变化的皮肤也回归本色。

生死存亡之际,许敢就此停手,风一般绕至鬼少身后,腰阳关、命门、至阳、大椎、风府、百会、素髂、水沟就此任督二脉各大穴位都被重手法封闭,那禁术登时运转停滞,瘫软在地。

刚才“天魔解体”大法刚一运转,除少数几个自珍身份的老持稳重前辈,其他的狼奔狍突乱作一团。

江心岛就是想跑也没有逃生之路,强行泅渡更是九死一生。正慌乱间却看到许匪夷所思的神技,居然把只有赡堂能控制的禁术迎刃而解,又是惊讶又是庆幸。

点倒鬼少,看惨白的面容如同熟睡一般,心里一阵的酸楚,应该平安幸福的成长,却被歹夺走,饱受折磨荼,九死一生活下来又成没有神智的杀傀儡。

当下交于金钱帮众,吩咐速派小舟送往江南烟雨楼,让长生侯修复,江湖亲善大会胜者为王,赡堂一败涂地,只能任由宰割。

只听得金满堂高声说道:“赡堂邪术妖法荼众生,终生得入白子一族领地,且置朝廷钦差生死顾,使用禁术,着江湖同道同心协力得而诛之。”

只见身后那个肥胖官员气呼呼的坐在大椅之,愤闷之情溢于言表,想是刚才吓得屁滚尿流,才对赡堂下狠手。

此时天色已然黄昏,金满堂在官员耳边知说些什么,就见那官员点点头。金满堂又高声说道:“天色已晚,诸位英雄远道而来,及早回去养精蓄锐,明日再做议事。”

当下有众多金钱帮众引各位江湖士去住处。楚楚和许刚要起身,就见金满堂走前来,轻声向许说道:

“许少侠且慢,大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