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张 祸根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06

许飞在正欲轮刀下劈,却见才那女孩已然倒在冰面双目紧闭,像是失去了意识。

才许飞死存亡之时再度激发劲,白无常掷物后增力,重,速觉用了出。且功力更上一层楼。水龙冲天浪漫卷,强大冲击力女孩避之及,兼之劲使用过度本已经油尽灯枯,当场便晕了过去。

一刀如何劈下去?面对毫无威胁状熟睡仙子般女孩,看年纪最多十七八和自己年纪相差无几。又无白无常铜金之流杀行径,许飞赶紧卸力收刀,落在冰面一时知如何是好。

便在此时,远处跌跌撞撞,一脚深一脚浅,绕过碎冰水洼跑过,正是那长侯。

三言两句龙去脉,原侯和许飞预料一样,一见雾凇浓雾,二话调转马头便是策马狂奔。绕了个大圈子从侧面江岸偷偷窥视,眼见许飞被封到水下而自己无能为力,正着急间就看刀破冰面,许飞如战神般一举破敌,才赶紧赶将过

侯一见许飞呆呆神态,心中便明白个八九,更搭话,伸手便开始给女孩疗伤,被碎冰浪造成些许小伤瞬间痊愈,可女孩还是昏迷醒。

侯略加探寻后由得紧缩眉头道:“此女子已无伤患,昏睡醒定是劲使用过度后反噬,现在体若寒冰,恐怕撑了一时三刻,体温是伤患所致,长劲也无能为力啊。”

许飞听到此处,知道现在再到干燥处火烤干怕是已然及,当下甩掉外衣一把就把女孩搂在怀里。

侯见状大惊失色:“…少侠千万莫要般行事,此女虽敌但面目清纯,绝非滥杀之,再…士可杀可辱,少侠切莫做被万唾弃之勾当啊。”到最后禁痛心疾首。

许飞哪有时间和长侯解释,因跟随镖局苦寒之地走镖,冻伤之如何处置早已经历,深知此时分秒必争,早一瞬暖身便早一份机,当下全力运功,身体滚烫冒出腾腾热,衣衫迅速变干,用体温去回暖女孩。

虽然先天天赋所限,在名门正派精英里面算是资质平庸,可在江湖能跻身于顶尖一流门派,平庸资质在寻常江湖眼里那就是天赋异禀了。种寒暑内功底子也只能算寻常本事。

但长侯见了却叹为观止,皆因个江湖世界里武学是一个陌概念,夏虫可语冰,就像了解劲一样,武学种听声辨位,寒暑侵,闭游斗,暗器刀法,对个世界同样陌

过了半炷香时分,女孩悠悠转醒。只觉得身体像是小时候在妈妈怀抱里,又温暖又安全,只是同,一种粗犷陌却又让欢喜味道。

慢慢睁开双眼,忽发现自己被紧紧抱在怀里,一瞬间惊愕出话,死命挣扎,什么寒冰劲,清高孤冷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许飞赶紧松手退后两步还没等解释,女孩用手点指声音都哆嗦了:“你…你个无耻之徒,竟敢非礼我,我要让大哥杀了你,杀了你!”完泪光盈盈,就像是一个被坏孩子欺负邻家女孩,和才那出手凛厉冰山美判若两

一肚子委屈许飞险些吐出血,明明自己差点丧命,又以德报怨对其施救,却被成登徒子采花贼,对一项以侠义自居,视清名重于自己是最大侮辱。

大声到:“你女子太过刁蛮了吧,一见面由分就差点把小爷我弄成瞎子聋子,然后就要把我冻死,跑到江上又要把我溺死,我以德报怨,杀你还救了你性命,居然…居然还我…”许飞一边居然也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女孩就见个少年激动面红耳赤,双手指天画地,口沫四溅边边上前,没几句居然还哭了,吓得连连退后,双手抱在胸前握住衣袖,也是知所措。

还是长情练达,察言观色后微微一笑道:

“二位且莫着急,此事定有误会,位女侠,我先请问你大哥是?”

女孩一听了精神“我大哥你们都知道啊,哼,别害怕,他就是江南烟雨楼门长惊鸿!”

许飞一屁股坐在地上,刀都丢了,如同腊月里被一桶凉水浇头,悲从中。原本实指望加入江南烟雨楼对抗至尊门保全性命,哪里晓得杀了至尊门二护法,江南烟雨楼门主亲妹子又追杀自己,天下之大竟然无有自己立锥之地啊。

女孩看到许飞失魂落魄失态样子立马了精神

“哼,怕了吧,谅你也知道我大哥名头,放眼天下有谁敢与之抗衡,你还轻薄我,我要告诉大哥,我要告诉大哥,我要告诉江南烟雨楼门主惊鸿!”

侯在旁边看边哭边吵,哪里像才厮杀恶斗江湖儿女,就像是两个青梅竹马邻家孩童为了一点小事吵架拌嘴,赶紧打圆场。

“女侠惊鸿门长是你兄长,看定然是一场误会,位少侠昨日救了在下性命,搏杀了至尊门下白无常,铜金两位护法,怎么可能会与江南烟雨楼为敌?”

“再方才少侠是看姑娘体若寒冰,急加施救性命保,才事急从权用奇能妙术加以施救,我长侯无法救治少侠却能起死回,桩桩件件绝无虚言,在下可用性命作保。”

女孩听完也禁犹豫起,要侯市井江湖,庙堂官府真是无知无晓,其无数,善名远播,如此作保天下都要信服。

侯看到女孩犹豫也搭话,伸手就把许飞掉落冰面玄铁单刀捡起才许飞劲如虹,玄铁单刀破冰而出受力极大,虽然是玄铁打造,但刀身已经略略扭曲,刀尖也弯了。

劲到处,玄铁单刀奇迹般舒展起,瞬间就像打造好样子,锋芒毕现。

女孩一见便知长侯无疑,所言非虚,深施一礼道:“早闻得长侯善名远扬,长劲起死回,今日一见果其然,既然侯爷了那便是真,可…可是个魔头一见面就取性命,哪里有你那么侠义心肠。”

听闻此处许飞一蹦多高:“我取你性命?哪有哪有!明明是你一见面就装神弄鬼,冰针差点取了我眼睛耳朵!”

女孩:“我想与你搭话,没想到你抬手就是一个知什么劳什子劈面就打,要是我操运冰雾竭力把它偏了一偏,现在还能站在里和你话嘛,一见面由分痛下杀手,是什么侠义所为!”

许飞听到此处仔细一回想,自己发现雾凇浓雾有异,翻下马,惊觉玄铁单刀拔出,又发现敌踪在迷雾现身,当机立断抬手一三棱锥…然后拔刀…居然真是自己先下杀手。

是天大误会,都怪昨天恶战,自己对劲颇有忌惮,一有异常便全力迎战,错了错了啊。一时面红耳赤,理屈词穷,知道如何解释。

侯当时虽没在现场,但看许飞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才理直劲头消失见,便知女孩所言虚。

赶紧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恶意,必然是一场误会了,江湖儿女行得光明,做磊落,许少侠赔个是,女侠也多多担待,都是侠义中莫要伤了和。”

许飞无有办法只能深施一礼:“才在下莽撞了,是我对,女侠多多包涵。”

女孩一撇嘴:“谁要包涵你,女侠女侠,听了都老上三分,我叫。”

“在下许飞,飞飞去飞。”

女孩忍俊禁,噗嗤乐出声,夕阳之下江面上玉一对儿轻言浅笑,凶杀恶斗就像是一场梦烟消云散了。

在松云渡口寻了一家客栈住下。此店前店后舍,前面是宽敞大堂,备有热炒凉盘,煎炒烹炸,焖溜熬炖样样皆有,虽没有什么奢华大菜,也算是口味齐全,三点了几个好菜,坐在一起闲聊。

侯问道:“姑娘因何松云渡口?且预先将施入劲,难道有什么敌正好现身此处才与许少侠发误会?”

许飞听到此处由得心里暗赞一声,侯当真是心思缜密,情练达即文章啊。明明是针对自己,且预先布好了劲陷阱,此时若自己询问必然得罪,但话到了长侯嘴里真是圆转如意,丝毫挑出毛病。

倒没有那么多心思,顺口答道:“是,我松云渡口就是找小飞。”

“大哥他是天下大劫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