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章 神农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27

吕纯阳心狠手辣,废了林云川一臂还要用腥手段立威,许飞已按捺不住起站起想要手拦阻。

却见林云川一声不吭,突然从断臂处“嘭”气弹,鲜箭一般化作雨喷射而

吕纯阳为了绕对方死角离得距离并不远,一招大意料外,被雨射葫芦一般目不能视,但其炼化三口宝剑非是操控,而是随心意做闪避,防御,进攻,虽两眼一片红,但三口宝剑丝毫不受影响。

却觉得腰间一紧,自己已经被林云川拦腰抱住,但攻防两把宝剑已经深深嵌入林云川体内。

林云川喷雨立刻全速冲向敌人,对两把攻防宝剑不躲不闪,一把从肋下贯穿,另一把深深地砍入后背将脊椎斩断,已然受了致命伤。

但见林云川怒吼一声,将自己劲气从体内爆发,犹一颗巨大爆弹,“轰”一声巨响两人被炸四分五裂,雨漫天。

一幕让所心都停了一停,没想到林云川此刚烈,誓死不降,败中求胜,以命搏杀了强敌,不坠落雁门声威。

良久,金满堂高声道:“落雁门与八仙比试,平,死伤各安天命,蓝采荷罪应得,落雁门维护乡里并无过错,所辖皆按旧例。”

两人命丧当场便是江湖人话事方式,道理皆是手底下搏杀结果,实力才是江湖中最大真理。

只见迅速一群黑衣人跑进天定坪,铲除迹,分拣尸块,铺好草皮沙地,动作麻利熟练,一看就是训练素兼习以为常。不多时天定坪就好像没发生过刚才战一样,又恢复了平静。

许飞心内已是了然,看亲善大会每次都是腥风雨,利益争,恩恩怨怨都在手底下见真章。

大会规矩果双方恩怨争议只要双方同意,就到天定坪一决高低。

若平局便是遵循旧例。胜者可获得自己利益主张,一方不敢迎战只能由大门派从中斡旋,做一张和废纸差不多协议,且江湖上名声自然是大大折损。所以大多数门派宁可打输也绝不做怯战举。

只要到天定坪做过生死对决,此次大会便不需要再迎战其他纷争挑衅。以免不公平车轮战现。

亲朋故友也可代为头迎战,但代为迎战者还是可以被其他人等挑战。劲气虽然厉害,但此异世都无内力根基,无法久战。是以强头极容易被敌人趁体力耗尽时加以挑衅,所以大会生死决斗极少人代为应战。

些楚惊鸿已经提前详细说了,可是许飞见林云川此刚烈,落得个死无全尸,心里又是痛惜又是愤怒。

就听楚楚轻声说道:“对面坐都是至尊门狐朋狗友,鹰犬爪牙,咱们边都是同道中人,此大会每次便是般,名义上亲善协商,实质都是两大门派间利益互斗罢了。至尊门与咱们为了给朝廷脸面不做生死决,但通过各自拥戴江湖势力做利益争也是一般无二。”

许飞听了心里沉重,原想大会群雄逐鹿地大展手,结果自己是代表一方势力运筹帷幄,拼杀恶斗自他人,自己却要谨言慎行,和自己脾气秉性实在大相径庭。

正思索间就听对面站起一巨人,高足丈许,头笆斗目露凶光,浑肌肉膨胀好像要把衣服撑破,穿一虎皮纹路劲装。犹一头择人而噬猛虎。

就听个巨人声若雷鸣般张口说道:“什么亲善,俺百兽堂想要啥都是靠命搏齐云山让神农派占了,整天弄些什么狗屁草药,我百兽堂入山便是百般阻挠,姓姜,天定坪就是你丧地。”

话音未落,自己边站起一人,高八尺余,六十多岁年纪,忠厚长者模样,厚厚嘴唇,一药农装扮。背一个小小药篓。

此人是神农派掌门姜伊,在齐云山脉登山采药,治病救人,踏遍千山万水,尝遍百草,其门派里都是制药高手。

就见姜伊慢慢站起向四下施礼,江湖上不少人都受过神农派恩惠,纷纷还礼。

只听姜伊说道:“各位请了,百兽堂说他们入山被神农派阻挠,确此事,可因何阻挠百兽堂进山老夫可要说道说道。”

百兽堂入山寻凶恶猛兽,下套子陷阱满山都是,却不加标注,也不和附近村民说明,死伤了不知多少无辜人。”

“又因为要激发猛兽凶性借以增强百兽堂独劲气,所以经常在山上投喂激发凶性饵食,致使常凶性大发猛兽入村屠戮。我神农派常年制药采药,山民难岂能无视,求各位英雄公论。”

姜伊并不像刚才林云川样爽快应战,而是求个公论,百兽堂个穿虎纹劲装巨人登时仰天大笑起:“公论公论,江湖上要是都在意公论,我等何必费辛苦苦修劲气,姓姜,你怯战便闭上鸟嘴,乖乖在江南烟雨楼庇护下苟延残喘便是。”

姜伊并不动怒,等对方说完了再慢慢说道:“非是老夫怯战,让天下英雄公论乃是就事论事,只要强横霸道便能为所欲为,人与禽兽何异,万事不过一个理字,今日在天定坪老夫就要替天行道。”

猛虎劲装巨汉乃是百兽堂掌门厉雄彪,百兽王猛虎劲气江湖上赫赫声威。而神农派姜伊平日里治病救人,制药采药,几乎不与人发生纷争。姜伊年岁不小,与猛虎一般巨汉死斗实在是让人担忧。

只见厉雄彪猛虎般几个起落便到天定坪,姜伊并不放下药篓,慢慢走了去,只见厉雄彪用手点指:“老匹夫,在天定坪看你还何逞口舌利,今日定要撕碎了你!”

说打便打,本已经极为雄健肌肉突然鼓胀,巨人般同巨猫一般轻盈迅捷,一个猛虎扑食直取姜伊。

虽无武学,但行动纵跃皆是猛兽,天生生灵杀手,一窜一跃毫无多余动作,配上虎纹劲装,壮硕筋肉,和猛虎一般无二。

姜伊样子就像个忠厚药农,此时却二目圆睁,从腰间解下一条赭鞭,条赭鞭却是姜伊四十年前奇珍洞得到,乃是奇珍中异宝。

传说神农以赭鞭抽打百草便尽知其平毒寒温性,平日里姜伊只用辨别药性,今日对敌使用也是未事。所以江湖上虽然知道姜伊此奇珍,可年岁久了都认为无对敌功效。

赭鞭在手犹神农附体,赤红色鞭影犹一张大网罩向厉雄彪,任凭其动闪电,快似猛虎却始终扑不进鞭圈,还被狠狠地抽了几下。

赭鞭乃是当年神农用万年神藤所制,坚韧无比,登时衣衫抽破,体上长长几道痕。不是猛虎劲气护几下就被打骨断筋折。

猛虎为百兽王,生性残暴狡猾,平日里捕杀动物都是蹑足潜踪接近,然后再一扑而。此时叫冲不进鞭圈立刻远远闪开,围着打圈子作势欲扑。

几丈距离缓冲,赭鞭抽到时便能轻易辨明闪躲,两人战了多时,厉雄彪守多攻少,利用游斗虚耗姜伊气力。自己刚刚三十头,体魄雄健,又只处于守势,猛虎劲气游刃余尚能持久。

姜伊已经六十五岁,年老力衰,而奇珍赭鞭是神农附体,加倍损耗体力,战了多时已然不支,赭鞭渐渐慢了下。赤红色鞭圈越越小,而厉雄彪形像是一道黄光将姜伊围在当中。

又斗了片刻,只听一声闷哼,姜伊背后现了五条深深地抓痕,衣衫破碎鲜洇湿了后背。

厉雄彪一击得手即刻远离,眼神里露残忍嗜凶光。姜伊体晃了一晃,右手赭鞭拒敌,一耸肩背后药篓颠一颗药丸左手接了迅速服下。只见背后伤口迅速合拢,立刻止生肌。

厉雄彪哈哈大笑:“你老匹夫打架废物,治伤倒是厉害,我看你多少丹药可用。”

就看厉雄彪犹猛虎般雄健壮硕躯又开始膨胀起,像是一只远古恶兽,庞大到不像是人类一般。

虎纹劲装也包裹不住极度膨胀筋肉,“咔嚓嚓”尽都崩碎,只穿了一条虎皮短裤体上浮现黑黄花纹颜色,额头隐隐现了一个王字。

厉雄彪将猛虎劲气催谷到极致,四肢着地体下伏,体微微扭动,此乃猛虎欲前奏。

所谓“猛虎扑食,必伏乃厉”,一声虎啸,两腿将地上泥土沙石蹬向后飞起老高,猛虎凌空下扑,巨大阴影将姜伊笼罩在内。凛凛烈风压人呼吸不畅,鼻中闻到一股腥风。

正是猛虎噬人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