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燕山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27

“什么?”

“昨夜报名之后便消失在茫茫夜中。”长生侯答道。

许飞被个消息震惊的说不出话,回想起粗犷狂放的外表,进门时举手投足时不同寻常的气度,吃完酒饭犹如魔神现身的转身,每件事都表现出此的非同凡响。

在自己救不得时他救了那对妇孺啊,他救了濒死的自己啊,救,尤其救自己的怎么可能至尊门幽冥二使之

许飞陷入了困惑混乱,好,为什么那么多要杀自己,为什么自己谒语预言的天下浩劫源头,为什么掌管生杀的幽冥使反而会救了自己,为什么体垮塌之前露处魔神般的敌意和杀气。

些问题让许飞感觉到眩晕,以往的快意江湖,跟随师兄师父走镖时的善恶之间的泾渭分明都成了个遥远的梦。

长生侯关切的拍了拍许飞的肩头,温和的说:“总有不能用善恶衡量区分的事情和,少侠年纪尚轻,等以后江湖历练久了也许就能明白其中缘由。”

许飞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想了不想了,以前当有什么化解不开的苦恼时,比如无法静心内功进展缓慢,比如小师妹不用正眼瞧自己时,自己就喜欢偷偷到厨房摸些猪头肉,卤牛肉之类师伯师父的夜宵偷吃,大快朵颐之后再好好睡觉,等黄粱梦后那些烦恼就好像淡了好多。

觉醒第二天的晌午,太阳高挂,长生侯并没有催促许飞,他知道身体可以用气劲修复,但心境平复只能靠自己排解。

许飞身体早已回复,吃过饭默默无语出门继续赶路,长生侯自从认识许飞便没见过如此消沉的样子,平日里轻佻嬉闹的样子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次在江湖遇到生困惑的江湖

路默默前行,道路两边秋意盎然,落叶开始给大地铺层色彩斑斓的地毯,秋风萧瑟,天高气爽,许飞的不禁越奔越快,长生侯正欲催追逐,就见许飞突然勒住缰绳,脸又露出了爽朗如阳光样的笑。

“其若行善我便善待之,其要作恶我就诛奸除恶。”

许飞的答案,也生里第次跨越孩子气,作为个成年做出的选择,长生侯看着许飞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向许飞点头表示赞许。

到了傍晚许飞到了接应地点,次出事之后,门内的接应更严密,稍有耽搁便有飞骑查看,许飞和长生侯也不敢耽搁,天色没到傍晚就到了夜间留宿据点,为座不大不小的庄园,二未到跟前已有接应,进了院子见离晚饭还早,两在院里喝茶闲聊。

正说话,忽见远处匹骏如飞驰,扬起的烟尘拖在后像杆劲风吹开的旗帜。远处瞧不真切,但许飞心里打了个突,奔驰的样子似曾相识。

距离尚远,金风细雨楼的设卡盘查两匹已经迎了去,就见照直驰,门内的两个弟兄却已翻身落,爬起身立刻吹响了尖锐急促的报警哨声。

有敌犯!

此据点负责的两名好手已经飞身,直奔敌而去,许飞也要前去迎敌被门内兄弟拦住:“少侠放心,里乃金,二位组长接应,江湖称金算盘,敌踪不见,但请二位莫要担心。”许飞听如此说,只得罢了,现在大门外观战。

只见两位江南烟雨楼组长并肩骑行直直的奔对方匹冲去,对方匹也毫不减速,眼看双方就要撞,就见道路突然像条巨蛇般活了样昂起头,那犯之从凸起的道路犹如跳板纵飞跃,飞纵过金两位的头顶,直奔许飞冲

下大出二位组长预料,急忙圈回头策追赶,耽搁那已冲到许飞前五丈开外,突的勒住缰绳,那黑色的骏立起高声嘶鸣。

只听得粗犷如奔雷的声音:“我乃至尊门幽冥右使,特取许少侠性命!”

果然,者就昨晚在酒肆那个虽然身穿粗布便服,却犹如魔神般的,二位组长已经追到切近,正要出手,却见许飞抬手示意,知有话要说。就见许飞静静说道:“昨晚因何救我,今日因何杀我。”

高声道:“昨夜见你为救民众舍生忘死,故要救你,今日为灭天下浩劫之根源不得不为。”

许飞笑道:“那昨夜由我去死岂不方便?”

也笑了:“昨夜你不该死,今日你不能活。”

皆不再发话,两个经过踌躇,思索,找到自己处世之道不再迷茫的,坚定的走在自己选择的路

二位组长已然沉不住气,孤身闯入敌营,欲取强敌首级,视天下英雄如无物,如此狂悖简直闻所未闻,当下也不搭话,翻身下,喝道:“狂徒!下受死!”

就见哈哈大笑,豪迈至极:“似你等微末劲气也敢挑战与我,只要让我动动就算输,出手吧。”

二位组长本起长大的朋友,金无算擅长算账,有财赚,俩从幼时就玩在起,大了后办了家货栈买卖,个算账个经营,合作无间,寻常市井无赖敲诈勒索绝不敢找到他们门,因其二自幼悟道,都劲气的行家里手。

金账房精通算法,性格谦和。对手动提前预知,后发先至,料敌在先,劲气无法主动伤却有妙用,“算无遗漏”可以预知短时间内敌劲气走向,“笔勾销”可以在丈内封印敌劲气能力,专门克制劲气能者的类型。

掌柜酷爱财,幼年常常把玩铜,慢慢的可以任意操控枚铜与十丈方圆,现在不惑之年已可以同时操控十二枚,些铜要时时把玩,注入劲气和情感,旦损坏便又要经年累月才能重塑枚,以用时万分珍惜,其劲气“锱铢必较”也皆都应了其天性。

头也不回,像背后的高手就像两个孩童般毫无威胁,激怒了有财锱铢必较气量狭小的性格,只耸肩六枚铜盘旋飞舞以各种奇诡角度飞掠而至,有的贴地飞行又突然跳直取下阴,有的飞入高空垂直猛击百会穴,有的围绕高速旋转盘旋激射左右太阳穴,还有两枚毫无花哨闪电般射向双眼。

果然纹丝不动,只听得“噗噗噗”阵响,六枚铜皆都命中,有财大喜,自己寸厚的木板都能打穿,寻常的猛兽打在要害承受不起,六发齐中老虎黑熊也经受不住。

而许飞面朝看的真切,受击位置已经聚了层砂石,傍晚间日头西斜砂石颜色和粗粝的皮肤,身暗色的粗布衣服颜色相近,几乎看不出。

嘿嘿冷笑:“江南烟雨楼名头好大,劲气却如同孩子把戏,久闻掌柜吝啬,次如此大方我就笑纳了吧。”

话音未落就见身影突然庞大了圈,身边数丈内的碎石沙粒如被磁石吸引般瞬间附体。有财的六枚铜被紧紧的压在砂石内部,变形,碾碎!

有财望向金无算,二自幼就在起配合无间,金无算能预知短暂时间后的劲气,加之只要接近在丈内,对方劲气便会消失,二联手都金无算靠算法回避攻击,欺近敌封印对方气劲,有财做主攻和游斗骚扰。

今天金无算两脚像长在地里样居然纹丝未动,有财望去就看其头冷汗渗渗而下,原金无算预测看到的结果都自己欺近前去反被飞石打的肢体破碎,自己“笔勾销”劲气根本封印不了敌,哪里敢动。

哈哈大笑:“金无算,你行走江湖也算有些年头,却运气好到极点,你笔勾销的劲气只能用在略比自己强的对手身今日方知么?既然金二位心疼财,某还礼便。”

话音未落就见周围的围墙石瞬时就飞至,犹如开了个硕大的石头屏风,又像只巨大的石孔雀正在开屏。

“去!”

声怒吼,石头屏风炸开了,如同攻城炮石雨点般射向二

就见金无算有财的头,身体摆出个扭曲的古怪姿势,有财剩下的六枚铜起发射,只听得“嘭”的声,绝大多数炮石贴身而过,细碎石块也被有财六枚铜击碎,但其中五枚铜已被石块破坏,只剩下可怜巴巴的枚铜护身。

向许飞拱手道:“昨日见了少侠劲气精妙,不占你便宜,适才显露与少侠观看,今晚亥时北虎跳峡决死战。”

言毕,翻身绝尘而去。许飞目送背影拱手相送。轻轻的说了句。

“真豪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