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章 天师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52

飞走进迷雾缭绕的道路,切似梦似幻,脚下似有实地却又腾云驾雾,不知道路方位不知时间流逝,走的久了甚至连上下左右都分不清楚,就云雾里飘摇。

此行了不知多久前方浓雾慢慢散去,眼前视野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让人难以置信的场景。

飞发现自己站广阔无垠的穹顶之下,顶部呈半球形,犹水晶样透明,向上望去星光璀璨,银河挂长空之间。

穹顶的周边用金子般的金属支撑环绕,巨大的空间几乎没有什么立柱支撑,人其下就好蝼蚁处巨树之下。

飞人动不知哪里就亮起宝石般艳丽,日月般光辉的明灯,人行远了明灯自己就渐渐的暗了下来,犹看不见的仙女宫娥替人掌灯。

地面都温润样的石材铺就,行上面不滑不涩,且也走到哪里哪里的地面就缓缓亮了起来。

此美轮美奂的宫殿不知天宫还洞府仙所居之处,犹行走梦里仙境。

向四周观望更震慑心魄,只见穹顶之下到处都摆放了洪荒巨兽的骸骨,巨大无匹,有的锯齿獠牙,有的脖颈洪荒巨蟒,有的长了好似犀牛般根利角,肩披厚重骨甲,有的尾巴犹攻城巨锤,就连最小的怪兽也比猛虎略大,手巨镰,令人胆寒。

最醒目的位置摆放了巨大的巨兽骸骨,身长数丈,小房屋般大小的头颅布满了森森利齿,只前爪诡异的奇小无比。尾巴犹小船粗细,只用只巨大的后爪人立穹顶当中,就与仙人恶战被封印的恶魔凶煞。

飞看的心惊肉跳,不由得刀镖手凝应战,不知过了多久,却声息皆无。知数不尽的妖魔鬼怪尽数已被仙封印,只余下骸骨累累。

穹顶之下转了久,却不知应取何物,此巨大的妖魔巨兽便牙齿也能打造兵刃,但实实的不知有何力。

不知不觉走到穹顶边际却发现有金碧辉煌的大门,只大门紧锁,待行到近处门却突然开启,吓了跳,左看右看并不见人影,想那看不见身影的仙女宫娥为自己开启,赶忙深深施礼走入大门。

进得大门发现还同样的水晶穹顶,只周围摆放的不再洪荒猛兽,妖魔鬼怪的骸骨,而稀奇古怪林林总总让人眼花缭乱的物件,有偌大喇叭坐方盒子之上,有盏圆头圆脑的明灯量着微弱的光,有张牙床大小铁箱子上面放了几张椅子,有钢铁打造的缩小船只。

飞看的眼花缭乱,不知取什么宝物才好,顺手抓起大喇叭挥动数下感觉颇不趁手,再挥数下只听“咔嚓”声喇叭和方盒子被折为节,惊非同小可赶紧轻轻放回原处,若让仙人看到此行径,自己怕也那洪荒巨兽骸骨大厅了吧。

想到溜烟跑出穹顶大厅,慌乱却发现自己非原路折返,而跑去另大门,里面居然还水晶打造的穹顶大厅,不知道仙到底有多少宝物,多少收藏,万珍洞果然名不虚传。

飞定了定再看间穹顶到处都摆放的钢铁打造奇形怪状的机械,有的居然有民房大小,通体纯钢打造,伸出的长筒颇似自己戚家军里看到过的虎蹲炮,旁边类似鸟铳的各式各样火器也数不胜数,还有无数不知其作用的宝物。

飞心道,火器甚不便,当日里见过军中步军营兄弟使用鸟铳,每次都需要装填甚久,准头也强弓劲弩,还需要火绒火药弹药应杂物,哪里江湖上的做派,当下看也不看继续前行寻搜宝物。

再往前行的穹顶大厅宝物更茫然,只见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宝物悬空运转,有的巨大火焰聚集而成的球体,有的又蓝宝石样的水球,运转不息周而复始,旁边还有各式各样的大船悬空而飞,切都让飞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此行来的水晶穹顶走了不知道多少,里面的物件十之八九头雾水茫然不知,飞越找越心急。

心里想楚大哥倒好,入得洞来,不由分说仙人劈面丢过来把顶级万世奇珍“生灭”之剑,然后与仙人大战百鬼夜行,英雄所见,英雄所为,自己里跑来跑去仙人洞府的小贼般,出得洞去手空空何有脸见那楚大哥。

此行了好久正焦躁间,却发现踏入的大厅摆设的物件自己全都了若指掌,不由得欣喜若狂。原来大厅摆放的都各式各样的兵刃器械,有的极为原始,居然石头砸碎用那锐利石片做枪头,用藤蔓捆木棍为矛,却也有各种兵利器,随意挑选了几把不论钢口轻重都好兵器,但也只能算寻常宝刃,当不得什么奇珍。

蓦然回首,见大厅侧有显眼之极的大门,仙书写的文字虽不认得,但有副壁画确高手过招龙争虎斗的景象,当即快步入门。

入得门来发现自己略小些的大厅,此大厅倒不水晶穹顶,而不知什么材质坚韧无比的金属制成,大厅空旷无比,没有其他那样摆放宝物,只大厅最中央束淡淡的白光照着根静止空中的银棒。

棒长不足尺,仅可握,棒体中央淡淡的闪烁颗白色宝石,发出忽明忽暗的光芒,就人的呼吸般。

飞慢慢走进越来越确定宝石闪烁和自己的呼吸亦步亦趋,般无二,就好朋友呼应,定了定心慢慢伸手握住根银棒只觉得自己的精气银棒交汇,互相感知。

忽然大厅墙壁出现手持银枪之武将影条枪使用的出入化,眼认出此乃岳家枪法,且有数招自己见所未见,每当枪法精妙之处想仔细观摩时,影都故意放慢,不禁手痒,若此时有大枪必能收获良多。

动之间,手中根银棒“呯”的声接驳起来,犹银瓶乍破银棒已然伸展成杆沥泉枪!不等飞明白枪随人走,人跟枪动,岳家枪已然施展了起来。

飞内力天赋平庸,所以兵刃拳脚下了苦功,手当即跟随影演练起来,只觉得自己好附体,杆沥泉枪使得龙飞凤舞,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顷刻间使了遍精髓尽皆领悟。

意会到领悟了精髓,墙壁上影已经变成黄脸大汉,手持双锏舞动飞,秦家锏法!飞心念动处,根银棒脱开接驳化身成把金装锏,轻重长短都和飞身形气力配合无间。

飞已知定然仙人传授,并授予兵,当下打起精,按照影操练起来,上磨、下扫、中截、直劈、侧撩、绞压,招式贯穿“横三竖四”、崩、箍、滚、挑、截、架、挂,把金装锏使用的团黄光。

酣畅淋漓,忽然影变成了相貌丑陋身体雄健之人,手持大铁椎左轮右劈,突放长击远同蛟龙出海,忽双手持锤猛砸犹巨灵开山,飞以前没有使用过此古朴之器物,但就犹大铁椎同身同体,流星锤使用的臂使指,灵蛇巨蟒般。

不管使用什么兵器,根银棒都千变万化幻化成型,宝石也发出明暗不的光芒让兵刃变得轻重适手,影上的人物都与同心灵相通,精髓妙用尽入脑海。飞不知道练了多久,只觉得身体无穷无尽的精力喷薄而出,每的精气都关注自己的身体里,记忆里。

空无人巨大广袤的奇珍洞里,飞正经历着人生中次又次的脱胎换骨,吸取了盘古开天后每巅峰强者的精,意志,技能。

他沉浸武者的天地里,他沉醉与武学乐不思蜀,忘记了天与地,忘记了俗世凡尘,只有人类的强者陪伴着他,与他亦师亦友,与他血脉相通,与他心有灵犀,与他处。

不知过了多久影暗淡了,飞浑身上下大汗淋漓站巨大空旷的大厅中央,只有那束白光照着他,良久无言。

飞冲着刚才影出现的方向深施礼说道:“承蒙各位仙师传授技,又赐予万世奇珍,本当拜师行那跪拜大礼,但未禀明师长故不得造次,待得回到镖局,禀明师父再来叩谢各位仙师。”

说罢将那节短短银棒收入袖中,慢慢走向那大门方向,刚到门口,本应该自行敞开的大门却纹丝不动,到处都闪烁起耀眼的红灯。

巨大的尖啸声响彻整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