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章 血战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29

口鲜血喷在画上,两个搬山力士从墙壁迈步便走了下来,左边力士背的王屋山,右边力士背的太行山,二力士大踏步走向路铺街青石皆碎!

行到切近二力士将背上王屋太行大山双举过头顶,大喝起掷出砸向那

冷冷哂笑,只勒丝缰,赤兔马就如同火龙骤起,两个前蹄两下蹬踢,将王屋太行左右踢回,比来势更快更急。

“嘭”“呯”

两个搬山力士当场被反踢的石山压碎,砸垮,化为乌,只地上的滩血迹触目惊心。

就见那神笔毕胜笔走龙蛇,快的在照壁上画了四鬼怪,个个青面獠牙,肢体扭曲,狰狞丑陋,凶恶异常。“魑魅魍魉!”

毕胜咬破中指,运指如替四个鬼怪点化了八只鬼眼。四只鬼怪慢慢爬出照壁,突然像阵妖风鬼影贴地掠向

布哈哈大笑:“果然好戏法。”方天画戟只记抡扫,沉重如实质闸刀样的戟风已将魑魅魍魉拦腰劈断,余势未消,“咔嚓”声将河滩碎石劈碎,四散乱,留下道深深地沟壑。

毕胜脸色发白却更加快了,已在街上铺就的青石顷刻间画就四天王。

将画笔后端尖锐的钢刺猛戳己眉心,“噗”的喷将出股碧血,毕胜以喷血眉心猛磕四天王眉心,金光闪烁,四天王出。

魔礼海,持玉琵琶,拨动弦声,风火齐至。

魔礼红,执“混元伞”,撑开神伞,乾坤动摇。

魔礼青,持青锋宝剑,剑到处,邪魔退散。

魔礼寿,持“紫金花狐貂”,放虚空,食尽世人。

时间风火齐至,乾坤动摇,剑,紫金花貂起扑向

略略颔首,两脚点镫,马向前催,人如猛虎马似蛟龙,带起凛凛罡风,将四法宝四天王撞了个粉身碎骨!

马瞬息间冲到眼前,吴畏无力再战,毕胜画作难寻,眼瞅就要被冲撞碎,只听得毕胜大喝声,画作完成了!

毕胜浑身滴下鲜血,适才原己身躯用利刃作画,浑身上下鲜血迸流,绘制成个韦陀菩萨。

韦陀乃佛家之护法天神,十七世真童身。名真童身菩萨。持金刚宝杵重八万四千斤,金刚不坏身,发大誓愿,佛佛出世拥护佛法。头戴凤翅兜鍪盔。足穿乌云皂履,身披黄金锁子甲,金光闪闪,佛光万道!

大喝声金刚宝杵抵住了雷霆万钧的方天画戟!

双方角力,“轰”的声炸响,魔波罡将四面房屋民舍俱都震塌,毕胜身上鲜血喷溅,却寸步不让!

怒吼声,方天画戟如同戟山相仿攻到,毕胜怒目而视,抡动金刚宝杵接架相还,神魔菩萨的恶斗凡人哪里靠得上前。但毕胜每抡动下金刚宝杵身上的鲜血就喷溅次,他用性命在奋战,他用性命在对抗神魔!

边的吴畏热泪盈眶,知道老友用性命阻敌,再时半刻,毕胜鲜血流干必死无生。就在此时只见道金光如射至。己鹅卵粗细丈余长的铁棒已被夺走。只听得声春雷般的大喝。

“三姓家奴,吃我老孙棒!”

驰援已到,远处见那模样心内了然,再看神魔菩萨激斗,知己的单刀无法抗衡,偷眼看到吴畏中铁棒,当下夺了,因熟读三国西游,加之少年心性,跃而起,半悬空大喝声,抡棒就劈!

眼看就要逼的毕胜血尽而亡,突然听到声大喝三姓家奴,好像冥冥中铁锤击中心坎,晃神间,无情铁棒已到头顶,立刻举火烧天,方天画戟横担上迎。

“噹!!!”

声惊天巨响,除了许人都时间听不到任何声音,除了几个劲能者,其余人都被震的摔倒在地。

人在半空被股巨力震得起,即刻倒翻几个筋斗方才落地,再看那赤兔马也倒退了半步。

适才许夺了铁棒立刻操控影子将铁棒紧紧缠在上,跃起抡棒将那芥子须弥劲反向催动,如此沉重的铁棒变得轻若鸿毛,下劈时又正向催动,让铁棒加力,速,重,简简单单记力劈华山,许运用得妙到毫巅,且能创出番独到之法。才将震退了半步。

心内沉重,岂不知惊讶莫名,此人贪图享乐放浪形骸,做个随心所欲的闲云野鹤,但从出世未逢敌,名震江湖的英雄豪杰到了里就如土鸡瓦犬般。

那楚惊鸿方能与战,但也凭借的风驰电掣之神速,神兵利器之凛厉,劲控物之玄妙方能与己打个平,若实打实硬碰硬的力量,己还次被震的后退,其人却名不见经传。当下问道:

“来者何人,我方天画戟不挑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路疾驰息未定,刚才又全力击正需要喘息,当下嬉皮笑脸的回道:“你与我仔仔细细听了,吾乃天地灵石出世,诗文夸俺老孙。

小神通段高,随风变化逞英豪。养性修真熬日月,跳出轮回把命逃。

点诚心曾访道,灵台山上采药苗。那山个老仙长,寿年十万八千高。

老孙拜他为师父,指我长生路条。他说身内丹药,外边采取枉徒劳。

得传大品天仙诀,若无根本实难熬。回光内照宁心坐,身中日月坎离交。

万事不思全寡欲,六根清净体坚牢。返老还童容易得,超凡入圣路非遥。

三年无漏成仙体,不同俗辈受煎熬。十洲三岛还游戏,海角天涯转遭。

活该三百多余岁,不得升上九霄。下海降龙真宝贝,才金箍棒条。

花果山前为帅首,水帘洞里聚群妖。玉皇大帝传宣诏,封我齐天极品高。

几番大闹灵霄殿,数次曾偷王母桃。天兵十万来降我,层层密密布枪刀。

战退天王归上界,哪吒负痛领兵逃。显圣真君能变化,老孙硬赌跌平交。

道祖观音同玉帝,南天门上看降妖。却被老君助阵,二郎擒我到天曹。

将身绑在降妖柱,即命神兵把首枭。刀砍锤敲不得坏,又教雷打火来烧。

老孙其实段,全然不怕半分毫。送在老君炉里炼,六丁神火慢煎熬。

日满开炉我跳出,持铁棒绕天跑。纵横到处无遮挡,三十三天闹遭。

我佛如来施法力,五行山压老孙腰。整整压该五百载,幸逢三藏出唐朝。

吾今皈正西方去,转上雷音见玉毫。你去乾坤四海问问,我历代驰名第妖!”

此长诗背完不涌出面不改色,内息已然回复,私塾教的四书五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杂学书唱真真可以说过耳不忘。

耐心听完,愣珂珂待了半晌,回道:“无听闻,今日我必取亮马河,速速让开,念你能震退与我,饶你去吧。”

冒充孙悟空得了个没趣,也不多言,此时内息充沛,信心大增。

顽皮,又对了己天性,犹如己开了玲珑心窍,神爽智明,劲用法更上个台阶。对戏耍道:“三姓家奴,看你孙爷爷厉害!”

心念动处,房檐屋角,墙后树下,影子俱都蠢蠢欲动,突然发声喊,无数黑影毛猴起跳出,将那河滩卵石,墙上碎瓦,没头没脑丢向

己也学那猴子样子捡起碎石加了芥子须弥劲掷向

种影子毛猴丢的破砖碎瓦哪里进得了的身,护身罡余就都已震碎,只丢的夹碎石才用方天画戟略略拨打,只觉对方顽童般,心生好笑。

刚想开口呵斥,惊觉影猴丢出的碎石烂瓦俱都发出尖锐凄厉的破空之声!非本人灌注劲如何做到?已来不及多想,方天画戟舞动如,水泼不进,风吹不入!

石粉瓦末遮掩视线之际,就觉得无声无息却势若电掣块碎石打到眼前,急扭头,堪堪避过,头顶束发金冠上根雉尾却被打断!

原来许佯做戏耍,暗中已经用影子暗暗连接各处影猴,通过影子将芥子须弥劲突然释放,在惊诧之时,己用了平生极致的劲片碎石压住破空之声,无声无息却似惊虹闪电般打入画戟防护圈之内。

虽然大大轻敌,虽然许智谋通天,但还,只从出世哪里吃过如此大亏,平日里视英雄豪杰如无物,今天却被打掉雉尾,折损颜面,心生狂怒难以抑,狂吼声:“小子找死!”

催马向前,方天画戟如同惊雷闪电迎面直刺!

脸上嬉皮笑脸,内里劲已然催到顶点,金光暴涨,身体突然膨胀了圈,个面貌清秀,身材健硕优美的少年犹如变成了怒目金刚,将铁棒双托住底部全力向前捣!以棒顶对戟尖!

众人纷纷掩耳,奇异的事情出现了。

丝撞击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