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章 武神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45

许飞虽是心声,但确实太觉得诧异好笑,不由得脱口而出:“那些兵丁不俺村里乡勇像样啊!”

惊鸿愣住,虽然都已互道衷肠,许飞穿越异世之事早已知晓,但这京都护卫自己眼里那真是虎狼之师,虽非劲气能者之敌,但要说不野村乡勇那岂不是太过荒谬。

许飞想想说道:“哥近几日可否带小弟转转这附近口,看看兄弟们刀兵器械,再瞧瞧各位兄弟身手何。有用得小弟浅见之处,说不定能帮众厮斗时减少折损,不知哥意下何。”

惊鸿听自是欢喜异常,当下答道:“许兄弟才,若能此真是门内第好事,要论这劲气能者之数量,能力,咱们江南烟雨楼并不惧那至尊门,甚至还略有优势,可这帮众各个领域皆都欠缺,实实不少亏。待得明日先去关万老爷子口,那里兄弟众多,也是咱们精锐。”

夜无话,第二日两结伴上马去奔那关万口。

此二现已名满天下,微有动作至尊门眼线探子都飞般往来梭,忙不亦乐乎,自不必细说。

不多时便到,此刑乃是江南烟雨楼重要所,帮众奖罚皆此处办理,关万掌管刑,平日里不苟言笑,杀伐分明,部分门都避之不及。

等得进得门来却不见关万出迎,许飞颇为奇怪,这些时日跟随惊鸿各个口巡查,各处主都是远接高迎,这刑次来,关万当真好架子,总门长前来都当做不知。

却见惊鸿对许飞说道:“这关万主常年身体不适,许兄弟与我同前去探望时莫要多言,关主少言寡语不苟言笑,切莫做那戏耍之言。”

原来这几日许飞和惊鸿厮混,平日里调皮诙谐俱都按捺不住冒出来,是以惊鸿早早就做嘱咐。许飞赶紧连连点头。

绕过屋,转入后院,进得门来就闻到股药味,个青色衣衫下属正煎药,床上半躺半卧,此生得丹凤眼卧蚕眉,五柳长髯,与那祭拜关羽塑像却有几分相像,但此面色憔悴,两腮都凹陷下去,床上闭目养神。

惊鸿轻轻摇手制止煎药属下施礼,轻轻走到床前,语调温柔和缓问道:“关哥身体何?”

床上惊,睁眼看是惊鸿总门长和个少年,急急忙忙欲下床行礼,惊鸿急忙拦,说道:“关哥切莫此,咱们兄弟间莫做那客套虚礼。”

哪知道那关万不依不饶,硬是下床深施礼道:“此言差矣,无规矩不成方圆,门长到此理应门恭候,下次断断不可此行事。”言语间颇有申斥之意。

许飞旁边暗暗吐舌头,这惊鸿对此此礼待有加,可见其门里分量。

惊鸿就像是哥哥训斥小弟般,对规矩看得此之重,难怪做得刑主,当真是六亲不认,铁面无私。

就听得惊鸿给关万介绍自己:“这位就是前些日亮马河恶斗魔神吕怖许少侠,少年英雄,以后关哥多多关照。”

许飞连忙上去施礼,见那关万对许飞深深还礼道:“许少侠力拒魔神吕怖,救老友毕胜,吴畏,关某直想拜会少侠,今日见果然英姿勃发,副英雄相貌。”

客套起到屋落座,许飞发现这关万也是通情达理之,只是对规矩看比天还重,又不苟言笑所以畏惧,今日见,倒觉得颇为亲近,看其病体羸弱,便想问个究竟。

当下说道:“关哥这身体病情何?近日长生侯也京城,有他长生劲气定能妙手回春,让关哥康健初。”

没想到这关万苦笑着摇摇头,旁边惊鸿也黯然神伤,关万回道:“前些年长生侯赴京之时,咱们江南烟雨楼就请过尊驾给我这病秧子诊治过,但长生劲气输入良久却泥牛入海,最后侯爷说法是我这病症非是身体有恙,而是因为劲气反噬造成损害,长生劲气也无可奈何。”

惊鸿听到关万说到劲气反噬就把话接过来:“劲气反噬是劲气能者皆不能跳过道天堑,我那调皮妹妹,寒冰劲气有地利之处端厉害,但劲气反噬会体若寒冰,动则场,上次若不是许少侠怕是命都保不住。”

许飞做贼心虚,生怕把体温救之事说出来赶紧打断道:“那关哥是什么劲气反噬?”

惊鸿面色沉重说起关万段往事,原来这关万幼年是贵之家,自由好武,但此异世没有天授劲气只能徒唤奈何。

等到成年凭借万贯家财开始搜索散落民间“万世奇珍”,林林总总搜索甚是繁杂,良莠不齐,真假难辨,都将这关万当成败家纨绔子弟。

幸亏这关家乃是豪商巨贾,经得起这关万折腾,又兼之除对“万世奇珍”心有所属,其他纨绔子弟趋之若鹜吃喝玩乐,眠花宿柳概不碰,所以就由他胡闹。

可是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关家之巨富早已惹得众多窥视之

至尊门下几路高手突然夜闯关家,虽然关家也有高手,但仓促应敌,又寡不敌众,死伤者众。

这关万无有劲气能力,拿出自己收集所谓“万世奇珍”逐个使用却毫无作用,眼看着自己个个倒血泊之中,目眦欲裂,吐血升余。

最后关头,关万自己宝贝堆里摸到把重八十二斤长柄砍刀。因为此物奇重无比,无法把玩,买便丢库中再也不见天日。

这千钧发之际,关万武神附体,张脸平日里白净净,却变得犹红枣般颜色,持此八十二斤长刀犹灯草。

挡住敌,凤目圆睁,当场便有几个敌高手体若筛糠,丧失斗志。关万挥舞长刀,个,将至尊门众多高手皆劈为两段,所向披靡,杀气直冲九霄!

杀尽敌后关万便场,几乎不救,幸亏关家财力雄厚,佐以各种吊命珍贵药材才慢慢康复,此时关家已然和至尊门有血海深仇,向江南烟雨楼求援,这岂能不救。是以这关万便入江南烟雨楼。

入得门来,关万富家子弟习性扫而空,经过劫难后脾气秉性俱都变,循规蹈矩,不苟言笑,门内声望日高,兼之其铁面无私六亲不认,所以做这刑主。

历次江湖战,关万旦出手莫不扭转乾坤,摧枯拉朽。但每次都伤元气,修养需要经年累月,且越发沉重,前几日关万听说吕怖夜袭亮马河定要请战,但上次战身体还未康复,被惊鸿用门长身份下死命令方才制止。

许飞听到这时对这关万颇有同情之意,又想到惊鸿“生灭”剑也有损耗心神之反噬,就开口问道:“生灭剑反噬也是此之重么?”

惊鸿见许飞这么问,微微沉吟,便将属下遣退。对关万说道:“这许兄弟忠肝义胆,说无妨。”

关万慢慢点头。

就听惊鸿说道:“这生灭之剑每次出闸,为兄能力增,反噬也只有月余即刻恢复初,且调养期间战力并不太过受损,但为兄寿命也因此不会太长也就是。”

许飞听惊失色,起身问道:“这话怎么说?”

惊鸿招招手示意许飞坐下,然后缓缓说道:“此生灭剑康复时日太久,门内又是危机四伏,实无法顺其自然慢慢调养,为兄都是用刹那劲气加快自身气血运行,减少修养时间,但刹那劲气此催动,便是为兄寿命快速流逝之象。许兄弟也莫要担心,只要早日打垮这至尊门,为兄此忧自然迎刃而解。”

许飞听热泪盈眶,虽不知何言语,但惊鸿关万眼里,俱都明白许飞片赤诚,真情实意。

见气氛此沉重,惊鸿站起来笑道:“咱们来正事倒给忘,昨日许兄弟说起这帮众厮杀之事体,今日来关哥这刑,就是让许兄弟看看咱们门内精锐,还请关哥把刑兄弟召集起来让许兄弟观。”

关万立刻出门吩咐手下传令各处,只片刻刑宅子江南烟雨楼俱都到齐,可见平日里训练有素。

许飞慢慢踱步队列前走过来走过去,见刑精锐兄弟个个都是壮小伙子,年纪正当年,身强力壮,精神百倍,就像排排小老虎样,心里甚至喜欢,见众只是腰间别各式各样制式不护身单刀,便回头对关万说:“关哥,让他们把军械都佩戴整齐,我好出出主意。”

没想到关万下,回句。

“许兄弟莫要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