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章 住口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57

船家早已恭候多时,秋分时节登岛朝廷主事官员,便江湖上威震一方英雄豪杰,哪里敢怠慢。

乘船过江时只见激流似箭,江水如同烈马蛮牛,东冲西突,到处隐隐若显暗礁,漩涡夹杂其中犹如魔眼。

但见船家举重若轻,时而奋起猛撑,时而随波逐流,在那险要处小船就如同离弦箭一般冲向礁盘,却见那船家只船篙轻轻一点,小船便滴溜溜个旋轻轻巧巧避开。

心里暗想,天地造化异曲同工,看船家四两拨千斤精妙和那武学一脉相承。欲在武学上更上一层楼,还需要时刻在天地间感悟方可。

多时小船靠到码头上,名曰江心岛实则一片激流冲刷而成江心绿洲,方圆数百丈有余,上面建有高宅邸,想那朝廷督建所成,气势宏伟,朱漆门,白墙黑瓦,门口两只巨石狮子。据船家说官府遣派能工巧匠在湖心岛上就地取材雕刻而成。

刚到门口就见前面金光闪烁叮当乱响犬吠止,那金满堂满脸笑容出来,殷勤备至将许让进一间静室落座。

原来此处宅邸金钱帮出资所成,为左右逢源夹缝生存,金满堂也算本钱,只要出钱处必有其身影。

金满堂点头哈腰让许安心歇息,说待得江湖各门派都聚齐便来相请到厅落座。然后即刻告辞丁零当啷出门迎来送往去

间静室离宅子远,二闲坐无聊将送来瓜果小食吃个干净,更加没事可做,年纪比许还要小上两岁,耐住寂寞走到静室雕花格子窗户向外观看。

突然对许说:“小快来快来,至尊门竟然遣派来!”许身份非同小可,快步走到窗前透过雕花格子向外张望。

只见金满堂点头哈腰迎进来两,都知多年纪,皆满头银发却面色红润,皮肤光泽,称得起鹤发童颜。

左边位白净面皮,一副高高在上凛然可侵犯气势,走起路来旁若无,金满堂客套话一句也回,鼻孔朝天走路模样。

右边位面色略黑,阴沉着脸,像就欠他二百吊钱一般。一直低着头走路,看时头抬起只眼睛上翻,阴森森让反感。

金满堂满脸谄媚态,奔前跑后将让进内院。

就听轻声说道:“至尊门用道家神仙排位区分等级,至尊门里三官帝中天官地官,还有个水官据说死在我手里。”

一听为疑惑,过年方十七岁,如何杀得至尊门物。更何况方才言语据说死在自己手中,难道敌死在自己手里还要据别所言成?

也知自己话让困惑解,继续解释道:“三官帝要论起来身份还要在天王上,些我也特别解,且,回去哥再和你细说。我只知道天官掌管至尊门内职位升迁,地官掌管职位贬降,而水官掌管至尊门里杀伐事。”

“多年前我还未曾记事,哥也只个少年,关万山叔护我们一家赶往京都。走水路,忽闻得旁边船上有惨叫救命,关叔侠义心肠,当即持宝刀跃上船去,可那时他刚刚经过一场战,身体还没康复,遇到偏偏就三官水官。”

在现场也感同身受紧张起来,就听继续说道:“原来那水官正在屠杀一门内犯错,还要灭他满门,本来此事至尊门私事,可水官嗜杀成性,竟欲把关哥和我在船上一同杀。”

“二当即动起手来,关叔神勇无敌,占上风,可连日战身体损耗太,将将获胜却吐血倒地。水官却杀关叔,跃过船来想在关叔面前将我杀。”

听到此处,虽然活生生站在面前,手心里却已冷汗。

顿说道:“就在水官下手际,我顿悟天道,将水官冻成冰雕,关叔奋起余威将其劈碎。前些日小那至尊门左使屠仁寿便水官儿子。”

一听原来三官帝水官父子都死在和自己手上,而对方既然称为三官帝,天官地官与其自然交情莫逆,看来次盛会定要百般留心才。当下宽慰几句,俩少年,烦闷忧愁转眼就忘,就在雕花木格后面偷看金满堂迎接各路英雄豪杰。

就看金满堂跑前跑后忙亦乐乎,迎进来一女子,身材高,二十多岁年纪,身材丰润妖娆,美目流盼,眼神灵动,桃腮带笑,声音甜腻。此女一开口说话许由得心里一动,在奇珍洞里那织女阁门长夏爱青声音么,由得愣珂珂盯视起来。

忽听耳边一冷冷声音道:“小原来此等样,看见个女子便呆若木鸡,回头定与哥细说。”

赶忙解释自己在奇珍洞内与夏爱青联手拒敌事,发现声音酷似故多看几眼云云,解释还好,听此话生起气来。一言发,门外经过各路英雄都和许

尴尬,颇觉得度日如年,只得各自回座位坐,喝那茶水。知过多久,只见得金满堂敲门进来说道:“二位贵宾,江湖各小门派英雄俱都到齐,烦请到厅落座,共商江湖亲善事体。”

跟随金满堂来到厅,发现宅子中间厅巨空旷,类似宫殿一般结构,最上方有几层高高台阶,端放一把华丽装饰靠背椅子。台阶下面分为左右两厢分放座椅,俱都名贵木材所制。

被让到紧靠台阶第一排右边桌椅落座,多时金满堂又将至尊门天官地官请来在许对面坐好。

小声道:“你看金满堂最后请至尊门,来就可以议事用等候,越小门派越早早被请来等天下英雄,金满堂市侩很呢,尤其把至尊门当做最尊贵宾客,可恶。”

以为然,毕竟自己和年纪尚幼,对面坐鹤发童颜,自该当礼让。只听得金满堂高声说道:“天下英雄汇聚一堂,有请朝廷天官。”

话音未落,只见厅外前呼后拥进来一,其一脸酒色气,身材臃肿一身官服,也看众径直走上台阶落座,金满堂又喊到:“议事开始。”

只见高处悬挂一副巨壁毯打开,上面一副巨地形图,上面各色图块标注密密麻麻何含义。

那肥官员站起说道:“江湖纷争无利于国民,故每年在上诸位英雄各陈利害,将互相利益商量妥当,莫要做那厮杀恶斗,有何想法尽可在天下英雄面前诉说,以理服,以德服便。”

说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言金满堂赶忙又将官员话语声重复一遍,厅广阔,官员肥胖说起话来上气接下气,离得远确实也没几明白。

一时间厅鸦雀无声,许什么进程,什么礼数也多言,果然至尊门天官帝先发话。

“今日聚会,有一事请天下英雄做评,我对面坐便江南烟雨楼代表,又万世门无字碑谒语中天下浩劫祸根,试问江南烟雨楼意欲何为,难道视天下英雄于无物么。”

此话言中要害,而且鼓动天下英雄与江南烟雨楼为敌,甚老道狠辣,若等少年自行回答必张口结舌,但此事形势惊鸿早已预知,想好对策细细与许

故许当即回道“此言差矣,谒语晦暗明,自古以来无能参透玄机,岂能凭借只言片语如此定论,今日妨将江南烟雨楼参悟语句说与在座各位,末一句乃解铃换需系铃,我许浩劫祸根,说天下还需我来扭转乾坤,挽狂澜于既倒,扶将倾呢。”

此话若自己说岂能有相信,可次许代表江南烟雨楼,名号也所谓代门长,此话一出,落地生根,用实力说出话语,无一信服。

天官帝见吃瘪,颇为恼怒,声说道:“就算天下浩劫根源,可你乳臭未干黄毛小子有什么能耐居然代表惊鸿来与会。旁边那个丫头更胎毛未退,你们来做那青梅竹马,过家家玩耍活计么,哈哈哈哈。”

几句话语带羞辱意,在天下英雄面前就要让江南烟雨楼蒙羞。又辱及岂能善罢甘休。拍案而起喝一声:

“老匹夫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