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静潭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73

这摩天岭乃绵延千里芒砀一段,巍巍荡荡,雄伟险峻,这摩天岭这一段虽高,但乃芒砀脉南北向最薄一段,所以成了南北往来

走峡谷通路宽阔,地势平坦。骡马驮子并排七八匹都行得开,但曲折婉转需要两日方能穿过脉进入平原。这都货商驮队行,寻常人赶时日脚程路。

如果翻越岭,摩云岭虽高,但坡度缓和,一日就能越过,路众多,也无什么登高越险之苦。路也修缮平整坚实,熟悉路和赶脚程,再或者无有骡马累赘大都选择此路。

峡谷虽然路宽但仅有一条路,且两边势夹塞,易于中伏,翻越岭马匹,但二人马匹已有江南烟雨楼人处置,二人自然选择捷径。

二人当寻了一条僻静路开始登多时便有江南烟雨楼门人传递消息,前面已有好手和至尊门伏兵相持对峙,请改为别,如此三番五次却也无有敌踪出没。

禁暗暗赞叹,这江南烟雨楼果然了得,敌人伏兵尽皆知晓,自己走顺顺当当,全无阻碍。却疑神疑鬼,手持窝弩探视,许心里好笑,自己耳目聪慧,如有敌人也几十丈便能听到响动,哪里用得着如此,但也便相劝,由他去吧。

行到午间时分,二人已经接近顶峰,这还照顾脚程刻意慢行,想那平日锦衣玉食,哪里吃得这双腿爬之苦,以前就算踏青拜庙也必雇了滑竿小轿。早就叫苦迭,所以走走停停。

越过顶峰开始路,还无有敌踪,只偶尔有门内兄弟送信指明路,一路平平安安,二人由得放心来。

多远却闻水声轰鸣,转过路豁然开朗,前面云雾缭绕,氤氲叆叇,迎面一巨大瀑布映入眼帘,艳阳高照,彩虹时隐时现,云雾将半个峰都笼罩在云里,景色让人心旷神怡。

路行多时便到了瀑布冲击潭,路从潭水边上蜿蜒而,水雾将那台阶尽数沁湿,隐隐一层淡绿色青苔,如碧玉铺就路一般。

二人接近潭水,瀑布冲击水雾弥漫衣衫都沾了一层潮湿细珠。望这天然画卷般瑰丽景色又起了诗兴,当缓缓吟

“日照香炉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流直三千尺~”

在旁边实在憋住了,这诗词你若知还好,如若知晓,别人吟诵接上一句实实难能,许本来就性格轻佻浮躁,然内功也会进展如此缓慢。

听那吟到最后一句当扯了嗓子接:“疑银河落九天~”

吟罢,许左手曲在胸前,右手学那儒样子背在背后,挺胸叠肚,脸上半得意半偷笑神情。

闻得许吟得此句,便如同遭了万钧雷霆劈了一般,乜呆呆发愣,双眼望向许禁流泪来,眼神中充满了激动,惋惜,惊讶,兴奋神采。

偷眼观瞧,心里“突”打起鼓来,刚才知乃见景情,当场作诗吟诵,但异世差别让自己这毛头小子提前知晓,本来就突发奇想兴之所至,想来一回恶作剧,没想到突然如此模样,心里禁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了起来。

正忐忑间,就见紧走两步到了近前,一把就把许手紧紧攥在手里,双手用力上摇动,眼泪扑簌簌掉了来。许三魂七魄吓了一半,正为何如此,就听得声带哽咽

“知音,知心!少侠武能上马安天,没想到文亦提笔定乾坤,适才少侠银河落九天,和我心中所想一般无二,就如同少侠与我异躯同心,知音啊知音。今在这天炉峰诗文会友与少侠心意相通,幸哉”

双手紧紧攥住自己左手,一边泪珠涟涟,一边遣词造句,用最华丽词藻,最珠零锦粲语句来夸赞自己,情知这次算惹出祸事来了,只能推脱含糊说自己一时兴起,偶发奇想云云,半晌才慢慢平复来。

心内暗想,这记得三言五语诗文就到异世招摇撞市,各种显摆当真人做事,就这一次起了戏耍之心都觉得脸上发烧,愧疚难当。

听得某些京城文人,凭借自己先知大文豪新诗便利,跑到乡间招摇撞骗,实属可恶至极,往后自己断断能如此行事。

二人观赏完瀑布景色,顺着布满青苔石阶盘曲折,从瀑布积水潭向脚蜿蜒顺势流淌化成一条溪水。

水路分为九湾,每一处大曲折都有一处积水潭,分为九水九潭,皆有雅致名称。春如笑,江如画,虽初秋但毫无萧瑟之意,如踏青赏春般让人心旷神怡。

二人步履轻快,觉已然来到脚,九水最后一个静潭名曰“清凉潭”,因此处竹林高大茂密,将这潭水笼罩其内,终日见阳光,故潭水清澈,冰凉沁骨,哪怕盛夏正午时分也清凉如故,故此得名。

初秋时节天气还颇为燥热,二人一路匆忙,加之已经到了脚,摩天岭这个险地已然翻过,心情放松之便到这水潭处歇息,缓解这身体燥热,平复焦虑忐忑心情。

二人在潭边一处凉亭坐,闲聊乘凉,许心中疑惑多日,今日便要入京能再闷在心里,向问到:“有一事明还请爷多多提点,那日至尊门护法皆称我为魔首,本以为正邪两立,没放在心上,但楚楚,楚惊鸿皆以此称呼知何故?”

:“此必与那几十年一次无字碑谒语密切相关,如今知这谒语内容无从谈起,这谒语除了像至尊门和江南烟雨楼之庞大势力,就朝廷才有能力知晓内容,万世之门有代代传承之人守护,地位尊贵,劲气精妙,且其族群问世事,从树敌,所以寻常人得到内容,庞大势力者也招惹,相安无事。”

“而今之计,少侠当放心结,既然楚惊鸿门盛情相邀,进京后必能水落石出。”

听了虽然没有解惑,但心还安了。

就看从革囊拿出一个窝弩仔细打量,翻来覆去观看研究。许问到:“爷对此有何见解?在对此颇只一二,这兵刃军械暗器以往接触甚多,镖局采买此类用具我都要跟随把关品质呢”

知许镖局什么物件,此类话语听了少也做细究,当:“这等物件世间无人看得明白,更别提仿制修缮,少侠如果有此能耐确为大才,此物寻常人拿在手里便能突袭伤人,需劲气,用近身搏命,实属精巧无比。”

:“此种窝弩确实常人所用之物,用习得技艺便能操控,且开弦以后瞄准需要持续用力拉弦,短距离精度和杀伤都可堪一用。”

羡慕:“少侠但神勇无敌兼文采斐然,这等器械机巧也大家,实在天赋异禀,奇才,大才,知少侠对其操控使用可否精通?”

笑了笑,接过窝弩上看了看,调整了位置,将弓弦拉开,从革囊抽出一只弩箭搭上,四寻了寻。就见三十余步左侧峭壁处有一红果树,初秋时分果子还青色,只有树梢能见太阳一枚变成浅红色。许回头向指点红果位置,轻笑一声:“爷且看仔细了。”

略略一喵,“嗖”一声,弩箭已将这红果射粉碎。一见连连拍手“果然精妙果然精妙!”

就在两人言谈笑语间,许忽然空气一片冰凉,假思索携一跃跳出凉亭。却觉得手上分量一轻,手上窝弩已经断为两截,切面如快刀削过一般。

敌袭!

抽刀在手,示意速速远离,凝神对敌。方才许只觉得空气里突然一阵凉意,略有气流扰动感觉就一跃而出,如果稍微慢上一慢,反应再迟上一迟怕窝弩了,敌人如何偷袭,用什么劲气却得而知。

目光电光火石般四一扫并无什么异常,只地上湿了一片。难刚才凉意这水气侵蚀?区区柔水如何有这威力?

正在想着,就见水潭“嘶嘶”几声轻响,几片水就如透明圆月弯刀如而至!许看准来势,伏低纵高闪过,最后一片已电般射到,只得用玄铁单刀顺着水片一招“风卷残云”想要拨将出去,却曾料想,水片根本挡无可挡,“扑”一声许已经中了一击,当血花四溅,就如同被快刀斩中,幸亏刚才拨了一拨,然现在怕已受重伤。

就见水潭里慢慢凸起一股水柱化为人形,颤颤巍巍,游动定看清五官相貌,突然水人发出了犹如溺水之人临死前含糊嚎叫。

“自行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