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曹操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652

操?!”

“难道是小兄弟的旧相识?”老丈疑惑的问。

“没尴尬的连连否认,心里暗想,我这来时兴所至读首观沧海,这院子主人就偏偏叫操,可惜私塾时不甚用功,背不过长篇大论,不然说什么也得背个前后出师表啥的,诸葛孔明在,还不万事顺遂。

心里暗暗嘀咕,就听老丈在门外呼喊,“操,操。”

“哪位高邻?来”随着声浑厚苍劲却又不失亲切温和的声音,门开

大门门分左右,细眼长须,身高七尺,五十出头样子的人走出来,长须和头发样黑黑的,细细的眼睛闪露出放荡不羁又充满智慧的光,虽然只是在家门口迎接熟悉邻居,但几步行来龙行虎步,气宇轩昂,举手投足神明英发。

非常人也。

心里暗暗的想。

番客套大家进入堂屋落座,长生侯又把套游历山水,寻古人心迹,踏先人足迹游学阅历的鬼话说将出来,以重酬劳烦做个向导。

这细眼长须人听罢微微沉吟道:“路极其凶险,这些年更是无人行过,我是多年前为采摘种叫做彼岸花的药材走过几次,这彼岸花据说都是开在阴阳相接处,人迹越是罕至才望采摘得到,也是为家中老父病情不得不冒风险。”

“钱财相酬事尽可作罢,近年药材消耗的所剩无几,今年确是为这彼岸花正欲动身,二位如果担得这沉重,便与某同行就是。”

二人听大喜过望,长生侯连忙道:“多谢兄,我身边这位小兄弟身手得,纵高爬低檐走壁如履平地,若是彼岸花生在险峻难攀处,尽可让这小兄弟大显身手,必是得力强助。”

听气的心里暗骂,这长生侯果然十分滑头,慷他人慨,做顺水人情倒是豪迈慷慨的紧。待到翻山越岭险要处,倒要看你体若筛糠的样子。

众人拍即合,言谈甚欢,晚间就在这家庄院吃饭,虽是偏远渔村,但这宅里,火腿,腊肉,熏肠却备得,加以时令菜蔬,新奇海鲜甚是丰盛。

可见其人财力不俗,次日清晨三人起个大早,将行李衣服,抓钩绳索,干肉馕饼俱都备三份,三人辞别村民,向北方丛山峻岭路行去。

向北走不出几十里山路果然山势陡变,怪石嶙峋,悬崖交错参差如同狼牙犬齿,道路更是时时无,植被也渐渐稀少起来,莫说人迹罕至,便是山狼野兔都无处寻觅。

日走出三十余里长生侯便长吁短叹报怨不止,只得歇。比较幸运的是采摘到朵彼岸花,花生得如梦似幻,如同不是世间般。

不等他人琢磨如何用钩爪攀缘,施展轻功似猿猴般,几个纵跳起落,手勾脚踏便把这彼岸花按照嘱咐连根轻轻取出,然后顺岩壁似滑落下般,轻轻落下。

二人大为惊叹,视为神技,也暗暗得意,偷眼观看,长生侯居然也是副意得志满的样子,就如这彼岸花是他采摘下来的般无二,心里不由得暗暗恼火。

夜间三人寻处避风处升起篝火,只见操从行李里拿出架子,银质水壶,还包茶叶。慢条斯理的烧水煮茶,便是在这丛山峻岭,穷山恶水处,其人还是么从容不迫,怡然自得。三人喝着热腾腾的茶汤,闲聊起来。

长生侯愣珂珂望着这丛山峻岭,不知是日间累的不做他想,还是在想些什么千古流芳的诗句,暗暗想,等险峻山势,莫要催逼长生侯吟出蜀道难来才好。

千古名诗在这种江湖子弟看来诘屈聱牙,好多字认得艰难,当初私塾没少吃老师的苦头,想起来便是头疼。

就听得操问到:“小兄弟对下大势如何看。”

心里打个突,不知为何对自己个毛头小子问出如话来,回道:“下大势我等常人哪里懂得,愿听兄高见。”

操淡淡的说:“下兴亡匹夫责,小兄弟莫要自谦,凡事逃不开杀伐,取舍,无非是孰轻孰重尔,人人皆心内尺度。”

头雾水,只能继续听下去。

“欲成大事不拘小节,欲乘大势必人才相佐,不拘格,唯才是用,平常人却做君子防,凡事定要谦谦君子去做,岂不知君子应规蹈矩多半是不成事的。”

这几句话倒是听进去,立刻回道:“言差矣,若做事人都是些恶人,这下大势若落在等手里,岂不是下大乱。”

操笑笑道:“我问,少侠可否应答?”点头。

操缓缓道:“假镇,数人感染恶疾,近者皆会病死,少侠如何处置?”

摸头道:“将这些人妥善安排到偏僻所在,给予衣食药物就是。”

操道:“如这数人救无可救,且日日增多感染恶疾病死数,又当如何?”

挠头道:“这个…这个…不知何高见。”

操朗声道:“做大事不拘小节,镇可比下,欲救万民水火,当行大丈夫雷霆手段,莫做惺惺作态妇人仁。”

等恶疾救无可救,当杀以除后患!”

瞠目结舌,半晌无言。

操又道:“少侠愿做杀戮人否?”

连连摇头:“都是无辜人,这哪里下得去手。”

操哈哈大笑:“杀戮病患人明明是救全镇百姓,却落得下骂名,是否道?”

被问的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呆半晌道:“番高见确是无可辩驳,但某心里总是惴惴不安,待我想上想再回兄。”

操望着缓缓的点点头。

夜无话,次日三人收拾行囊继续赶路,昨夜疑问直无答案,行路话也少,默默赶路,长生侯倒是与操谈说地没片刻停顿,不知不觉谈到诗文。

长生侯道:“当日与少侠行至东海,少侠吟诵观沧海,诗雄浑壮丽,慷慨悲凉,非英雄不能为也。但谁人写就却不得而知,当年我也察访探寻日久,却毫无头绪,只知源头乃是从东海传遍下。生如幸遇到人,才不枉生与诗文结缘啊。”

没想到操回道:“乃吾陈年旧作,感而发。”

长生侯大为惊诧,连忙道:“话当真!幸甚幸甚!今能与会当真是生无憾矣。”

操却摇摇头道:“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良谋,包藏宇宙机,吞吐志也,诗文歌赋兴所至时歌以咏志足矣,切莫本末倒置。”

话对长生侯如看重诗文颇轻视意,大丈夫该把自己的志向放的更为高远。可长生侯听不但不气恼反而更加欣喜道:“果然大丈夫,奇男子,诗气吞地非兄这等人不能为也,幸会,幸会。”

二人谈论都没听进去,操,观沧海,这不是才怪,这事只是略略的扰乱下心绪,自己的心思还在昨日的问题上。

十余自不必细说,日正行间操向二人言道:“前面过线就到京城的后山龙虎山,辛苦这些时日终究是到。”二人听也是欣喜异常。

正行间前面壁立万仞,处悬崖挡在面前,四处也无去路,又行段路程才发现这悬崖极其细微隐隐约约的石梯,说是石梯,其实就是在道直达崖顶的岩缝两侧,浅浅的分布些脚踩手扣的浅坑。

长生侯见登时没言语,操道:“处名唤线,乃必经路,我先攀缘而上,小兄弟身手得,等我上到崖顶再跟上,然后放下绳索,二人携力将这位仁兄拖拽而上即可。”

当下准备好绳索钢勾应攀山用具,手脚并用顺这线攀缘而上,其身手矫健敏捷,绝不像五十出头的年纪,不多时已登至崖顶。

也不用登山器物,艺高人胆大,手脚并用似猿猴般向上攀登,距离崖顶还十几丈,忽听得崖顶操大声发问:“下大势少侠如何决断!”

正在全神贯注于登攀上,被突然发问,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心声脱口而出:“无辜良善人绝不可弃,滥杀暴戾理难容!”其声若滚滚春雷乍响,回荡在这奇峰峻岭间。

操听身子微微晃晃,叹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唉,可惜,可叹。”

快似猿猴般离崖顶只数丈距,脸上惋惜的神情渐渐淡去,气吞下的英雄霸气浮现出来。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就见操在崖顶大喝声:“吾乃至尊门操,今日领教少侠劲气精妙!”

“东临碣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