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章 解铃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91

弹指六十刹那,刹那分九百灭,念灭是为短暂,命灭时更为短暂。

白光耀目,如日照中天,楚腰间灭”剑出闸!

剑身完全看不样样貌形状,只细细道白光闪耀,略挥动“嗡嗡”空气扰动震慑心魂,就好似将太阳取下条安了剑柄。

剑在手,楚整个突然发了变化,刚才已经卓越不凡神采更是上了个境界,整个都显露出无法战胜信心和能量!

刹那灭!光剑在楚手里微微挥动,这瞬斩出了多少剑?剑?十剑?百剑?千剑?万剑?!伴随嗡嗡作响气流扰动与片耀眼夺目白光谁也无法分辨。

身体扭曲了极致,几乎辨认不出是体形状雷选飞,就如张丑陋不堪肉网头扑进了烈日里,又像是只飞蛾愚蠢撞进灯火,没知道这个鬼怪,这只飞蛾去了哪里,只略带焦糊味空气提醒世他去是地狱冥府。

火,铺天盖地了。火云邪神将火焰隐藏在雷选飞这张肉网背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雷选飞绞杀楚瞬间,火云邪神这炼狱地火就要将二同烧灼成不可分扭曲残渣!

而那黑寡妇王珠早已隐身在街市酒楼大堂粗柱后,将那水火不侵,肉眼难辨,硬韧如钢劲气蛛网分为三层紧随火焰后兜割楚

前后左右上下各各个方向只要处没,劲气蛛网就会像渔网兜嫩豆腐样把切成碎块,在这肉网火焰连环攻击后,更无法辨认这细若游丝难以察觉致命陷阱!

黑色丑陋如破烂肉网雷选飞已被“灭”瞬息万剑灰飞烟灭,血红色烈焰已经充满了楚整个视野,不管任何方向都无退路。

但楚只是伸出自己左手虚空抓,漫天血红色烈焰“倏”倒飞回火云邪神毛奔身上,且好像个看不见透明球体将烈焰和毛奔起压缩再压缩!

凄厉惨绝叫声在这个越来越小火球里发出,里面只团黑漆漆东西蠕动扭曲,可这烈焰散去气劲也不熄灭,无情灼烧着这用火杀无数地狱恶魔,弄刀者刀下死弄剑者剑下亡!

黑寡妇王珠躲在街市拐角家酒店粗柱后,劲气蛛丝七拐八绕连在手指尖,大道上三层蛛网正在急剧收缩,即便楚再英雄盖世,破这三层天罗地网也需要时间,而自己击不中即刻断去劲气隐匿入群混杂处。

忽然王珠看缕细细阳光,这阳光是从自己前胸射出来,温和,笔直,王珠都能看在这缕阳光中慢慢飘荡尘土微粒。

脸上淡淡笑着,缓缓走向掠阵飞,长侯也脸宽慰走了过来,王珠慢慢从柱子上滑落,坐在地上,眼睛充满了疑惑,惧,已经没了气息。

原来这楚瞬息间连破三层天罗地网,顺延气劲走向寻珠藏匿处,剑连带柱透刺而过,倏忽来去,再缓步走向飞,王珠还未能明白怎么回事。

这“灭”万世奇珍,切金断玉削铁如泥,杀不见血,伤口都是被烈日灼烧过样。故王珠死前能看自己胸口透光奇景。

飞兴高采烈迎向楚:“楚门长果然盖世英雄!刚才那几个强敌绝非善类,却被楚门长举手投足间灰飞烟灭,叹为观止,刚才那手逼回烈焰手法怎么和楚门长往日劲气略不同?”

底年纪尚轻,想什么变顺口说了。

点点头:“少侠心思缜密,洞若观火,我未得此万世奇珍前江湖称我为弹指刹那,得了这剑后便称我为刹那灭,由此可见我这虚名皆是因此剑所赐。”

脸迷惑就继续说道:“此剑并无剑鞘,其剑柄也是其他流传此世奇珍残件拼接而成,只是为了符合楚某用法习惯而已,此剑原貌仅细弱剑柄,巧妙机簧,触剑身即出,挡者披靡,当日为了研究此万世奇珍伤了好几个门内才。”

顿了顿又给飞解释道:“楚某平日凭借这刹那劲气,将速度提升后,反应,力量,眼神,精准都急剧提升,那王气劲蛛网在我眼里犹如小儿绊腿细绳恶作剧般,举手可破,可旦这剑出闸,楚某就觉得如剑仙附体,且能隔空控物随心所欲,刚才就是用此其道还治其杀了那火云邪神,只是每次灭出闸都会大耗心神,需要修养久,故轻易不用此奇珍。”

飞听得心旷神怡,赶紧说道:“楚门长不用这灭剑已是天下无敌,此物只是给锦上添花而已。”

客套说笑间,已众多统穿戴青色劲装在打扫当街,救助伤者,也同样穿黑色劲装清理遗骸,只不过片刻大街上又平复如常,像是刚才凶杀恶斗都没发样。

道:“天子脚下,这面子上过场还是要,至尊门江南烟雨楼恶斗后自帮内属众清理现场,救助无辜,打点官府。只要是不闹那庙堂皇宫去,朝廷也就视若无睹,坐山观虎斗尔。”

穿过大道,拐入小巷,此小巷外窄内宽,越走越是宽敞,了底部是处宅子,门外种各式花草,虽在秋季还是欣欣向荣。

对二说道:“此处是门内处堂口,名曰百花巷,如了春夏时节这里百花齐放,是京都闹中取静个好去处,此地离各个堂口距离相仿,故楚某在此居中策应各路堂口比较方便快捷。二位先安顿在此。”

听楚居然把自己安排自己住处,心明白这是对二信任和重视,心里暖洋洋

进得堂来安排了住处,都是清幽小院,床铺整洁,窗明几净,桌上鲜花插就花瓶点缀,看得出是经过了番细心打扫和布置。

了掌灯时分,众用罢了晚饭,挑灯夜谈,飞对自己来历直颇为困惑,此时已遇了正主,不得不问,于是坦言道:

直困惑于心,今日不得不说,来此实属偶然,不知因何而来,不知此世此地风土情,尤其这劲气更是自幼都无从耳闻,都以魔首称呼某,都大义凛然欲得而诛,还请楚门长答疑解惑才好。”

番话肺腑言,真情实意溢于言表。楚点了点头说道

少侠不问起也要详细与你说来,说起你来历定然是这万世门,此门乃是天下众多万世奇珍,诡异莫名源头,几十年无字碑谒语我已尽数请门内劲气能者研读,因需承上启下故,每认得天书文字需与同句几研读商讨才能顿悟。最后只门主掌握这残缺不全全文,也是怕这谒语传世间徒增百姓惶恐。”

飞连忙问:“这谒语全文能否说与在下?绝不外传请门主放心。”

笑道:“少侠我岂能不信,这天书文字浩如烟海,劲气能者又数稀少,故此只能知半解揣摩,少侠名讳这句江南烟雨楼就无法研读透彻,但也看得出是指正主名讳名称,后面说更是如在云里雾里,大致诗句能看得清楚只松柏浮云寻长,这应该是指明了少侠出现地点”

“后面只片段文字,但能看出名讳正主会变成天下浩劫源头,至于因何而变,却不得而知,请少侠共举大业是因为谒语最后句非常清楚,江南烟雨楼劲气能者恰好凑齐,译解铃还需系铃这句。”

飞心里动,解铃还须系铃?难道自己虽然是天下浩劫根源也是解除浩劫钥匙?心里胡思乱想间就听楚继续说了下去。

“此句话门内争议颇大,知这万世此世间物都是身不由己,但活还是记载次,既然尚无定论就滥加杀戮,与那至尊门魔王又什么分别,最后还解铃还须系铃提示,如若杀了岂不是把解除祸根手段都断了,所以楚某自作主张请少侠入京,只是门内分歧甚重,耽误了几日方才达成共识,故少侠此间凶险频,楚某深愧疚。”

飞心里百感交集,自己担负了莫大罪名,这楚却因违侠义力排众议,自己定要寻出那解铃法,切莫辜负了楚番盛情。

又想起葬在龙虎山上天王曹操,此代枭雄也是冒天下大不韪,欲与自己共做天动地伟业。

识英雄重英雄,自己真是英雄么?值得这些风云物青眼加么?飞感自己身上重担分量,感受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单纯快乐江湖少年了。

正说话间,下属进门禀报

“吕布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