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章 恭候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91

“吾梦中好杀!!!”

梦中?如梦似幻?梦中杀

猛咬舌尖喷出口血来,大喝声:“破!!!”

星光褪去,宇宙踪,自己还是攀在岩缝之上,身体身上伤患起迸发,殷红鲜血顺岩缝滴滴答答摔下悬崖。

长生侯眼里只隐隐约约听到上面喊了句什么,接着本来轻似猿猴攀山就此动不动,然后殷红鲜血滴滴答答摔落下来,把岩壁都染红了。却可奈何。

用了最后力气奋力攀上崖顶,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惊觉曹操仰面倒在地上,吐出鲜血把胡须胸口都打湿了。

原来曹操劲气名曰“吾梦中好杀”此等劲气需要使用彼岸花这种极其罕见奇花做引,劲气到处周围百丈之皆会进入梦乡幻境,入了幻境便能使用几乎“观沧海”劲气,操控观沧海诗句里奇术。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但如若敌破除幻术,这“观沧海”种种气劲就会立刻反噬自身,如今凭借穿越时预知知识加上自己突破常境界劲气与聪慧,终于破解了这劲气。苦战,惨胜,但终归是胜了。

盘膝打坐稍微恢复了下内息,然后点了曹操几个要穴帮忙止血,只听曹操说到:“小兄弟莫要忙了,我劲气被破反噬自身,断断不能活了,今日败心服口服,大丈夫平生抱负死得其所,憾矣。”

看着这濒死之了自己处世之道了自己平生抱负,终于走到了尽头。百感交集,欲言又止。

曹操缓了缓又说道:“曹某此生本想澄清环宇,扫荡宵小,这至尊门良莠不齐,如那白常铜金刚邓中甲之流,视刀尔,秦川燕山视友也,平下不拘格不拘小节方能成事,至尊门派系林立,欲改换地可惜功败垂成。”说着说着又吐了口鲜血。

赶忙手按曹操背心,勉力输送内力,曹操缓了口气继续说道:“至尊门最残暴便是那董王,其他二王都在西南,东北边陲主持大局,暂且不说,这董王残暴凶恶,嗜杀成性,且坐镇都势力庞大,本想联合各路势力取其性命,将至尊门导入正轨,现在看来需要小兄弟你多费心了,此不除下不安。”

听到下不安四个字,疑惑说:“都说我是那下浩劫之根源,难道这董王更甚?”

曹操声音越来越低,轻声道:“据传三百年前万世之门传来异物,知晓其用法机巧,材质诡异,当年谒语也是指明其下浩劫之根源,但谒语也提到此物乃万世奇珍之极致,威力穷,灭亿万生灵瞬息之间…”

赶紧又催动自己所剩内力,给曹操勉力提了口气,曹操恍惚间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时日多,继续说道:

“于是当年朝廷就起了贪心,没将其投到荒烟,或深海大湖,而是奇货可居打算以此安定下,扫灭反叛。”

“结果…之裂,亿万生灵瞬间而亡,知晓所何故,从此以后,谒语所指胆敢逆行,但曹某偏不信邪,谒语本就晦涩难懂,遇艰险难明之事便心生怯懦味从之,非丈夫所。”

心里酸,方才明白,这曹操邀自己共图大业施展抱负,原是背负了与重担。

只听曹操又道:“谒语之谜需当穷解方能审时度势,知半解管中窥豹便暴殄物愚者所,小兄弟这次入当诛杀董贼,以平下之患。”

心里暗想,自己下浩劫之源去诛杀下心腹之患,不知前程如何,世又会如何看待自己所?但看到曹操已然进入弥留之际,当下回道:“曹兄放心,董贼伏诛之日当以其头祭,再与曹兄谈论下之势。”

曹操微微笑了笑,用最后气力从怀里拿出个小小玉盒,对道:“这是小兄弟采摘彼岸花,物归原主,留个念想。”

然后只听得细若游丝,几不可闻声音吟诵道:

“神龟虽寿,犹竟时。

腾蛇乘雾,终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声音和气息终归平静,代枭雄尘归尘,土归土。百感交集,时间胸内股郁闷之气难平,仰长啸!边落叶,崖崩碎石,之动情。

长生侯在下面急得抓耳挠腮,先是突然在陡崖攀缘时静止不动,然后鲜血淋漓而下,良久又突然攀上崖顶,良久又是声长啸。急得五内俱焚。

又过了久,崖顶垂下根粗绳,绳头系布条,留下二字“楚楚”长生侯这才心里定了,知崖顶是疑。

将那粗绳牢牢拴在腰上,连拽三下以示准备妥当,慢慢自己被点拉拽上去,快到崖顶时,看到受伤喷洒鲜血真是触目惊心。

再过数丈到了崖顶眼就看到倒地死去曹操,虽不知始末缘由,也猜了个八九成,又将事情说了遍,长生侯也不禁长吁短叹,慨叹世事常起来。

将曹操葬在处隐秘之地,等待以后机会再给与这位当世枭雄应长眠之所。

本来油尽灯枯受伤极重,但在长生侯几能起死回生劲气下,很快就恢复如初。但被最后星光攒射是用来折射部分伤害,被伤害三魂七魄还需要慢慢调养。

顺山脉继续前行,此处已离城依傍龙虎山不远,地势也已平缓了多。行了日便在山岭远远望见城池。

看那雄关如铁,虎踞龙盘,正是清晨时分,炊烟和晨雾将都隐隐绰绰笼罩了起来,看不到边际,历经艰险之后长生侯终于到了都。

但此地更是庙堂江湖势力权利斗争漩涡核心,此去是凶是吉,是福是祸又谁能说清楚。

这至尊门庙堂之上暂时占了优势,凭借着暂时权利更迭,动用官府力量把前往道路截断,打击摧毁江南烟雨楼各处势力,不知意欲何搜捕

城后山需经奇峰峻岭羊肠古道,常年需彼岸花做引王把守,自认更是万失,却不知武学劲气都是日千里,闯过关隘直达城。

当时转去山脉险路之前,金算钱财二位曾经告知,到了城后山自门内接应,却不知何接应,如何接应,事到临头也什么主意,只能走步算步,缓缓向城行去。

待得出了山路进入官道,本以烟颇多,却没想到如同山路般,路上几乎没什么行

长生侯对言道:“这城后门除进山之,便是朝廷调兵遣将绕行才会经过,而这龙虎山除了城附近山势平缓,其他所在都是难以逾越之地,故也就是都百姓踏青赏春,还樵夫药农方才行走,看不出什么都繁华。”

以前走镖也是走南闯北去过些大城,颇兴致问长生侯:“此都从远处观看雄关漫道,气势宏伟,不知多少口?甚好玩好吃去处?”

长生侯笑道:“我这长生劲气名声在外,皇亲国戚皆耳闻,当年治过几个皇亲国戚,位极臣之官员,这个千户侯虚衔便是因此而来,城是来过数次颇了解。”

“这口稠密,足数十万之巨,加上二十万禁军,守卫皇城皇帝万龙虎军足足近百万,都繁华,酒楼歌坊星罗棋布,三教九流汇集之所戏曲书唱,杂技把式,茶馆酒肆应,实实派繁华景象。”

听到此处心痒难耐,毕竟年方十九,还是少年心性。

长生侯看得出兴致勃勃,对笑道:“此入城,待到尘埃落定,我就做个向导,咱们游遍城,大小馆子,书场戏楼,杂耍吃食都包在我身上便是。要说这夺关斩将,力克强敌那自是少侠大显神威,要说这花花世界,金钱上消遣,少侠还要多多阅历,入得红尘方出得红尘,莫要辜负这大好青春。”

听了连忙道:“不能辜负不能辜负,当年师父也说过,三教九流,五行八作须当了若指掌才能在江湖上如鱼得水,江湖之上各色等都需了然于胸,此行就增长阅历,莫要事到临头才慌了手脚。”

长生侯心里暗暗嘀咕,这慷他之慨花他银钱享乐还说如此冠冕堂皇,确是难得才。两路谈笑,正行间却见前面伫立路中。

三十出头年纪,身白衣,腰间佩剑,身高八尺余,身上寸赘肉,亦寸多余筋肉,整个像是头跃跃欲试雪豹。脸上英姿勃发,气宇轩昂。虽年岁不大,但柔和眼神里透着坚定。从容不迫中彰显出雄才伟略之才。在路中间站,群山低首,大江缓流。真是副英雄相貌。

见二行近,拱手。

“楚惊鸿在此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