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金钱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699

听闻门禀报,惊鸿与那关万神色都为凛。许飞看在眼里,又听到至现身不由得心痒难耐,问道:“大哥这金钱帮什么门派?至什么?”

惊鸿并不回答,让门下属继续操练,和二共赴内堂,然后慢慢和许飞说了起来。

原来这金钱帮江湖上个小门派,但名声确极大,原因就关于万世奇珍。

这万世奇珍下品动则出现在不为察觉偏僻所在,贫民从自家多年荒废旧房,杂物中偶尔拾得,就像直在那里隐藏般,不少贫民因此变成殷实家,品质下成,如单刀轻弩流,且多半陈年旧货。

中品获得皆无意中挖掘所得,如开垦荒地,挖掘地基,建造墓穴时偶尔所得,都神兵利器,如名刀名剑,暗器针筒,甲灵药等。这些已十分难寻,流传世间稀少。

至于上品可称作极品,只个出处。便那金钱帮势力范畴藏奇珍洞,十数年,或者几十年才会次异动,体动摇,洞放金光,然后月内入洞者可得极品万世奇珍。

在藏周边中品万世奇珍所得,因金钱帮势力范围,故多半被其把持,此帮发迹主要靠此。

进得这洞内却凶险万分,每个出洞描述大相径庭,好像进入个所在。都在洞内见到至,可能活着出来就十不足,能获至全身而退者更难能。

如此至出处却被个小帮派把持原因很简单,皆因此帮派从无争斗江湖心,只利用这地闷头大发其财,而且油滑紧。

至尊门欲夺便求救于江南烟雨楼,江南烟雨楼欲收复此地便与那至尊门勾搭连环,左右逢源,谁不与得罪,更何况每次至出现都盛邀天下英雄入洞寻,就像给两大门派守护般,日子久了,就无再想侵吞此处。

许飞静静地听了,突然问道:“大哥生灭在此间所得么?”

惊鸿点了点头:“正如此,十年前藏异动,为兄那时年轻气盛自然去了,天下英雄资格入洞当年二十四,八自行放弃,十六进洞只出来了两,为兄不才,取得了生灭神剑。”

“另个活着出洞当年至尊门长老,称铁背苍龙。可出了洞时已然疯了,身上就如被雷击了般焦了半边,唉。”

许飞听惊心动魄,问道:“那大哥进洞什么景象?”

惊鸿半晌无言,好像沉浸在当年那惊心动魄经历里,过了半晌方才言道:“为兄进入洞中就诸多道路分歧,走了许久便只独行,前方雾气缭绕,闭息穿过后前面景象让惊异,无数白盔白甲正在厮杀,都用快如雷霆般闪电攒射,似那百鬼夜行,更几位上仙能用生灭剑相仿神兵格挡闪电,摧枯拉朽所向披靡。为兄正在惊愕,上仙就把此生灭剑丢与为兄,虽仙语难明,但为兄明其意,用刹那劲气与上仙并肩作战。酣战不知几时惊觉自己立在洞外,众惊惧目光。这就生灭剑来历。”

许飞听完瞠目结舌,这洞中景象真闻所未闻,这至果非凡间物,确上仙天赐才此威力无匹。

正在寻思就听得惊鸿继续说道:“前些时日那魔神吕怖来历这藏奇珍洞,三十年前藏异动,进洞三十五,四出洞,两,但奇诡便这魔神吕怖,出洞时众皆惊骇,因此不在入洞众列。莫名现身,绝尘而去,至今不知始末缘由。”

许飞越听越惊讶,原来这奇珍洞还能跑出大活来,简直匪夷所思,更激起了自己好奇好胜心。当下道:“大哥英明神武何不再入,取个两件至?小弟兴趣,不知可资格入洞寻?”

惊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许兄弟不知,这奇珍洞不拘否获得奇珍,生只能入得次,再进此洞只会在洞中云雾缭绕迷道兜转,末了只能原路而返。至于入洞资格嘛,许兄弟力战吕怖天下闻名,你若没资格怕今年无入洞资格了。”

许飞听雀跃而起:“那事不宜迟,小弟想去这藏奇珍洞见识见识,历练历练,不知何时可以动身。”

惊鸿苦笑着说道:“何时天下英雄聚会金钱帮很快就会送来名帖,根据第波送口信回馈约定时日,少则两日,多则不过五天,因藏异动后就会自行消失,不可耽搁太久,只这奇珍洞凶险万分,天下英雄能者多矣,但命生还十不足,且每经历各不相同,无法借鉴,许兄弟还三思而后行啊。”

许飞少年英雄,正初生牛犊不怕虎年纪,当下昂然说道:“大丈夫岂能怕那区区凶险,大哥入得,我入得,更何况至尊门必入洞寻,此异动正江湖中展示实力良机,岂能自甘后。”

惊鸿见那许飞英姿勃勃,就像看到了少年时自己,当初自己入洞亲故友百般劝阻,自己当年锐气和许飞今日般无二。当下不阻拦,对许飞言道:“兄弟说,今年江南烟雨楼入洞取便贤弟代劳。”

果然不过三日,金钱帮正式请帖已然送到,惊鸿看了日期,安排好了各个堂口攻防战守,切处理妥当,带了几个亲随与许飞上马赶往这藏

出了都城西行三十余里便入了区,从远处观这藏势圆润和缓,三处微微凸起峰,中间略略高些,颇像只巨大金元,这藏顾名思义还真名副其实。

进了道后,漫遍野都遮天蔽日罗汉松,几乎无其他种类树木,道修又平又宽,铺路大块平整青石,居然块裂纹破损都没

惊鸿对许飞说道:“许兄弟看这道,耗资甚巨,还这漫罗汉松,因为寓意开运招财,金钱帮这些年来耗费不知多少财力,竟然将这整个藏杂树尽皆铲了,从各地寻来罗汉松大树移栽,实在自扰。”

许飞笑了,说道:“看来这金钱帮无大志,坐拥至地只知靠,不知道其帮主其如何。”

惊鸿听了笑道:“此金钱帮经营已三代,不知家风使然还天生体质,三代帮主行事做派,模样长相,战法劲气几乎都般无二。现在金钱帮第三代帮主乃称遍撒金钱金满堂。”

“此相貌稍后许兄弟自然就会见面,先不说他,就说他金家这劲气颇趣味,劲气乃天授无传承,但金钱帮三代帮主劲气都大同小异。”

“这金满堂若穿了寻常布衣,囊空如洗怕个壮硕汉子都不对手,但如果身穿锦袍,腰缠万贯,再手持重金立马化身为绝顶高手,价值越高其劲气越精妙,施展起遍撒金钱劲气来,金光闪烁,气劲无匹,偌大身躯身轻如燕,坚若金石,且能近能远,十数丈劲气到处金石为开。”

许飞听既入迷又觉得好笑,这劲气自己见了不少,但如此劲气增强法还真闻所未闻。

惊鸿突然好像忍俊不禁,说道:“为兄不喜背后诋毁他,待会你见了这金满堂帮主千万庄重些,莫要做那诙谐戏耍言行。”

许飞赶紧说道:“怎么会,此等盛事,小弟我又代表咱们江南烟雨楼,怎会失了体面,大哥尽管放心。”却见惊鸿意味深长看了看自己,好像强忍笑意般,不由得越发好奇起来。

这藏并不十分广大,顺路行不多时便开始向下行近,好像要走到体内部般,周围高大罗汉松遮挡几乎看不见日光,更显得势幽静,再向前行了里许,见前面道边站了两排迎接来金钱帮众,知到了奇珍洞了。

就见这金钱帮众个个身穿锦袍,面色红润,身体富态,不知道还以为帮土财主聚集在此。见了惊鸿到了,赶紧蜂蛹上前,接过马匹牵走,剩下前呼后拥带路,殷勤备至。

许飞心里想,真名,树影,大哥到这帮蜂拥上前,自己虽然名动江湖,但除了将马匹带走外,再无理睬。这金钱帮看来个个都唯利图,势利眼光,市侩紧啊。

正想着前面道路已尽,路已通入中,洞口极其宽大,高足二三十丈,宽相仿,前面金光闪烁走过来,冲二深施礼道:“金钱帮金满堂在此恭候门长大驾。”

许飞见,“噗”乐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