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章 吕怖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78

“吕布??!!”

还没等鸿做何答复,许飞已经跳多高,名字如在平时只是当做重名而已,但经历了那曹操,许飞早已明白异世诸多人士都是各朝各代的投影般,人虽非本人,但是性情人物都八九分相仿。

听吕布,当即想到在镖局时,那坊间正在争相传阅谈论的奇书《三国志通俗演义》,许飞年少贪玩,诸如类新奇的玩意儿总是第个寻来赏玩,岂能知。

鸿动声色轻声问了属几句便遣其退回头道:“少侠可知吕怖人?”

许飞知如何解释,抓耳挠腮憋了半天说了句:“我还知道曹操呢。”

鸿听面色沉重:“人乃是至尊门四天王人亦正亦邪,雄才伟略,出手时从未人见过,但只要与其交手的人尽皆败北丧命,实在是个劲敌。虽同是至尊门麾,却和董天王势成水火,但知是敌是友,少侠路被截杀据说都是其人派遣而出,知说的识得其人是何经历?”

许飞就把自己与那曹操相识,交的事情始末缘由说与鸿听了,鸿听后扼腕叹息道:“可惜可惜,人若是与谈,定能将京都乱局早日平息。”

许飞又问道:“刚才门内兄弟说吕布异动,用得着在地方?”

鸿摇了摇头说道:“人乃是董天王麾从属,却又隐隐分庭抗礼势,董天王原来坐镇西北方,两年才奉命进京,其人残暴嗜杀,穷凶极恶,因与那太师勾结,江湖庙堂均势力把控,欺蒙皇上得了个国师位,虽无实权却能上达天听兴风作浪。”

“董贼能如穷凶极恶,多半因吕怖助,吕怖其人来历破朔迷离,从出世扬名天距今为止已三十余年,人看上去却还是盛年,丝毫见老态。”

“其人可畏可怖,骑当千,故人送怖的怖字。原是江湖闲云野鹤,董贼入京知如何招揽了来,在京都我与那吕布恶三场俱是平手,每次都需生灭剑出闸,事后心神损耗静养时颇担心吕布趁机作乱,但庆幸仿佛吕布也需多日后才能再,如僵持。”

许飞才明白吕布乃是写作吕怖,往越听心内越是沉重,原来京都局面颇为艰难,居然还能与鸿较高低人,实在是匪夷所思。

鸿对自己的殷殷期望,当是希望自己成为江南烟雨楼的强助,自己的劲气武学非要大突破大进境可。

鸿为了回护自己和长生侯在那十字大道使用了“生灭”剑,大伤元气,吕怖定是知道消息,甚至是故意遣派三个长老消耗鸿元气,所以趁时欲异动,既然事因自己而起,必要竭尽所能帮助江南烟雨楼度过难关。

想到里就看鸿正在打开张地形图,正是京都地形图,上面大街小巷,皇宫店铺,民居瓦舍俱都清晰可辨,事无巨细,上面还很多标注,最同寻常的是地形图上分为两色分布,用极其透明的薄纸覆了染就淡淡的颜色,色块上都挂了铭牌的细针钉住。

鸿凝神观看根挂了铭牌的细针,铭牌上正是写的吕怖,灯花断的爆裂,都没打断他的沉思。

许飞眼神足备虽然隔了老远也看清了名字,但自己没正式入门,门内机密自然要懂得回避,只是静静地在旁等待,鸿就像入了定般直直的盯着吕怖名牌。

送消息的属倒是急可耐,虽在总门长面前手指停的揉搓衣服摆,显然是事关紧急,自己又敢催促门长决断。

许飞见如杀伐决断,英雄盖世的鸿般踌躇,知定是遇到了极大的难题,当走近对鸿言讲道:“门长何用的上许某尽管吩咐,次上京便是为了出力报效而来,路上许某多受兄弟们策应照顾,时正是出力的机会。”

鸿见,心情大是安慰,放说道:“许少侠快人快语,我也多做客套,图乃是京城两派势力分布,吕怖趁我伤了元气欲取要害地,现居处两面堂口都可能遇袭,其人匹红色马如同天马般,方向断错实难挽回,某分身乏术故左右为难,既然许少侠请缨,请驰援亮马河,处乃是水路枢纽,牵发动全身,万万能被至尊门把控。”

许飞快人快语,知是事情紧急放再多说拱手:“保重。”

鸿也是拱手:“保重。”

二人惺惺相惜互道珍重,知分别就要去与那强敌恶斗,都是心牵挂,情真意切。

许飞说完也多说大踏步走出门外,早如飞般取来单刀镖囊,门外快马已然咴咴嘶鸣,前蹄耐烦的在青石板上来回踩踏,许飞翻身上马跟随引路属的快马疾驰而去。

鸿遥看背影轻轻的说了句:“兄弟,珍重。”反方向打马扬鞭疾驰场。

天色已然黑透,京城繁华,各个主要街道都执勤守更人在道边高处点燃灯烛,路上没行人,灯火在夜风中摇缀,映的街道上影随风动,晦暗明,就像是江南烟雨楼亮马河堂主毕胜,吴畏刻的心情。

毕胜家传是描梁画柱的画匠,幼年就已悟道,但性子温和内向,从与人提起,慢慢的其他画匠同行发现毕胜画的又快又好,且要的工钱还少,心中暗生嫉恨,偷看毕胜时发现其用气劲作画。

原来毕胜是用自己的鲜血混入颜料,画在墙壁柱梁便幻化出人形帮助作画。

于是贿赂贪官诬陷毕胜盗取钱财被冤入狱,被严刑拷问,狱中濒死际用自己鲜血作画,化作金甲天神魑魅魍魉,诛杀贪官小人,入江湖快意恩仇。人称神笔毕胜。

毕胜知道自己次绝会胜,虽然他是江南烟雨楼力前十的精英,曾经人抵住至尊门三个堂口高手的猛攻长达个时辰,直到门内援军赶到,但同。

吴畏本是边陲军户,代代从军,平时开垦军田,天生质朴,待到成丁年赶上边关事,替父从军,首便奋顾身,大呼酣,先登城墙,浑身浴血,在敌城夫当关守住云梯,当场悟道犹如神附体。

可是其带军将领欲将其功劳冒名顶替给自己小舅子,因先登举目击者众多,于是欲杀人灭口死无对证,设摆酒宴假意褒奖却了毒药,再由军中高手偷袭,吴畏盘肠大杀尽敌人,再斩带军将领首级知所踪。人称神吴畏。

吴畏心里暗生畏惧,虽然自己在江湖上名号是先登吴畏。在门中只要夺关斩将,陷阵冲锋皆是必用人。可现在却在发抖。

对面来的是吕怖!

远处由远而近犹如奔雷鼓般的啼声瞬间震痛了耳膜,碗口大的铁蹄青石踏裂,巨大的身躯,优美强悍的肌肉,像是猛虎雄狮化身骏马。

奔腾千里荡尘埃,渡水登山紫雾开。掣断丝缰摇玉辔,火龙飞九天来!

赤兔马冲到亮马河边突然人立起来,声长嘶犹如龙吟虎啸。

猛虎恶龙般的赤兔马从疾驰勒至人立的是只拥神力的手。再看其人身高九尺余,细腰乍背,两道剑眉,目若朗星,手持方天画戟睚眦吞口,身上银色龙鳞宝甲,束发金冠两条雉尾迎风晃动,肩头吞口兽怒目而视,内衬纹彩凤的锦袍。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人中吕怖,马中赤兔!

吴畏停止了发抖,他是先登,他是神的化身,他曾经在千军万马中夫当关!随着吼,吴畏迎着吕怖冲了过去,他要用行动去消除自己的恐惧。

吴畏生得骨骼粗壮人高马大,劲气是神附体般的能力,横推八马倒,倒牵九牛回,附体后推山倒厦力,使根鹅卵粗细,丈余长的铁棒,只吴畏粗大如擀面杖的手指蒲扇般的大手才能使得。

狂呼向前轮动粗大的铁棒当头猛劈,带起的风声闻丧胆,抡动的速度粗大的铁棒好像都了弧度。

“噹!!!”

好似天上的雷劈到了平川,又像是巨钟罩在了每个人的头上。

只听见那吕怖轻轻哂笑:“就是江南烟雨楼的神?可发笑。”

只见那吕怖单手持方天画戟,看都看随意架住奔雷击。而吴畏双手虎口崩裂,牙齿咬碎,嘴角流血,人踉踉跄跄倒退十几步。以棒拄地险些摔倒。

吕怖圈过马头,手中方天画戟指点道:“神化身?难道知我吕怖本身就是神?天英雄只是用来为我吕怖成名罢了。你无名辈退到旁,莫污了我的画戟。”

吴畏目眦欲裂,简直就是对武人最大的羞辱。只听得个温和的声音道:“吴兄弟回来,来日方长莫要冲动。”正是那神笔毕胜。

正在龙飞凤舞画的是两个搬山力士,每个力士高丈余,筋肉虬节,面目狰狞。

毕胜挥而就,咬破舌尖。

“噗”的口血喷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