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章 盲斗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22

乐楚惊鸿赶紧瞪了许飞眼,回想起半路上楚惊鸿吩咐过自己的话,由得颇为尴尬起来,赶紧正色道:“在许飞,见过金帮主。”心里却拼命地忍住笑,辛苦万分。

原来金满堂为了让自己劲气通达真了血本,其五短材,足足三百余斤,脸上胖嘟嘟团和气,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都好像要被脸上的肥肉吞没般。

穿黄金锁子连环甲,头戴黄金盔,上面大大小小五颜六色嵌了十几块极品宝石,脚踩登云履,描银边走金线,金丝织就。手持根黄金打造的盘龙大棍,看长短行质兵器,纯粹为了增加价。

最搞笑的手里还牵了三条大狗,每条大狗的项圈狗链都粗大的黄金,用红宝石,祖母绿,夜明珠分别给三条狗的项圈点缀。

走起路来叮当乱响,施礼时还捧棍牵狗。当真座移动的宝山般。

许飞客套完望向楚惊鸿,却见楚惊鸿早就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两再也忍俊禁,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金满堂居生气,也尴尬,等二笑完,殷勤备至的迎到洞中休息所在才告辞退出。

待得金满堂走远,楚惊鸿却正色对许飞说道:“此金满堂宠辱惊,周旋在龙虎相斗间却游刃余,非常所及。”

许飞虽觉得楚惊鸿说的甚理,但想到刚才金满堂持棍牵狗的亮相就忍住偷笑。当回道:“楚大哥所言极,此来入那奇珍洞中知凶吉,如测还望楚大哥莫要在意,说定小弟我以从此洞回到自己那世去了。”

楚惊鸿半晌无言,许飞也知其心情沉重,也再多说话,闭目养神运转内息,让自己内力精神体能都保持在巅峰状态。

过了许久,那金满堂又前呼后拥,持棍牵狗的过来了,还将金棍大狗都交于手,再深施礼说道:“楚门长,许少侠,吉时已到,入洞英雄皆已到齐,请二位到洞口少待。”

随金满堂向洞中深处走去,山洞乃石灰岩所形成,又曰溶洞,入口极其广大,金钱帮经营多年,道路修的四平八稳,路两边明灯高挂,走的甚妥当。

再往前行就见那石笋和钟乳石森罗密布,怪石嶙峋,光怪陆奇别洞天。地暗河水声潺潺,石罅飞瀑尽收眼中,对许飞个北方来说更稀奇。

多时眼前豁开朗,到了处极其广阔空旷的所在,前面已经许多坐在预先布置好的太师椅等候。许飞暗暗数了二十二把太师椅,其中把贴的名讳正自己。

正欲走过去坐,楚惊鸿突拉住自己的手,在耳边轻轻道:“贤弟,害可无。”后深深盯着自己,许飞心里动,冲楚惊鸿点了点头。

群里走出二十余都到太师椅端坐,许飞边打量边走过去坐好,就看少,女,但个个都淡定自若,信心十足的眼神,反倒自己颇些忐忑。

就看那金满堂站在中央深施礼大声道:“入洞!”许飞吓了跳,还以为如此隆重举必要长篇大论唠叨番,哪里知道如此干净麻利,见众都起入洞,自己慌忙忙站起跟在后面。

却见前面众越走越快,越走越分散,没多远便都失了踪迹。洞内已经黑暗明所以,突想起刚才楚惊鸿那路话,那似深意的眼神,心里打了个寒战。

凝神屏气,以耳代目拿出夜战时的本事,就听得前方十丈石笋后微微的呼吸声,斜上方高处窸窸窣窣的攀爬声音,左侧正向自己蹑手蹑脚靠近。当打起十分精神,停止向前,轻轻的隐在粗大石笋背后。

前方石笋背后女子,手捻几枚银针正待偷袭,却觉得脚空,腰间后就剧痛难当,凄厉的尖叫起来,原来自己腰部以消失,自己摔在地上内脏滑脱,鲜血崩流。

凄厉的尖叫如同吹响了战斗的号角,只听此起彼伏气劲破空声,惨叫声,石笋崩碎,钟乳石截断落发出巨大的轰响。

许飞躲在石笋后惊闻前方伏击发出惨叫,立刻就听得斜上方知何物破风声,左侧犹如砸夯般的脚步冲击而来。黑暗中敢硬接,微让过飞袭物来势,鼻子里立刻闻到股呛的味道“呲啦啦”就像什么强酸腐蚀物体的声音,幸亏没莽撞,如何格挡也会被四溅的强酸所伤。

此时砸夯般的脚步声已冲近,“轰”的声藏石笋已被撞垮,许飞只觉肩头微痛,金刚坏气劲居被破!立刻纵横跃卸去来势,黑暗中只模糊看个硕大的影继续向自己冲来近在咫尺!同时上方也传来“噗噗噗”强酸液体连环破空声!

好个许飞,闪电般抽刀,寒冰气劲到处刀已镀上层月华,“啪啪啪”将已冻成冰坨的强酸液体拨飞,体瞬间变为水包裹在巨影上,体接触才发现此巨影个犀牛般的巨汉,眉心长出类似犀牛样的利角。体厚厚的层犀甲如同顽石。

又听得头上连环强酸破空声骤起,心随意转水已从犀甲缝隙渗入甲内体外,只听“呲啦啦”腐蚀声那巨影阵大吼,强酸俱都射在犀甲上。

许飞大吼声,金刚坏破甲而出,对着巨影后背就掌,没了犀甲防护,巨影当即吐血扑地。

洞顶偷袭和冲撞而来的犀牛巨汉都江湖称“百兽堂”的个门派,劲气都犹如猛禽野兽般。洞顶劲气可以在峭壁洞顶用吸盘劲气行走自如,吐出的液体也和强酸无异,更能在黑暗中视物,就像只毒蜥蜴样。

左侧冲撞伤的巨汉气劲到处体就会生出厚厚犀甲,眉心处的锐角无坚摧,便金刚坏的气劲竟也抵御住,黑暗中凭借野兽般的嗅觉来甄别敌友,辨别方位。

入洞便盯上了许飞个后起秀,听得出手立刻夹击许飞,近,刚猛无匹,诡秘阴险,没想到遇到了硬骨头,犀牛巨汉那刀枪入的犀甲转瞬被破吐血起。

洞顶的毒蜥蜴暗暗心惊,正要换个方位再做偷袭,忽觉得半边凉紧跟着就铺天盖地的剧痛。“啪嗒”摔落在地,只剩体,巨大的伤口像生生从中间撕开样。

许飞正在凝神聆听洞顶敌动向,就觉得上面雨点般的液体洒,急忙后跃让开,紧接着“啪嗒”声掉半边残骸,鼻中股血腥气味充盈。原来洞顶刚才阵血雨和散落内脏。

洞顶敌无声无息的就剩体,和刚开始欲偷袭自己的那个惨嚎死去的女子般无二的场。

周围还个比都可怕的多的敌,攻击时无声无息,如何手段,都击致命,且死相恐怖。

许飞知能再在此停留,立刻向前疾冲,左手前伸,体的皮肤就如同灵猫扑鼠时保持极度敏感,稍触碰立刻便窜高伏低,左转右闪的回避,虽在黑暗中行动却极为迅捷。

刚奔出足三丈突觉得踏出去的左脚空,当即右脚发力由前纵转为侧闪,只听得“咔嚓”声轻响,刚才那踏空处却发出石快相撞声。

踏空处原来并洞里的坑洞,而的陷阱,在伸手见五指的自洞穴怎么做到的,刚才如果脚踏入,怕场和刚才那两个般无二。

当即止步背靠洞壁凝神细听,就觉得背后空,禁后仰,许飞急忙使了个“铁板桥”体虽后仰脚却向前疾冲。“咔嚓”石头撞击声紧贴发梢响了起来。

许飞双拳“双龙出海”奔响声处便击了过去,只听得“嘭嘭”两声,铁拳将那石壁打的石屑乱飞。刚才那突变的虚空的石壁并无异样。

许飞心内登知用了什么手法,能使得山洞里的石壁能够消失合拢,犹如黑暗中无声无息的巨口。知何时现,又知如何反击。

正想间脚虚知敌来袭,深深吸了口气,即刻掌击向洞壁,依靠反作用的力道,子斜飞出丈许,果在脚又传来“咔嚓”的石块撞击声。

如此在黑的伸手见五指的洞中被动挨打,凶险万分,许飞心念动,体化为柔水如水银泻地铺满了洞壁,化为薄薄的层,就像洞里潮气汇聚而成的般。

良久,忽觉得在水气覆盖的洞底区域极其细微的呼吸,果如许飞料想的样。

石壁中潜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