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章 织女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67

敌人就潜伏在内,而且能像在水中游泳般潜行各处,通过地表微弱振动确定对方位,哪怕极其细微重心调整,扶踩踏都能感知清清楚楚。

中还需要呼吸,时辰久了便要露处口鼻极其轻微喘息,其人知道这自己致命弱点,所以平日里练就了气息绵长,呼吸轻微本事。

这次如果不许飞化身薄水,靠许飞耳目聪慧都极难分辨,但对方冒出口鼻等于接触到薄水身体,立刻就被察觉。

还没等对反应,许飞水身体急速汇聚起,向冒出洞底耳鼻猛灌进去,敌人只觉耳鼻处犹如溺水般,肺都要被灌炸。

再也管不了那么许多,破而出,只觉胸肺欲裂,躺在地上像条刚被打上丢到岸边大鱼,翻滚去呕吐,猛烈咳嗽。

这时许飞早已闪在边,持刀镖防备其他敌人袭,刚才如若欲取其性命,怕肺叶也给拽了出,只往日并无仇怨,见已然毫无战力,便不再痛下杀

心里暗想,楚大哥明明说过此奇珍洞每个人都有各自境遇,为何要搏命厮杀,命丧当场。各走各路,凭自身能耐看机缘巧合,各人取件奇珍出洞岂不快哉。

岂不知许飞心地纯良,不懂这人心险恶。每个入洞人都想凭借这次入洞奇珍异宝,出去名动江湖技压群雄,如人人都持异宝出洞,岂不自身优势荡然无存,自然要在暗中杀掉同行人,这才能让自己奇珍傲视群雄。

入洞时楚惊鸿悄悄对许飞说,“害人心不可有防人心不可无”便这个道理。知这少年心地善良,让他下杀万万不能够,但自己十几年前那次入洞也凶险万分,故不不提醒。

许飞凝神细听,周边厮杀有几个起落便鸦雀无,有惨叫,有虽然没有音,但血脉簌簌喷射却让人惊惧。

细细听了方位,选了条无有打斗道路,蹑足潜踪闭住气息,矮下身形向前蹭去。

却听不远处“噗嗤”有女子乐出,当即如雕泥塑般静住,却听那女子软绵绵甜腻腻音:“小兄弟段了,这短短时分便将百兽堂两位高击溃,更不这从未有人见过劲气真面目沙岩派高也被整治死去活,可惜太过心慈面软,你饶了他,怕终生不能睡个安稳觉了,姐姐我替你代劳吧。”

就见那尚在地上翻滚咳嗽那人,身体突然扭曲成个断断脚娃娃相仿,身体到处飙出血,再过顷刻,“嗖”轻响,这人变成了堆边缘锐利尸块。

许飞黑暗中听仔细,心中虽然觉对方为自己考虑,但言谈笑语间,挥杀人如若儿戏,不禁心里也有些惧怕反感。

那人就在这空旷洞穴中旁若无人说话,也不怕暴露位置其他人偷袭过,这为何?十有八九其人名赫赫,其他人多半不敢招惹。想到这里不再犹豫,继续慢慢向前摸去。

只听那软绵绵甜腻腻女子音又响了起:“小兄弟莫要再往前摸索了,姐姐我布下了段,虽奈何不了你但也难免招惹误会,且莫动,不管谁招惹你,自有我打发了。”

许飞面听这女子说话,遍也耳听六路,刚有两个敌人慢慢从后侧摸近,听女子这般说立刻便转了方向,心知对方所言不虚,定在江湖上更威名赫赫,寻常人不敢招惹。

那女子又说“我乃织女阁门主爱青,适才第个叫响彻云霄女子便师姐,我这门里门长位按照祖师旧制要靠刺绣女工夺,这师姐怕刺绣女工即便赢了我也不服管教,故定要入这奇珍洞,唉,妄送了条性命。”话虽如此,但语气半点悲伤意也无。

这织女阁门主爱青劲气乃用精钢绣针穿以无形丝线,劲气到处精钢绣针穿金裂如入腐土。无不可缝无不可穿,无形劲气拉成丝线长可达百丈。

适才便用这织女劲气穿过洞顶壁,悬空织就张无形劲气悬床,人在半空,周围无形劲气布下陷阱,江湖人人都知其段了,在这黑暗中茫然撞上登时就四分五裂,故谁也不去招惹。

只听爱青又说道:“看这强敌环伺,小兄弟不如与我联闯过此关,少费些气力留着取那奇珍,若旁人姐姐我还不稀罕,小兄弟你劲气精妙,脑筋又快,人还心慈面软,姐姐怕你被那歹人害了。”说到此处,话音甜腻不由让人心动。

许飞听了心里想,这爱青在洞中颇有威慑力,如果与她联同行定然能大大省却麻烦,只不知此人何背景,人品如何,如若突施偷袭岂不腹背受敌?又想,此时此地对方非朋友即敌人,不联登时就惹恼了对方。

想到此处便答道:“多谢门长美意,如此便联克敌,不求伤人,但求自保就好。”许飞心地良善,实在不愿多伤性命。

只听爱青轻发笑:“真宅心仁厚小兄弟。”

许飞只觉半空轻飘飘落下人,黑暗中看不真切,只感觉股甜香围绕着自己,对方已与自己倚背而立。

“且随我,小兄弟护住近身范围即可。”就见这爱青双轻扬,几根绣针穿着无形丝线破空而出,急速在前方数丈往复穿行,瞬间就缝制了个复杂大网,二人跟随丝线前进,行了数丈都平安无事,许飞心里暗暗窃喜自己找了个强助。

依靠此法又行了数丈只听右前方像有人把山峰丢过样,巨大扑面而至。原不知哪个敌人折断巨大笋砸将过

爱青依靠布置好丝线觉察袭方位,绣针好似闪电般往复去,瞬时将这巨大笋牢牢缝在洞壁上,只听“咯吱吱”丝线吃力,终于将这巨大势阻住。

许飞只听十余丈敌脚步粗重,行不数步巨响又折断笋,当下提醒:“小心了!”话音未落,这巨大笋风车般抡甩了过,准头虽不很正,但笋巨大抡甩范围还殃及二人所在位置。

只听飞针走线细密,这只笋也被缝到地面上,爱青微微喘息道:“这厮好生狡猾,站在远处不断投这笋,如何好。”

许飞惊讶道:“门长用那飞针射他啊,其人就在前方十丈你正前方。”

只听“嗖嗖”阵飞针破空,却偏了尺许。那投掷敌人也吓了跳,赶紧换了个位置。

爱青悻悻说:“叫姐姐,门长门长再叫把你嘴巴缝了。”想对刚才射空十分懊恼,将这火气发在许飞身上。

许飞哑然失笑,原这洞中人除了百兽堂能用嗅觉,至尊门能潜入山壁感知震动精确定位外,其余人都凭借自身劲气大致感觉出个方位。

想到此处知爱青护身丝线性命攸关不能撤除,自己无法越过丝线近战,当即把抓住爱青指向敌人位置,轻说:“敌在此处。”

却觉爱青身体微颤,气息沉重,发出绣针丝线又射空了。许飞并不以为意,抓着爱青腕继续瞄准敌人方位说道:“在此处,这边这边。”

哪里知道这织女阁自从创立门主便终生不娶,认为非如此不能尽心竭力维护门派,此时与许飞耳鬓厮磨,身体感受到少年体温,脑子里片混乱。下意识射出几次飞针都射空了。

许飞不由心急,心想这听风辩位本事平日里觉稀松平常,没想到在这异世黑暗中夜斗简直就犹如盲人摸象般,大说道:“我说射姐姐便出。”

爱青闻姐姐只觉气血上涌,脸都红了,不在这伸不见五指洞里真无法遮掩,当下抖擞精神只听许飞:“射。”当下十指连发,十根绣针如飞燕惊虹射出,封住了该方位上下左右。

只听惨叫,那投掷人已被缝在正拆前。

许飞心里安,知道这敌人算给料理了,就听身旁人轻道:“多亏小兄弟了。”轻细语间透出三份羞涩,和刚才英姿飒爽高谈阔论判若两人。

二人联所向披靡,许飞听风辩位以耳代目,爱青飞针丝线织就天罗地网闲人勿进,偶尔有几个细小飞至物体都被许飞镖打刀劈打发了。

行不多久就见前隐隐有洞里萤火虫微光照耀,但云雾缭绕,越走越浓密,渐渐萤火虫光亮也不见了。身边爱青也不知所踪。耳里却有甜腻音缭绕,鼻中还留有似有似无甜香。

不知刚才梦还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