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傀儡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79

哥说他劫的祸根。”

楚楚边夹筷子虾仁边说飞脑袋被灌注雷霆之力的铁锤猛击,脑子嗡嗡作响。

劫祸根?还江南烟雨楼楚惊鸿说的?白无常铜金刚为什么也个魔首?自己为什么突然来到这看似和自己世界差不多的地方?为什么江湖的能力自己从出生毫无耳闻?这千头万绪,种种疑问如同团乱麻无从找出头绪。

长生侯倒沉稳的很,又问:“楚门长什么场合说出这番话的?姑娘没有误会?”

“没有没有,我才没有误会呢,楚哥和门里的堂主内堂商讨,我装作和小胖虎玩耍外院偷听到的,小胖虎可好玩,又乖又肥,每天我都用鲜鱼喂它呢。”

长生侯耐住性子听楚楚把小胖虎这只肥猫说完,紧根着询问:“楚门长原话如何讲述的?如果不泄露门内的机密可否说与我和少侠?看看否有什么误会才好。”

“嗯~让我想想啊,楚哥原话好像什么天浩劫时日将近,魔首降临近日,嗯…哦对,说魔首应该出现墨云山周围的城镇。谒语晦涩难明,还有魔首乃天劫之祸根,虽自身无错但怀璧其罪什么的,最后如何处置让家发言啦。”

“那江南烟雨楼其他堂主如何态度?”飞忙问

“我听到关叔叔说个字,杀”楚楚若无其事的说。然后我没兴趣听啦,陪小胖虎去抓蝴蝶玩。”

“那姑娘因何来这松云渡口,又预设劲气等少侠前来?还有,你如何知少侠便那魔首?”

楚楚笑笑说:“事后想啊,我也,不小孩子,应该替哥分忧解难呀,至于认出小飞魔首很简单呀,你看他这刀,他这什么暗器的玩意儿,这世哪里去寻?只有从万世之门进来的东西才会如此古怪,倒和楚哥的生灭倒有几分类似。”

原来如此,飞这心里踏实,看来自己浩劫之祸根魔首绝非空穴来风。那可京城称天帝的至尊门之门主森罗万象,和傲世天,唯能与之对抗江南烟雨楼门主楚惊鸿亲口御封的,自己不承认都不行

长生侯倒不慌不忙,先给飞解释刚才楚楚提到的万世之门。

“这万世之门乃这世处奇异所,坐落千灵山,无人知晓何朝何代所建,也无人知晓因何此门有如此强的异象。”

“此门每过数年或数十年不等,便有谒语出现万世之门的无字碑,晦涩难明,但事后看来却从无谬误,这世也会每每莫名出现奇异物件,有些不知如何作用,有些倒看则明,传承类代后多半能者居之。”

“楚惊鸿门长的生灭便其中极品,我也没有眼缘见识过,据说和少侠类似的兵器物件,和楚门长的气劲相得益彰,天赐般。”

时不知如何接话,长生侯笑笑说:“昨日少侠手持的利器,还有指点打造的图样也让我颇为惊讶,还暗想少侠小小年纪能得到万世之门流传之物,原来另有缘由啊。”

飞左思右想事已至此,自己又没有什么主意,当便请教长生侯面该如何行事。

长生侯想想说:“那万世之门无字碑谒语所定之人,看来确实少侠,但楚门长何种态度并不知晓,不然江南烟雨楼怎么会只有楚姑娘松云渡口,怕那只说个死字的关万山堂主,早他那八十二斤的万世异宝此恭候少侠吧。”

楚楚听赶紧说:“万堂主可不坏人哦,他江南烟雨楼的刑堂堂主,为人自要不苟言笑铁面无私嘛。”

飞也不以为意,倒对这位堂主的姓氏和这重量恰到好处的八十二斤颇有兴趣。

只听得长生侯接着说:“既然没有其他江南烟雨楼的高手截杀少侠,说明楚门长的意思不明,甚至往好处说已经制约属去难为少侠,刚刚又和楚楚姑娘化敌为友,而今之计还京城,有楚楚姑娘引荐,又多几分亲近。”

几人商量完明日安排,继续说些趣闻轶事,言谈甚欢。长生侯此地人士,又把松云渡口给两人详细说谈。

此渡口原来偏僻所因为山势雄伟,景色秀丽,渡口江面宽阔,薄雾沙鸥,日落江滩吸引众多文人墨客,有名气后商铺店面也多,人口慢慢多到数百,俨然已成个小型镇甸。

正说话间几人点的最后菜砂锅笋焖鸡,伙计嘴里叫着借光借光端来。这砂锅做的菜肴最能保持原汁原味,小火慢炖让笋和嫩鸡味融合,揭开砂锅盖清鲜的味扑面而来。

“来来来,这菜原料本地特产,乌皮笋松籽鸡熬出来的汤无出其右,尝尝,尝尝。”长生侯不愧锦衣玉食的出身,说起这些熟极而流。三人都用汤匙喝几口,果然鲜美无比。

突然听到身后嘿嘿冷笑,正刚才端砂锅来的店小二,然后掌柜的也嘿嘿冷笑,邻桌的食客也笑,厨房里的厨师也笑,堂里外的每个人都冷笑!

小二笑的第飞已经抄刀手,并不起身,以耳代目警视全场。接着飞突然惊愕的发现楚楚和长生侯已然趴桌子昏睡过去,这惊非同小可,但临阵对敌最忌分心,飞强压关切低声喝:“你把他们怎么!”

“果然不愧号称魔首,喝我的南柯梦散居然若无其事,放心,他们只睡个好觉,起死回生的长生侯,楚惊鸿的亲妹子,我怎么舍得毒死,嘿嘿。”

声音不个人发出来的,而几十人起出声,更奇诡的发声齐的如同人开口,这种合声犹如魔音摄人心神!

飞暂时放心来,慢慢起身,人人神色呆滞,几十双眼睛直勾勾阴森森盯着自己,突齐开口

“拿命来!”

见店小二和身边食客神色变,双手直伸齐猛扑过来!飞不慌不忙,举手投足拳打脚踢,如猛虎入羊群,眨眼之间周围的人都被打翻地。

却见本应受伤哀嚎的人都慢慢的站起来,脸起露出不屑嘲弄的表情,群僵尸被调到个模式。要不飞少年英雄,历战江湖,早已经吓得手脚酥软

“他们都普通人啊,少侠怎么得如此重手,难怪天王都叫你魔首,难今日你要血洗松云渡?哈哈哈哈,我乃曹天王麾护法,人成军邓中甲,今日特来取你性命,没想到还顺手捞到两条鱼,嘿嘿嘿。”

飞被这几十人起开口的合音弄得心烦意乱。

“挟持常人算作什么本事,有胆量出来和小爷战!”

“你?江湖送我这个人成军难不明白意思么?今日让我看看你这所谓魔首有什么本事吧。”

几十人起动!从桌,楼跃而的,贴地爬行的,拿火烛点燃自身再扑过来的,四面八方起杀到群饿狼扑向猎物!

飞投鼠忌器,知这些都平头无辜百姓,开杀戒砍杀突围岂侠义所为,当施展轻功跺脚堂房梁,再发力单刀护头鹤冲天撞破屋瓦房顶。

得房来四环顾,暗暗心惊。只见松云渡镇甸人头攒动,虽然已到掌灯时分,但镇甸男女老少皆户外,房顶,街,河滩,到处都人影。

没等喘息,房顶预先设伏的几个傀儡已经扑过来,有两个扑击过猛摔去,却声惨呼都没有。

飞施展轻功房顶飞奔,边跑边想应敌之策,不时有扑击不中的傀儡失足摔房顶,飞侠义心肠,岂能连累平民百姓,当即跃,宁可傀儡更密集的街周旋。

前几战虽然凶险,但敌人眼前,这次只有无穷无尽般的傀儡如鬼魅魍魉舍命扑杀,耳边鬼哭狼嚎,魔音阵阵。敌人正主连面都不露,发声几百傀儡齐声说话,更无从判断敌人方位,那森罗地狱被无数恶鬼追杀。

怎么办,飞额头渗出层细密汗珠。眼见这条南北向街前面人头攒动,知不能硬闯,旋即转身钻入条东西巷子。

巷子里也有几个傀儡,飞正待躲避却发现傀儡如木雕泥塑样,这时间巷口已经有傀儡追到,巷内的傀儡立刻动,恶鬼样扑过来,飞心里灵光闪!

当即踹开扇院门,从院子溜入堂屋,果然屋内傀儡呆若木鸡,门口傀儡追至才变得凶暴异常,飞心里亮!立刻飞身破窗而出,松云渡街拐西溜,各种方向街如游鱼般钻来钻去。

如此跑半个镇甸飞突然纵身跃门楼,身子钉子般定住,声:

“邓中甲!我知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