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梯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893

刀拔出来!呼吸畅!飞心思闪便明白是周边温度急剧降低所致,口鼻呼出的气息被瞬间霜化阻塞口鼻,在极北苦寒之地是常有的事,刀定然是先被水气侵蚀,又被莫名的极寒冻住所以拔出刀。

当下更犹豫,左手玄铁三棱锥已射向迷雾中只求阻敌阻,右手飞快的将刀摘下夹在两股之间,双手反握刀柄大喝声“开!”

奇丑无比尴尬万分的拔刀姿势下,刀硬生生让飞抽出来,就闻得迷雾中破风之声。来急将刀切换正手,即刻听风辩位反手刀左劈右砍,屑四溅,原来是几根几乎透明的针。

浓雾中轻轻的传来声女声“咦?”像是对在迷雾中劈碎几乎透明的暗器颇为惊讶。

飞冷汗沁沁而下,又瞬间变成霜华挂在脸上。平日里知道内功天赋足,在其他实战技艺下足功夫,今日在浓雾中何靠听风辨器应付几乎看到的暗器。而对手在浓的化开的迷雾中居然定位精准,刚才的暗器全都是奔眼睛耳孔,要是当机立断将刀拔出,此刻怕是已然成废人,好凶险!

敌人位置都无从琢磨,在雾中只被动挨打,再恋战。

想到此处飞旋即转身就向松林冲去,只要入松林有树木遮蔽,暗器威胁就小多,树木丛生,枝杈密布,地上松针枯枝都通过敌人触及时的声音来定位。

冲进来飞隐身在棵环抱粗的树干后喘息着,只觉得两眼都开始睁开,呼吸时冻结的寒霜已经把睫毛都冻住

身体冲破浓雾时都感觉雾像是有实质,有重量,在浓雾中行动身形迟滞,加之气温越来越低,初秋时分衣衫单薄,手脚都开始僵硬起来,飞心里暗暗叫苦,此下去要说搏杀敌人,再熬上几刻钟怕是就成雕冻肉。

恐怖又寒彻骨的迷雾弥漫开来,把飞深深地埋葬在其中,攻知对手行踪位置,守挡住无孔入的奇冷酷寒,飞陷入绝境。

“是是进林子就以为我找到你?”

雾中传出女孩的声音,似水歌,又黄莺出谷。可在飞听来那真是魔音绕梁,可怖可恶。

“你右手持刀,左手夹在腋下取暖,背靠松树,向左寻探,哦,现在向右看。”

我的老天!飞头发都快被惊的立起来种视野对方就好像近在咫尺,动敌人指掌,什么松林遮蔽完全没有用处。

飞刚听得敌人发话便捻出三只玄铁三棱锥,等对方语毕抖手三只暗器奔刚才发声的方位激射而去,只听得“噗噗噗”三声暗器射入树干的声音。

“你古怪的劳什子刚才差点着道,此目视你却丢的此之准,实在出乎我的预料,亏门主此看重,正何应付,你却跑到林子里,真是寻死路。”

飞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进入松林阻挡敌人视野,反而最有威胁的暗器在树干密布的林子等于毫无用处,费武功。想想敌人对方位指掌,就必噤声。接话道:“么大的雾你是何看到小爷的?”

“看到?蠢材,雾即是水,水即是即是我。”语毕又无声息

飞听几句话突然醒悟,雾浓的同寻常,有质感有重量绝非寻常然产生,看来敌人是降低温度的劲气,把雾化作无数微小晶并加以控制,身使臂,臂使指,只要在雾里对方就感知到。而却成睁眼瞎被动挨打,何化解危局?何冲破绝境?

忽然点微光像是在绝境中的希望之光闪下,是傍晚的江面映射出夕阳的余晖,透过迷雾映入眼帘。飞心念动在此处就是等死,江面?温度?有!想到此处更犹豫,腾身而起脚下发力,将轻功施展到极致向着江面飞驰。

疾冲数十步双脚便踏上浅滩,飞毫犹豫三窜两跳头扎入江中。果然,江水的温度是正常的,在酷寒中冲出来的飞因为温差,就感觉江水是温暖的,像是温暖的手臂将怀抱,肢体的僵硬消失,心情稍微定定。

江面浓雾没有散去,飞心里琢磨,只要在江水之中敌人横大江整条冻上吧。长生侯老奸巨猾,心思机敏。到渡口诡异浓雾,岸边雾凇应该就知道敌袭,只消调转马头狂奔敌人断断追之上,我只需潜水泅渡,寻安全河边上岸,再慢慢寻长生侯走那中策陆路即可,颇有点后悔图便捷没有好好听长生侯的话。

忽闻江面上轻声浅笑

“又觉得聪明次对么?你才入死地,我还烦你在林子里窜来窜去的好捉呢。”

飞惊愕的回头,浓雾魔法般极速消散,就见在那江面上几丈外,有位细弱身形的女子仙子下凡立在水面之上,袭白缎长裙配黑丝绸般的长发,清丽脱俗的脸上冷的,黑点漆般的眸子正居高临下俯视着露出水面上下浮沉的脑袋。

还没等飞弄懂为何敌人在水面站立,对方已经给出答案。以对方足下为圆心,面迅速扩展片刻就到面前,好!要被冻嵌在水上!飞立刻深吸口气极速潜入水中。

潜入水中的飞,隔着层巴掌厚的坚向上观察,就看片厚迅速就接到岸边,大小过十几丈方圆,里离岸边很近,浅滩平缓水并深,刚想潜泳泅渡出面笼罩,却发现同白色的死亡的瀑布,开始向水下延伸并迅速接触江底,飞已经被之牢笼死死的关在水里。

切都超出飞的想象,根本是什么江湖恶斗,简直就是凡人对仙女的亵渎。就像是在天界神仙弹指挥间就要泯灭的蝼蚁。

可困兽犹斗,只有有口气在哪轻易弃家性命,游鱼般潜到敌人脚下,用玄铁单刀刚想向上突刺,突然愣住,原来在清澈透明水晶的面下,是在女孩裙底正下方,裙底风光尽入眼内,时乜呆呆发愣。

此厚度的坚你当是纸糊的成。”

女孩眼带讥笑慢慢的变成面红耳赤。看来也是刚会过意来。

“厚颜无耻的贼子!”

飞惊惧的发现面在水下狼牙剑戟参差纷杂向水下延伸,蔓延。根本无法靠近面,而浅滩水浅过两三人深,的活动空间几乎被压迫到水底。

女孩动怒全力施为劲气,本来就比白色丝缎都白的脸色,现在变得近乎苍白透明,身体也微微晃晃,勉力站稳。

原来种劲气是靠降低身体温才施展,刚才江岸松林游斗,现在江面全力施为身体负担极大。人的体温降到定就会失去意识,甚至内脏都会失去功,实为凶险,可飞已被封在水底,消半柱香定然活活溺死在水底。

飞在水底哪里知晓,刚才的那口长气已然消耗的差感觉气息越来越闷,江面水下都是之牢笼,甚至连靠近破都做到,生命的力量随着时间滴的从飞身体里流走。

女孩在江面向水底下眺,就见敌人在水底盘坐减少气息消耗,也没有力再催动劲气,成僵持之局,此人气息之长匪夷所思,寻常人怕早已溺亡,孰知是飞有内功根基,气息绵长方支撑住。

飞已经憋的意识模糊,气泡已经从憋住的口鼻点点上浮,此完全还手被动挨打,实在是因为对方之异完全没有武功施展的余地,盘坐也坐,手在的胸口撕抓,胸膛像是要爆炸样难受。生死之际,人生的片段走马灯样在眼前闪回。

个片段突然闪入脑海,在修习内功进展缓慢时弃,总镖头于春山给讲过个故事。

修仙之人要过九十九难,然后有仙人带上天梯,此天梯穿山破云直达天庭,到看到天庭却会发现天梯断,相隔百丈之外才有个绳梯。无数修仙的人到最后的关头放弃,活活渴死饿死在天梯之上重启轮回。只有对修仙执着于内心,任何时候都放弃的人才会伸手舍身跃去抓绳梯,伸手后却发现绳梯近在咫尺伸手可得,然后方上达天庭成仙得道。

飞脑海惊雷乍响,放弃!人还在,刀还在!命还在!敌还在!飞用尽最后的气息和生命力大喝声,玄铁单刀脱手向面掷去,就同那九十九难之人弃本心,就同要舍身跃抓住绳梯成仙得道!单刀在水下突然风雷大作,风驰电掣肉眼几乎捕捉到,极大的力道使玄铁制作的单刀都开始颤抖扭动,像化身玄龙带着生命扑向那希望之地!

轰!面炸开,单刀飞龙激射上天,极大的速度力道重量将江水凌空抽起裹挟着飞脱离水底,水柱在夕阳映照下条赤鳞牙爪的火龙!飞就像脚踩赤龙修仙得道的仙人,半空伸手接刀大喝声。

“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