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章 三英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683

因为双方把劲力汇聚点,压缩再压缩,任何能量不浪费方向上,更无法外泄。

两人只相持短短瞬,许飞已经滚地葫芦向后翻滚而出,刚翻滚立刻将自己用芥子须弥气劲增重,配合脚下使个千斤坠,饶此还连滚带爬翻出去四五丈远方才止住。

怖又次退步,平生第二次被击退。虽然对手连滚带爬狼狈万分,但自己正面被击退惊诧还笼上心头。

春秋左丘明《左传·庄公十年》《曹刿论战》有云:“夫战,勇气也。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怖两次受挫,那种纵横世,睥睨群雄气焰终于被打压下去!

此时二人撞击点才发出轰天爆响!

许飞铁棒已经被震得脱手飞出,幸亏有影子缠绕顺势收回来,虎口震裂,嘴角流血,刚才地上连滚带爬,外衣磨破,浑身尘土。

怖盯视着眼前个少年,其人名不见经传,年纪二十相仿,却机灵古怪,劲气运用得不但妙到毫巅,还总能独出心裁,把十分气力使得同二十分相仿,真不可小视。

便沉声问道:“你到底何人。”

许飞两次被震飞却越战越勇,索性调侃戏耍到底,嬉皮笑脸说道:“刚才老孙已然报上名头,居然当做耳旁之风,罢罢罢,俺老孙今日就施展压箱底绝活给你看看。”

说完,擎起铁棒当街就耍将起来,此异世无人懂得武功,看许飞此巨大铁棒耍龙飞凤舞,水银泻地,棒花风车般旋转大声喝彩。

其实许飞已然将铁棒用劲气减重,丝毫也不费体力。同江湖卖艺杂耍般,把那华而不实,夺人眼神花招虚招卖弄不亦乐乎,实则调息内力以备再战。

只听那怖冷冷道:“此非临战之技,不值哂。”

许飞心里动!怖居然懂得武学?难道他也非此异世之人?刚想到此处,怖已经催马向前方天画戟斜劈而下。

此时怖已经收敛轻敌之心,杆方天画戟舞动飞,剁、刺,勾、片、探、磕,冲铲,挂掳、回砍,横刺,斜勒,截割等,平钩,钉壁,翻刺,通击,挑击,直劈,式法度森严。

赤兔马往来疾驰,风似电,对许飞踢跳刨嚎,蹄蹬牙咬有头猛虎相仿。

许飞只斗不到片刻就汗流浃背,左支右拙,眼瞅就要被戟钉地上,忽听怖背后有滚滚闷雷般声大吼:“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翼德此!”

怖心神阵恍惚,句话怎么似曾相识?却又不明所以,只觉得背后金风响动,回身方天画戟“斜担泰山”将对方兵器架出,细眼观瞧,原来魔影化成两员猛将!

此将身长八尺,豹头环眼,海下扎里扎煞副黑钢髯,头戴镔铁盔,二龙斗宝乌缨飘洒,胯下乌骓马,掌中条丈八蛇矛,正怒目而视!

旁边将卧蚕眉,丹凤眼,五柳长髯胸前飘摆,手使青龙偃月刀,胯下马匹除颜色黑影颜色,居然和自己赤兔马般无二,正凤眼圆睁盯着自己。

心神恍惚,不知为何生未曾自己居然被失败阴影笼罩上心头。二人谁?为何见便觉得有些畏惧,往日骑当千豪气不复存

许飞用影术化作关羽张飞,自己大喝声抡起铁棒扮做那齐天大圣,来个三英战布!

怖本想二武将乃影子变化,威力必然不济,没想到,丈八蛇矛,青龙偃月刀你来我往沉重非常,每猛烈与那少年铁棒不相上下!

原来许飞催谷劲气,将金刚不坏和芥子须弥劲气,江河奔流影子和自己之间倏忽来去,故威力般无二。

许飞穿越而来,心内晓得怖之败之惧,此为天时。

据守亮马河自己地界与敌交锋,此为地利。

操控魔影效仿古人三英战布,此为人和。

以虽势力相差甚大,却能堪堪战平。

同时操控三种劲气,又分身法般将劲气奔流操控,样大耗内力,体能内力消耗速度远不止三倍,可时骑虎难下,箭弦上不得不发,只有咬牙硬抗下去。

怖以敌三,凛然不惧,丝毫不落下风,而许飞汗湿衣襟,内力流淌,眼见就要支撑不住。

眼前白光闪,怖另根雉尾已被削断!许飞抬头观望,就见那惊鸿“生灭”剑手,立飞檐之上对许飞点头微笑。

惊鸿也赶到

怖束发金冠上两根雉尾皆断,再看那惊鸿整暇以待,少年又有神鬼莫测能耐,且越战越强,心下生怯意。

岂不知惊鸿日之内“生灭”两次出闸,又风驰电掣远路驰援,元气大伤,而许飞看起来越战越强却已进油尽灯枯,两人皆脸上故作轻松,像设下圈套等那怖入瓮般。

有怯意,更觉得二人马上就要合击过来,二话不说调转马头绝尘而去,场面话不撂下句,说走边走。

此魔头走许飞屁股摔坐地,仰面躺地上仰天大笑,惊鸿慢慢将“生灭”还闸,站飞檐之上,看着个性子单纯直爽,侠肝义胆,日月样闪耀,似星光样璀璨少年,刻,许飞已经成兄弟。

怖亮马河战铩羽而归,至尊门用三个高手性命创造出来短暂优势,被许飞出现抵消怖每次大战之后定要休养生息月余也不会主动挑衅,没事和那赤兔马就晒晒太阳,改往日放浪形骸花天酒地习性。

有此空隙惊鸿也得以修养恢复。许飞虽然战至油尽灯枯,但有内功底子,内功调息运转十二周天,只两天便恢复常。

惊鸿大为惊喜,许飞也想倾囊相授,但就和武学其他领域样,刚说至穴道就头雾水,此雄才伟略,聪慧过人惊鸿,连最基本入门难以逾越,途耗精神只得罢

双方派系主将进入休养生息,龙争虎斗难得平静出现,虽然还有犬牙交错般堂口明争暗斗,但大战已熄。

每日里惊鸿与许飞巡查各处,和各堂口堂主引荐,闻听少年单人匹马驰援亮马河,守住至关重要兵家必争之地。尤其那魔神怖面前丝毫不惧,恶斗良久并和总门长起惊走怖,更钦佩紧。

些时日许飞虽然没有江南烟雨楼正式职位,但和惊鸿同吃同睡众所皆知,把许飞当做门内兄弟,许飞和惊鸿二人也不再少侠门长客套,以兄弟相称。

惊鸿又摊开地形图凝神观看,许飞时也不再避嫌,好奇上来观看,就看旁边门人把表示势力范围浅色薄纸更换,代表据守要点劲气能者位置却没有变动,好奇惊鸿:

大哥,据守堂主岿然不动,怎么门内区域反倒小?”

惊鸿也眉头紧锁,回道:“势力争夺倚仗劲气能者孰胜孰败,果据守堂主被击败,那有多少帮众也无济于事,但果双方劲气能者实力相当,僵持不下,那就需要门内帮众街头巷尾,商铺店舍厮杀恶斗,驱赶对方势力,增加自己帮派财力人力支持数量。”

“那咱们门内兄弟敌不过至尊门帮众么?怎么看区域日渐被蚕食?”许飞疑惑说。

“非也非也,因至尊门与那朝廷勾结,能暗中获得不少军械补给,兼之对百姓盘剥,财力也比咱们雄厚,有钱能使鬼推磨,至尊门用钱财也招揽不少穷凶极恶之徒,京里大大小小帮派众多,虽人数实力没有办法和至尊门江南烟雨楼相提并论,但也颇有几个厉害角色。”

“咱们兄弟凭借善恶不两立侠义道,或者被至尊门朝廷奸佞欺压盘剥良善之人,财力也百姓和受保护店铺财商自愿捐助,所以不管人数还军械财力亏。”

惊鸿越说越忧心。

许飞想想说道:“那日和大哥从京城后门进入,看到不少兵丁甲胄简陋,兵械粗鄙不堪,难道朝廷把些兵丁军械送与那至尊门不成?”

惊鸿听大为惊讶:“许兄弟说哪里话来,那日兵丁甲胄鲜明,刀枪锐利,此话从何说起?京城护卫非同小可,朝廷里那些奸佞之徒再何胆大,也只能将最低等军械偷偷卖给至尊门以谋取暴力,哪里敢此明目张胆。”

许飞被惊鸿说不由得愣,仔细回想,当时进城们时,那些兵丁器械装备…

简直不乡下村里团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