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2

小说:某天成为公主小说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病名为爱 字数:2692

[从今年年初照顾的温室终于开花。是有着淡淡紫色的漂亮的花。]

啊,难道那是这朵花吗?它是紫色的,对吗?

[用书签上会很有韵味,所晒干一些,样子挺棒的。 忽然想起公主,便随信附上几朵。花瓣看起像星星,是吗?]

照片中,她面带微笑地摆弄着信封里的鲜花。

珍妮离开这里后有一段时间,她通过伊尔间打听消息。起初很担心和焦虑,幸好现她已经稳定一段时间。

久前,当第一次收珍妮特的信,而是伊尔的信时,简直难相信,所静静地站一段时间,看着她寄的信。

慢慢念完珍妮的信,只能感鼻尖发酸。

[当时,和公主谈过,但认为。安慰需要安慰的人,他们需要的时候,伸出手主动跟他搭话,这可是件容易的事啊。如果们的立场相反,可能会像公主那样做。]

想,如果是珍妮,还能做得比更好。现也是。如果是她,肯定会更加犹豫决,是否要这种方式先联系

对珍妮既感谢又抱歉。从那时起,们偶尔会就们的日常生活交换信件。当然,们的关系已经完全,但想,如果能用这种方式慢慢拉近彼此的距离就好。如果有一天能看彼此的笑容的话。

希望珍妮变得幸福。她应得的。

而且觉得只有珍妮这样,才能安心地幸福起

"嘿,你最近经常和珍妮写信。"

"嗯!"

可突然,从背后传一个声音,一跳,差点摔倒。发出新的尖叫声,原地跳

"卢,卢!"

"见高兴吗?"

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笑眯眯的卢的脸。

呜呜!一会儿他的脸,两眼一晃,终于撑,瞬间移动。

咻!

"啊,嗯,嗯,嗯!"

面前的风景发生变化后,深吸一口气,发出怪声。 因为为躲避卢而使用瞬间移动,所这一瞬间搞清楚哪里。然而,视野中熟悉的白色和萦绕鼻尖的幽香,显然这里是玫瑰花园。

"什呀, 为什突然间瞬间移动?"

啊!又一次听的声音,内心发出尖叫。

其实非常愿意看的面孔,所躲避他,选择瞬间移动。可这一转眼就追!

咻!

又一次使用魔法。这次达的地方是蓝宝石宫的宴会厅。因为现是迎宾的时候,宴会厅里很冷清。现没有使用的桌椅及墙壁上还盖着白色的布。

再一次轻易地找。从空中出现的卢揶揄地拽着的头发说。

"嘿,这是开玩笑吗?"

"别说!"

近距离面对卢的眼睛,的脸迅速热。此后,又多次利用魔法试图摆脱卢。但最终只是徒劳的挣扎。

第15次达红宝石宫时,自暴自弃地瘫坐喷泉前。 "现玩够?"

喷泉旁,一脸兴味地看着

"才知道,这是你的爱好吗? 毕竟,你看的书里也经常出现这种情节。"

他的话,大叫起

"这些东西又叫'抓'玩吗?"

",你抓吧?

根本是! 跟你玩那种东西! 嗯!

"如果知道你喜欢这种东西,早就陪你玩。"

",......!"

但气愤之下,只好闭口谈,因为想谈论它。然后用双手捂着脸进行短暂的挣扎。

能告诉你,是因为看你的的脸太害羞而逃跑?哇哇!

从上次的生日那天开始,看时,简直要命极。 问题出的心太大。

但是这都是因为卢!这家伙竟然对做那种事!

"为什最近这难见你?"

但出乎意料的是,卢却毫无顾忌地对待。难道你知道躲避你故意把行程安排得紧凑些,甚至出入黑塔? 现,他似乎仍然认为们现所展开的瞬间移动比赛是一种游戏。

无谓地严厉地辩解。

"最近正学***学呢。"

"你会成为女王吗?"

"后的事知道,先学着吧。"

嗯,这是什情况?因为卢太泰然,刚才也一直一个人大呼小叫的,知为什,有点尴尬。

觉间,紧张的情绪开始缓解,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似乎涌上心头。

哎呀,也没做什!卢,这孩子也这好,怎就让一个人动摇呢!

是啊,是啊。像那样的亲吻,没什的。这对小黑和绿宝石的所作所为吗? 这和单纯地和小狗做的事情没什两样。

知为什,看泰然自若的样子,心里有点是滋味。但是,想拿这个当回事。

"那没意思,你还好好学习啊。"

就像每次研究些什时一样,卢这次也是一脸厌烦地咂嘴. 但这一次,理解卢做。因为帝王学真的没什意思。最重要的是,最近听的课与的想象中有所差距。

忘记刚才还试图从卢身边逃走,把胳膊抬喷泉池上,撑着下巴,然后叹口气说。

"和最初所想的真的有点一样。"

"君主可能是说谎者。"

"君主可能是伪善者。"

"但作为君主,直死前的最后一刻都应该被发现。"

"他们只是教这些。"

会学习更帅气、更精彩的内容。历代有伟人之称的君王也很多,那些人书中都是很帅的啊? 但是帝王学中,最开始学的就是这样的内容。所这几天,除, 心里还有一个烦恼。

"怎样才会被称为贤王?"

“你为什问你爸爸?”

"嗯,知为什,觉得这需要亲自去寻找答案。"

当然,正如卢所说,如果要问克劳德也可,但决定做。

的话,卢反应冷淡,平静地说。

"好吧,后慢慢就行。反正时间也挺多的嘛。"

哎呀,这家伙,这是别人的事吗? 哪里有很多时间!

开始得太晚已经18岁。“

"无论你还是你爸爸,今后剩下的寿命都有几百年,按这个算,现是已经开始非常早的教育?"

"什......? 几百年?!"

的话,一跳。

剩下的寿命是几百年?!这是怎?!

",知道魔法师的寿命很长! 爸爸和的魔力都那强吗?

"你忘记之前送你的生日礼物是什? 你是和你爸爸一起吃世界树的树枝吗?"

那句话,张大嘴。之前克劳德被的魔力爆炸淹没,失去记忆时,卢说这是治疗措施,插他头上的那根树枝! 说要稳定魔力,还把它也插的头上。从那后,魔力的量增加...... ...

"呃,是因为那个吗?"

过,就算说未还能活几百年,也感觉真实感,有些恍惚。

"所后的人生计划还是看得长远一点再制定吧。什帝王学,那也是一百年之后才开始学习的。这个时候陪是很好嘛。"

嘟囔着,把手伸向肩膀下的头发。就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开始把的头发缠手上把玩。

"对,这样看,女孩子喜欢被送什样的礼物?"

,卢像是突然想起,问一句,顿时怀疑自己的耳朵。什......?他现女孩子喜欢什?

或许是想送给...但是可能问吧? 什呀,还有其他的女孩子吗?难道世界上还有一个值得卢这样苦心经营,准备礼物的女孩子吗? 那一瞬间心情变得很奇怪。确切地说,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心情,但感觉有种情绪翻滚沸腾,很奇怪的感觉。

"礼物就是礼物,随便送点什,都会喜欢的。"

由得蹦出生硬的口气。

"那说,你怎知道什好呢?"

的头发,像是要回答清楚似的.

知道什!无论你送给别的女孩子什礼物!

"如果是你,你想要什?"

握着的的头发,用温柔的声音问

久前吻过的女孩吗? 你这个无情的家伙。

"哼,是啊,已经拥有很多,再没有想要的东西。如果你能抓一条龙,也许就知道。"

情绪低落,冷嘲热讽道。

嗯,是想收你的礼物。就是这样的公主,从没接受过男人的那种东西,但已经拥有需要的一切。最厉害!啊!

内心感莫名的愤怒时,卢意外地看着.。

"什,龙? 原女孩子喜欢这样的吗?"

知道?如果你做说的一切,那就快点吧!“

"好吧,那就等一会儿。"

虽然很伤心,发脾气,但卢却留下那样的话,然后突然从喷泉中消失也只是像往常一样生气,瞬间移动克劳德所的加内特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