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章

“顾见深,面怎么样?”

白玉梯蜿蜒向上,云雾缭绕,一眼望去隐约透露散散金光。

两年前,星海论道后道和心域握手言和,虽说见面时习惯冷言讽刺两句,但也接受了对面亲家身份。

道/心域:怕我家尊主/陛转身来就塞一口狗粮,狗粮滋味真是又惊恐又孤单。

梯重新修好,众修士直言飞升有望,对涟华尊主和九渊魔尊更是感恩戴德,特意在梯旁修建了一石碑,名为“九涟碑”。

们一日三拜,即将渡劫来拜拜,遇到瓶颈来拜拜,仇追杀来拜拜,据说这里已经接连好几被仇家堵住杀掉了。

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修士拜神热情,大家都不承认自己脑子缺根筋,并对逝者表示了怜悯同情,真是憨憨。

涟华尊主大徒弟曾良子从中看到了商机,向贴告示:古云,否馅饼焉。汝可知,尔等为何莫寻得通之道,心不诚也。现告汝一良法,交付二晶石即可膜拜尊主,早日飞升。

此后来拜神更络绎不绝了。

上仙阙,白衣男子向探看,口中嘀嘀咕咕,“顾见深怎么回事,也不回我。难道出事了?”皱了皱眉,准备梯。

刚迈一步,落入迎面而来红衣男子怀里,红衣男子轻抬巴,凑到耳边亲了亲“这是谁家小公子,真是云蔽月,流风回雪,嫁了没有呀。”

弦耳垂一红,没好气推开,“嫁了,嫁给一尖嘴猴腮秃头大叔。”

“那小公子要不要改嫁,我秀俊朗,家底还可以,也就两三宫殿,一点而已。”

弦敷衍亲了亲,说好,然后询问面怎么样。

都老夫老夫,还玩调情那一套。

顾见深揽过腰,边带走边说,“面建了石碑,有很多修士膜拜,我们只能小心过去了。”

弦点点头,要不是不能被发现,们早大摇大摆去了。

至于原因,要从两年前说起。

弦和顾见深修复了梯,飞升到仙界。上德峰主,不,应该是上德仙携一众仙迎接们。

弦过上了没事收集宝贝,有事亲热亲热快乐生活。第一上金银窝很快收集齐了,可谓是快活似神仙,不对,已经是了。

但是,最近几很不对劲。具体表现就是打扰和顾见深亲亲,还吐槽自己金银窝,竟然说它丑。

弦敢怒不敢言,心底琢磨可能更年期到了。

顾见深也十分憋屈,这一月来洗凉水澡次数直线上升,可对方是爱长辈,九渊魔尊只好在心里扎小

俩一合计,决定给上德仙伴,这样就不会关注俩了。

一日,弦钻进屋子,坐在床上,抱着摇来摇去,撒娇道:“,飞升后时间那么长,这么无聊,找陪你吧。我想你以后有陪,不要孤孤单单,好不好。”

“哎呦,小兔崽子憋什么坏呢,怎么这么粘。”上德仙敲敲头,说“这仙界飞升女仙本来就少,仅有还都有了,我找空气去呀。”

弦想了想,“我和顾见深想去看看,帮物色物色,喜欢什么样呀。”

上德仙思考了一会,不知想到什么脸色一红,“就...随便...看上眼就行。”

弦看着变化着实有趣,十分好奇想到了什么,可是怕挨打,不敢问。

憋着点点头,拍胸脯说“保证完成任务,带来温婉小美女。”

“不是美女也行。”小声地说。

“什么,我没听。”

上德仙站起来,把弦推到门外,哐当关上门,门内传来声音“去吧,相信你。”

于是弦和顾见深带着疑惑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