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章

乾听宫,坐在殿内,吩咐道:“收集天下美女的画给我,我要选门亲事。”

曾子良热泪盈眶:“尊主,你终于要抛弃那万恶的九渊魔尊,子良这就去给您收集。”

表示很无语,是曾子良变,还是他看懂这个世界

“本尊是要为师傅找个人家。”

曾子良细细思索,“这,曾经的天道第美女柠宁绝世而独,如今年龄渐长,过依然翩若惊鸿。”

点头道:“将画给我。”

柠宁的画去唯心宫,时隔两年,新唯心宫早已修好。大殿红砖红瓦,连桌椅都是红色的。

转身,顾袭红衣向自己走来。

片火红,极致的鲜血,灿烂又充满诱惑。

笑道:“师叔来此,有何贵干。”

挑眉:“自然是来下战书,星海论道,知陛下可敢前去?”

“师叔亲自来请,九渊当然要去。过师叔如果我赢,有何奖励?”

缓步向前,搂九渊魔尊的脖颈兴冲冲的种草莓,“如果陛下赢,今晚任君宰割。”

眼神暗,回吻他,手停在身上撩拨。

“嗯...”应情□□,轻轻推 他:“上里面..要在外面。”

舔舐他的耳朵,舌头遍遍描绘耳廓的轮廓。

“师叔,去里面干什么?”

喘息掐他的腰,气急败坏道“!”

笑道:“那可行。”

次日,曾子良带来画,画中桃花遍野,柠宁手拈花朵,笑靥如花。

很满意,这个年龄正好,能让师傅老牛吃嫩草。

他指柠宁坏坏的说:“陛下快看,愧是天下第美女,果然好看,腰好细,腿好直呀。”

捏他下巴,“有我好看吗?”

假装思考,“陛下是英俊,柠宁是美丽,还是...”

没等他说完就堵住他的唇,两人交缠在起,强劲的吮吸他的舌头,分开时发出轻微的声音。

“恩?”顾惩罚的咬他的唇瓣,“谁好看?”

手脚疲软的被他抱,有气无力的说:“陛下最好看,陛下是全天下最好看的。”

满意笑,抱他上天梯送画去。

天上,上德仙人看柠宁的画老脸红,他假装镇定的对他们说:“此女脸色红润有富贵相,甚好。过我要去问问修祯的意。”

“......”这问闺蜜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刻钟后,上德仙人把画还给:“修祯说,他算卦,我和这个修士没有姻缘。”

姻缘也可以算,他好棒棒呀!

他们又要副画,又被师傅的好闺蜜驳回

无奈之下,他们回到天道,决定亲自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