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章

回到出租屋,沈清弦翻腾屋子,找到唯二的方便面和几块小饼干。

要问,问是后悔,刚才怎么让小胖子请客!

吃完饭,躺在床,沈清弦思索如今的局势。

广播剧是个关键的线索,这个外面规模的战争,也有经济危机。游戏盒所说的拯救世界,应该是拯救人们关于广播剧的梦想。

简单了,打败魔王好了,过在这之前,先把找到,垃圾,也来找我。

在脑子里把事情理清楚,沈清弦打了个哈欠,准备进入梦乡。

温暖的怀抱,沈清弦翻来覆去,煎鱼般煎面再煎面。

半夜三更,个人影摸进小小出租屋,缓缓爬沈清弦的小床。

沈清弦个翻身,把抱住了。

“.....”还有亲亲抱抱做点有意义的运动,怎么醒了?

?”

亲亲的小鼻尖,刻意压低嗓音说:“,是小妖精,来嗯嗯的。”

“恩?”半睡半醒的沈清弦声音甜腻诱惑,领口开露出白皙的皮肤。

被勾的快受住了,口咬匀称的锁骨。

第二天,沈清弦是被饿醒的,坐起来后面的适感提醒昨天发生了什么。

恩?小妖精?吗?

沈清弦对角色扮演表示的鄙视,次扮演军官和间谍折腾地几天都下了地。

沈清弦下床转悠了圈,发现什么人都有,又到街转悠圈,也有。

有!竟然跑了!吃干抹净跑了!

沈清弦双手交叉活动筋骨,哼,要让我逮到你,否则要你好看。

沈清弦穿漂亮的小裙子继续在街打探消息。

年前,魔王入侵艾格陆,推行剧情歌,打压广播剧。之所以叫魔王,是因为相传面部丑陋,神似恶魔,还有人听到城堡里的呦呦哭声。

艾格陆的人们每月被随机献祭十人,违反规定的先死,想死,只能把广播剧藏着掖着。

天下武功,唯暴破。简单粗暴点,沈清弦决定冲到魔王本营,杀了,从根源解决问题。

施法来到城堡内部,推开门。城堡有士兵,漆黑片,只有门口点微弱的光芒。

沈清弦丝毫怕,有东西会吓到涟华尊主吗?有。

然后在拐角看到了九渊魔尊。

,应该说是个和样的人。

沈清弦从这人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尽的绝望和黑暗,即使知道这,可心还是有些抽疼。

“哥,”对面的‘情望着沈清弦,手中的剑缓缓抽出,“终于找到你了,你死了才彻底属于我。”

“???”

啥,我是谁,我在做什么,阿清表示很无辜,小九渊怎么黑化了?

沈清弦停在原地,想着自己是要配合的跑跑,还是直接擒拿。

突然,眼睛变得猩红,好像眨眼会流出血泪,瞬间恢复原状。

“小涟华。”苦笑,前安抚地把沈清弦抱在怀里。

听到熟悉的语调,沈清弦莫名安心许多。

“宝贝我事,要担心。我附身在原主身,是原主献祭的恶魔,只能晚拥有身体主权。”

摸摸沈清弦漂亮的假发,余光瞥着小涟华女装的样子,把cosplay在心里提日程。

沈清弦注意的小心思,成功被九渊逃过劫,“是说白天是魔王,晚是你,那我们能以暴制暴,直接消灭了。”

“对,”本正经说道,手向下探摸到小裙子,“原主有点惨,涟华可以晚来城堡寻找秘密,顺便来睡我。”

沈清弦啪叽拍开捣乱的手,“睡你,想得美。”

说完冲挥挥手,溜烟跑了,“拜拜了您嘞,晚。”

看着的背影,脸挂着温柔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