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章

阴曹府位于下最一层。死后达黄泉,在彼岸花旁耐心等待,会看一艘悬挂幽冥灯指引方向冥船。

弦和顾见就坐在这搜船上,路过黑白无常骂骂咧咧提生魂:“哔,该死最近死人这么多,白爷已经几天没睡觉了,哔..”

“你哔一个睡什么觉,别在这骂人,哔..”

弦听知道该吐槽哪儿,府竟然还有自动屏蔽功能。

问:“陛下,这艘船是是违背常识,牛顿棺材板要压住了。”

顾见指船尾方向:“在那有几个魂做苦力推船,现!”

顾见施法让魂显身,几个缺胳膊断腿露出身形。

弦看着们啧啧称奇:“府真是选了个有逼格方法吓唬人,连都骗过去了。”

顾见说“小涟华需要看保护你。”

弦挑下巴:“陛下,需要你保护吗?”

顾见说:“需要,师叔保护。”

调侃间,府已经了。推船魂可怜兮兮站在那,想提醒又敢。

两人下船后,幽冥船自动返航。

弦好奇向四周看,还从未见过府是什么样。

一片漆黑,只有几个绿色玄火勾勒出一条大道。红色彼岸花和黑色玄冥草旺盛开在道边。

弦看这花长错,凑上前想摘一朵留念,这时花朵两片叶子捂住花蕊,顺着微风轻轻摇曳,仿佛在说‘要碰好害羞’。

弦惊讶问:“这朵花有自意识?”

顾见仔细观察一番说:“花蕊中央束缚了一个魂,仅花朵,这每一处几乎都有还没投胎魂。”

弦仔细探查,还发现这乌泱泱几乎全是

!!!太吓人了。

“有人看头吗,头掉了。”

“什么你头,你是被刽子手砍头死吗?”

“哇,帅哥,两个帅哥,姐们快过来,这儿有两个基基。”

“插队了,插队了,只要十金就能插队去奈何桥了。”

看见瞬间,沈弦听们乌七八呀话,拉着顾见快点远离这。基基是什么

弦问:“们要去找阎罗王吗,在哪?”

顾见回答:“找个问问就知道了。”

环视一圈,大部分都东倒西摇往前走去,只有一个畏畏缩缩在墙边,就是你了。

像拎小鸡崽儿一样拎弦面前,问:“阎罗王在哪?”

魂对自己突然瞬移很懵逼,下意识说:“一直向前走,经过门关,经过往生殿,就森落殿了,阎罗王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