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章

剧情结束,清弦从中醒,感到一身阴冷。

他搓搓胳膊,深说:“看到剧情了吗,这父母真一点情味都没有。”还好师傅这样。

深点头:“看到了,我刚才扮演父亲,正是家庭冷漠又刻板才会悲剧吧。”

清弦叹气,他也猜到了,剧情可能是小孩爱上自己哥哥,父母坚决反,阻止两小心就be了。

他拽过顾衣领,认真问:“陛下,如果师傅坚决反我们婚事,甚至以死相逼怎么办?”

深低头望着他,眼神深邃动:“那我只能占山为王,把你截走当我压寨夫,谁敢抢,灭了他。”伤害了涟华师傅,小涟华会心疼,他只能躲,可如果还敢抢,那就客气了。

清弦弯唇一笑,‘吧唧’亲顾深一口,笑道:“宝贝,你真甜。”

点完火,赶紧要跑。

深揽住他腰,把拉回,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品尝了一遍,才评价道:“小涟华,你也好甜。”

玩闹过后,正事还是要办,两收刮了一层所有信息,都是些日常琐事,只在花园旁用房间找到了一些信息。

甲:“小少已经三没吃饭了,夫用担心,可怎么担心,再过几身子就要垮了。”

乙摇头:夫和小少都是倔脾气,而且这,两个男在一起,多像话。”

甲恨铁成钢看着她:“有什么像话,大少是亲生,现在火箭都上了,你思想还这么狭窄。”

乙一想也是,点点头:“你说是。”

丙插话道:“现在舆论压力很大,外面都是主家谣言,夫也是怕小少承受太多压力。”

乙说:“呀,能在一起,压力太大了,那个仇家坏很,什么阴险手段都使得出。”

甲丙:“....”你这个墙头草。

乙叹气道:“我们也决定了主家想法,只希望大少快点把小少带走,硬扛着也解决了问题呀。”

话结束,他们醒过,提取了两个关键信息,非亲生和仇家。仇家可能推波助澜把李宸害死了。

已半亮,清弦要先离开,等明,是今时候再。还好他们是普通,否则早就猝死了。

深抱他,像大狗一样用下巴蹭蹭,语气可怜:“少,您明吗,夫只是太喜欢您了,是故意发脾气,夫娇贵,像我,都没有发脾气。”

清弦黑线,所以这次是风流少和绿茶男宠设定嘛。

清弦拍拍他头说:“乖,我晚上就,保证让你下了床。”

顾绿茶埋头:“讨厌,少说这种东西,好害羞呀。”

“.....”角色扮演是种病,得治。

清弦在城市里尝遍各种美食,女装而已,大佬完全怕。

入夜,两汇合,继续探索二楼城堡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