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章

李宸被母亲软禁家,李母找心理医生李宸耳边‘辅导’,试图改变儿子的性取向,让变成个‘正常’。

李宸每呆坐床边,静静看着对面楼的台,幻想上面朝自己招手。

还是办法相信会娶另个女,即使自己的母亲每们的婚期,们的彩礼嫁妆,多么幸福。

知道母亲说瞎话,因为不可能对个从未谋面的卸下防备,虽然对自己很温柔,可对除自己外的其礼貌。

我还是很特殊的,想。

仿佛上李宸的苦难,半个月后,李宸收个信息。

下午,台见,我带你逃走。

台!李宸的心瞬间活络,这里只知道,来带我走,我们起逃跑,过任何阻止的生活。

下午,保姆敲门,劝小少爷吃饭。

李宸央求保姆,希望她放自己出去,出去后定会重金感谢她,辈子都会记得她的恩情。

保姆几乎是从小照顾小少爷长大的,这个月看着夫和小少爷怄气心疼坏,听这么说果断打开门。

“小少爷放心,夫那里我会帮你打掩护的,快去找大少爷吧。”

李宸感动的向鞠躬,承诺道:“周妈,等我出去就把你接过去。”

周妈赶紧把扶起来,“小少爷使不得,快走吧。”

李宸快速逃离家里,虽然浑身力气,但内心充满希望。

台,这里还,李宸心想,可能还来。

向前走,看着还落下的夕阳,感觉前所未的畅快。

这时候,不被发现的悄悄走过来,把下去。

李祯偷偷回国,打算远处看眼弟弟,走门口,看半空坠落的影。

沈清弦是落地后被疼醒的,感觉生命力快速流失又逐渐平稳,是李宸和恶魔的交易,恶魔吸食李宸的痛苦偏执而活。

顾见深猛的惊醒,颤抖的抱住涟华,那刻的绝望深深刻脑子里,即使知道那是个幻境,还是害怕会离开。

沈清弦被,赶紧回抱顺毛,“乖,我这儿,那不是我,九渊,那不是我..”

顾见深被抱着,感觉身体的暖意,逐渐缓过来,假装可怜道:“宝宝,吓死我。”

沈清弦摸摸头,心疼坏,“乖,不怕。”

“那今七次好不好~”

沈清弦反应过来,好气的推开,“不能七次,六次还差不多。”

顾见深惊喜的亲,“宝贝,太好!”

沈清弦好笑的看:“说的好像平时亏待你样。”

目睹全过程又完全参与的朱子云很懵,开始两动不动,然后沈清弦抽搐,两就抱起,说些颜色的问题。

原谅情侣的世界单身狗不懂,虽然我不懂,但好想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