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小宇

小说:红尘之活下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海冉 字数:2597

除了穿着打扮上的高贵大气、卓尔凡,林至启想象中的富子截然同,没有星半点的骄纵任性,反而彬彬有礼,安静沉稳,显得特别乖巧懂事。有着良好的说话谈吐,规律的生活习惯和超强的自理能力,待人接物热络亦疏离,比同龄人成熟太多,俨然个小大人儿,到饭点儿就下楼安静的吃饭,总是面带微笑的跟准备饭菜的郭姐道谢;吃完饭主动写完作业,然后整理好明天上学需要的东西;时间允许就客厅看半个小时的电视,而后洗澡上床睡觉。样的子竟然让启无所适从,明白严涵为何大费周章的找来,样的子任谁都带的了,每月几千块钱工资就像白送的样。

观察了两天,熟悉了从到学校往返的路程和周边的环境,掌握了子的日常作息,启对新工作仍有疑惑,依然揣测些有钱人的思。如若只是单纯找个靠谱的司机,大把的人可供挑选,自己绝非严涵口中的最合适的人选;如若找个人陪伴子,亦可以从专业的培训机构请人上门,再说子报的有培训班请的有教,个角色实则可有可无。理清,也想过多的去询问严涵,启索性再思考无解的问题。只是经过了两天的时间,启对林至的感觉发生了变化,子有了疼,也对工作有了同的期许。

看到了林至的寂寞。尽管的生活有条紊、苟,但是没有朋友没有伙伴没有游戏的时间,的笑永远只是礼貌性的微笑;也看到了林至的渴望。看电视的时候,并没有像做其它事那样专向门口的方向张望,等待父母回来,只是常常无果而终,关电视上楼时的眼神沮丧而落寞;还看到了庭的沉闷,郭姐告诉直都是样,林总和严涵很少回来,至基本上都是里雇的司机和保姆照料。

子总归是子,庭背景如何管将来子要承担什么,样的环境总是有问题的,启看眼里,对严涵们的作为甚理解。何况直从事的是每月挣万,至少得给单位创收十万以上的打工生活,天下没有要钱的晚餐,无功受禄,付出就收获总感觉踏实。于是决定主动出击,尽自己的努力让子能多笑笑,让子的生活丰富些。当然,无比明白有钱人的武断和权威,也无意撼动们早已制定好的培养计划,只想刚硬硬的条条框框中起到丝润滑的作用,让子感受些柔软和欢快。想起了自己的子,论穿着,缘分与林至的贵气和高可攀能比,但子身边围绕了太多爱的人,所以们那个小城,子的衣品样可圈可点。论开快乐,缘分俨然是最好的代名词,因为感受的爱和陪伴很多,子幸福感很强,因为物质上的富足吝啬,因为善良的底蕴主动招惹小朋友,所以每天都乐乐呵呵的,幼儿园开更开,见到里人,第反应就是冲向前紧紧抱住,那冲击力大的爷爷奶奶都吃消。会直接表达的喜恶和情绪,会假惺惺的流泪卖萌,会赤裸裸的打滚耍赖,比起林至,缘分倒真的就是个子。想到子的种种模样,启情自禁嘴角上扬,可没会儿就陷入了沉思和回忆。

明白了努力方向和施力重点,启开始主动和林至多说话,有时候更是刻意的找话题,聊庭,聊的学习,聊的爱好,虽然林至有些适应,出于礼貌还是有问必答,让启对多了些了解。

总体来说,个电视剧上讲的那种富豪庭,启之前接触过的有钱人们面前过尔尔,但线条结构比电视剧上错综复杂的人设要简单许多,没有私生子,没有婚外恋,只是个白手起的爷爷打下了稳固的江山,而后由唯的儿子守江山再创业,儿子生了孙子,被庭寄予厚望当作接班人培养,爷爷奶奶功成身退定居国外,因为身体好长期回国,儿子林响年纪轻轻成为商业大鳄,整天忙的可开交,严涵婚前即是总经理助理亦是公司精英,婚后俨然成了林响的左膀右臂,夫妻二人撑起了新纪元,却也失去了陪伴子的美好时光。

征得严涵同意,个周末启为林至争取了半天的消闲时光。周六下午带着林至去了游乐场。同于别的子欢天喜地的反应,林至很犹豫,那里有许多开开的三口之子有些抗拒。但启有的方法,种寻求陪伴的姿态跟林至商量,说自己来自小城市,直想看看大城市的游乐场,感受下那里的气氛,何况总是闷里人容易发霉生锈。许是耳濡目染的绅士教育,许是被发霉生锈样的词汇逗乐,许是被人需要的种认同感,林至最终答应结束了上午的学习,吃过中饭就去游乐场。

启刻意通知郭姐回去吃饭,专程带林至到外边吃饭,当提议吃肯德基时竟然被林至口拒绝,原因是严涵坚决让小伙儿吃垃圾食品,搞得头雾水。想着严涵自己时总是去肯德基里大快朵颐,却对子如此耳提面命上纲上线,用良苦可见斑。坚持未果,最终两人起去吃了川菜,小伙很爱吃辣,满嘴油,脸满足。去游乐场的路上,子说了些特别令人酸的话,令阵沉默。

启叔叔,其实我也想去吃鸡腿汉堡和薯条,但是我听妈妈的话,她很少回,我感觉她爱我,如果我再惹她生气她会会更爱我?”

到了游乐场,林至没有太强的反应,开的特别有度,连玩儿的时候都紧绷绷的,又勾起了启对疼。启强忍游乐场带给的冲击和翻扯,用激将法拉着林至玩儿了几个项目,坐云霄飞车的时候,子很紧张,咬紧牙关闭上眼睛,拉着启的手满满的汗,启告诉可以张开嘴巴像别的人样大喊大叫会减轻害怕和紧张,但是林至终还是没叫出来。启感觉要让充分释放天性还需要时间的磨合。

玩了个多小时,林至要求回去,周围充斥了太多童的声音,启内适也越来越强烈,于是们牵着手沉默的走到了出口。突然,子像是看到了什么人,竟然开的喊着跑了过去。

“田姐姐,你怎么里啊?”

“小,姐姐里帮培训中发传单。你怎么也儿啊,你来玩儿吗?跟谁起啊?”个学生模样,阳光漂亮的女儿弯着腰按着林至的肩膀关切的询问。

“我跟启叔叔来的,带我来玩儿,是我妈妈新请的司机叔叔。”

“你好,我叫启。”启走上前打了招呼。

“你好,我叫田,是小的钢琴老师。”

“哦,明天早要去接的给至上课的老师就是你啊?妈妈交代过。”

“其实我自己坐车去可以的,严姐太客气了!”

“没事儿,开车方便。至,你是跟姐姐儿玩儿会儿呢,还是我们现走?要我们帮她发发传单吧?也算社会实践了!”

“咱们帮姐姐发传单吧,但是叔叔你要告诉妈妈”,看的出来,子很喜欢位姐姐,而且对发传单很感兴趣。

于是两人顾田的反对,拿了多半儿的传单,乐此彼的开始分发,有了林志的加入,周围的长和子们都特别买账,好多都是主动先前索要,还簇拥着漂亮的田咨询相关的课程。

的路上,启想起小伙和田的相处情形,突然对自己有了很大的信

“小?”

“嗯。”

“以后我也叫你小了,像田姐姐那样。你呢可以叫我大启叔叔,因为我排行老大,我人都叫我大启。”

“好的,大启叔叔!”

“大启叔叔很喜欢小儿,很喜欢小,大启叔叔想和你做好朋友,你呢和大启叔叔起的时候可以讲那么多规矩,自些,可以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