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桃花

小说:红尘之活下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海冉 字数:2388

开工前,他们小组被老板本正经煞有介事招过去开会,老板神色郑重,“今天客户你们定要格外小可是财神啊,尤其是启,你第次去她家干活,定要打起十二分细,不要出现纰漏。刘姐定要监督验收到位。”

车,见启面有疑惑,刘姐正式给予解释,“大老板别墅,直都是咱们公司给他们保洁,出手很大方。家里有什么不要家具还免费送给咱们公司过,今天还让去拉他们淘汰下来沙发呢,那都是好东西,还很新呢。”

明白缘由,启微微笑,拾人牙慧,必然加倍回馈,得人恩果,自然秉记间,是人之常情。工作起步阶段,自己何尝不是把每客户当作恩人敬为天人,所以他并不觉得老板样大张旗鼓有丝毫谄媚之嫌,反而觉得生意不易,仰人鼻息在所难免。

到达目地,穿着考究女主人亲自开门迎他们进去,语气和善,说话精炼,嗓音悦耳,显现较好人文素养,令启忍不住打量番。魅力四射女人,身段高挑妖娆,面容明丽精致,自信不凡,衬得起大牌,衬得起豪华居所。

轻车熟路分配好工作,大家各行其是开始打扫清洁,有老板耳提面命,启莫名感到紧张,对自己负责区域格外上,丝毫不敢马虎。不过大户人家家大业大,连犄角旮旯都显得很宽敞,何况平时维护较好,所以打扫起来极为顺手,启成为第完工人。验收合格后,刘姐让启去帮助何艳艳清扫主卧地毯。到门口,启恍惚到何艳艳将什么东西塞到口袋,由于得不那么真切,所以并未当回事儿,只是何艳艳到他备受惊吓表情让他隐约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女主人遍打扫情况比较满意,但微笑过后话锋转,说自己卧室里丢枚戒指,她改刚才春风拂面,表情冷峻黯然。

“刘姐,么久合作,还没有出现种状况呢!不过也有可能是忘记放在哪里,也会努力回忆。但是请在场各位也帮忙找找,可能清扫时不小碰到哪里。”

“好们马上上去找。”

见事态如此发展,然于胸,为尽快解决问题息事宁人,他抢在刘姐前边。

“刘姐,最后是和小何起收拾卧室,仿佛听到什么东西滚动声音,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想可能正是戒指不小弄到墙角或者床底下,还是和小何去找吧。”

“是啊是啊,还是起去找吧!”见启刻意圆场,本来虚紧张何艳艳思转圜顺势而下。

两人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急忙忙上二楼,不传来何艳艳故作欣喜而又略带夸张声音,“找到,找到,真滚到墙角!”

下楼时何艳艳故意靠紧启,悄悄声“谢谢哥!”

变故,女主人严涵冷眼旁观知肚明,她认真打量番,感觉男人绝非保洁员那般简单,不仅成熟帅气楚怀不乱,而且自得份与众不凡气质,好在戒指失而复得,没有什么损失,她也息事宁人之。

刘姐似有觉察,而赵姐头雾水,但业主不追究切万幸,众人当然知道见好收。刘姐轻描淡写何艳艳和启两句,事情也风吹云散。返程途中,何艳艳不顾胡师傅冷眼,劲儿启示好道谢,本还想解释些什么,只是见众人都在,而且直都是淡淡,所以欲言又止。

本以为事情已经完结,但到精装扮香味刺鼻何艳艳袅袅婷婷来到自己居住库房,阵厌烦,感觉是非精上门事情变得没完没起来。

哥,真谢谢你啊。但你要相信不是故意拿,只是那钻戒是粉色只听说过,根本没见过,于是拿起来仔细着跟着样,不知怎么把它放进口袋。不是小偷,再喜欢东西也没有动过偷念头,次真是鬼迷窍。”

明白,小事桩,无足挂齿,你无需介怀。”启只想事情此揭过,不愿节外生枝。

“你哥,是文化人,说话都是四成语,不像那些人,没文化还邋遢粗俗。”

“你过奖靠劳力挣生活人,跟他们没什么不同,你要没别事情,要休息,明天上工再见。”启急于结束次谈话,句句拒人千里。

“别别,哥,还有些里话想跟你说呢!”何艳艳顾盼生姿,眼神撩人。

“有什么话要不明天再说吧,明天总还是要见面。”着眼前面若桃花何艳艳,情烦躁,搞不明白自己何时变成狂蜂浪蝶,竟然沾惹等麻烦。

哥,几句话,你让说嘛!”何艳艳边说边用胳膊缠上启,扑空后面色悻悻。

“行,你说吧。”种没完没节奏让启几近崩溃。

哥,估计你也听说过和胡小刚事,其实只是因为独自在外孤苦无依,刚好他对还算不错,总是送东西请吃饭,们都有家庭,只是临时拼伙而已,现在好多农民工都喜欢搞种临时夫妻关系。”说完些,她抬眼启,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只能自顾自往下诉说。

“其实,里只喜欢男人,有文化,有内涵,干净帅气,反正觉得你哪儿哪儿都好。哥,么久发现你也是人,如果你不嫌弃想跟你在起,放不破坏你家庭,是咱们起打工,起搭伙过日子,咱们起离开里再重新找工作,帮你洗衣服做饭,挣多挣少都不在乎。哥?”

“不好意思,对你说不感兴趣,们不合适。”启语气斩钉截铁。

哥,为什么?不漂亮吗?不好吗?们同村在歌厅干挣钱很快,她们都没有漂亮,从来没眼红。是喜欢你,你上学时梦中情人那样完美,真哥,绝对不给你添麻烦,哪怕跟你在都愿意。”

“对不起,不能答应。”启再次重申自己立场,并打开门示意她出去。

何艳艳泪眼盈盈,满脸委屈启。而后,她拉开裙子后背拉链,露出美好身材。

哥,你承认文化低,还是农村,但不比那些城市姑娘难吧!”

“你很漂亮,但没有兴趣。”见她如此袒露,启生硬帮她拉上衣服把她推出门。

何艳艳被彻底激怒,本来信满满势在必得,谁知被般轻视,于是她尖着嗓音大声叫嚣,“你有什么好牛启,不是多读点儿书吗?何艳艳要男人,啥样找不来,喜欢你也是上你,竟然对面不改色,不信你真是正人君子坐怀不乱。哦?明白,你喜欢男人吧?原来是该死同性恋,别们见识少,种事情还是知道。幸好没跟你有什么关系,想想!”

秒变泼妇女子,启哭笑不得,唯有强行拉开她把门手,嘭声紧紧关上房门。何艳艳无法继续撒泼,她气急败坏脚门,而后愤愤踩着高跟鞋离去。

林子大,什么鸟儿都有,躺在床上,可笑之余,启没有太多情绪,只是觉得自己份儿工作恐怕真要到头儿,他禁不住开始惆怅下计划,何去何从,免不得又是场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