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中秋

小说:红尘之活下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海冉 字数:2385

恣情享受着与袁亦师亦友亲密而又另类的关系,沉浸在新学期的喜悦和开中,林至宇很满足,尽管父母对的态度样微妙疏离,可是这早已是生活中习惯的模式。只是这种开在中秋节来临的时候戛然而止,父母双双外出,尽管里早就不报奢望,可又次面对人的团圆夜,依然感到失落和伤

早在小宇之前,袁就知道这样的状况。严涵的告知无懈可击,自己压力太大,需要出去透透气,借机思考下人生。林响依然是工作至上,要飞国外,那是更加翱翔的理由,国外没中秋节,依然能够接洽的繁忙和事业。

看着落寞的小宇,袁按下头那股浓浓的思乡愁,摸摸的头拉着的小手和计划着中秋的节目。小宇想到田也是人,于是主动提出邀请田,三人商量着当天起包饺子,起看电影,起吃晚饭。

当天大早,林至宇就拉着袁去接田,然后起去超市采购。推着购物车,看着前边两人挤着脑袋认真的商量着选取货品,袁不自觉的微笑下。独在异乡,三孤单的人,凑成桌团圆饭,竟然种别样的温暖。中午时分,袁小两孩子开的吃顿肯德基,为着过节放松的理由,为着两位大人诚意灼灼的邀请,林至宇不再坚持拒绝,三人起鼓鼓囊囊的往嘴巴里面塞着鸡肉汉堡薯条,弄得满手满嘴都是油腻,而后相视笑。

包饺子时的面粉大战彻底释放和林至宇的天性,两什么都不会的人净肆添乱,捏坏的面团被拿来当武器,全部招呼到的身上,搞得袁哭笑不得。混乱的场面持续段时间,三人起清扫战场而后开始正经工作,之前失败的经历,林至宇终于能把面皮擀圆,田也包出成型的饺子,袁又准备四道家常菜,开瓶红酒和饮料,三人终于按计划开始晚餐。

“来,中秋节快乐,大家起干杯!”袁率先举杯。

“中秋节快乐,尽管爸爸妈妈不爱,但不怪叔叔和田姐姐陪过节,样很幸福。对,袁叔叔,田姐姐,是好朋友吗?”林至宇紧跟袁之后,大人模样的站起来致辞,完还不放的确认下。

“当然都是小宇的朋友。”袁和田笑意盈盈,异口同声的到。

“谢谢你班同学都没这么酷。因为只这么大的好朋友。”

“呵呵,对,你是最酷的。”田温柔的摸下林至宇的头,然后也站起来碰杯。

“中秋节快乐,这几年都是人过的,今天很开。尽管前天刚被打耳光,现在已经忘记那些不开。”

“怎么回事?”袁很吃惊,看着她关切的问道。

“是啊,田姐姐,发生什么事情,谁打的你啊?”林至宇同样满脸关

“咱吃饭,吃完饭,看电影,先开的过节。过完再告诉你,下周还三堂会审呢。来,干杯,袁大哥,干杯,小宇!”

饺子很好吃,菜肴很美味,袁的厨艺得到小两孩子的致肯定,中甚为满足。三人打车去看电影,玩儿游戏机,最后还在路边撸串喝冷饮,尽兴而归。满月当空,洒遍城市里每角落,照进千家万户,见证着无数的阴晴圆缺。

在林至宇的强烈恳求下,田住在家里的客房,袁帮她准备应物品。从没这么满负荷的玩完整天,小家伙没到家就打起瞌睡,回去后简单洗漱就躺下呼呼大睡。田坐在家里的客厅,等待袁收拾完,跟聊起那记耳光的由来。

“弹肉肉本来只是老师和孩子玩儿游戏后的惩罚手段,只是轻轻的用食指在孩子的胳膊上弹下,但却为招来殴打小朋友的罪名。那叫洋洋的小家伙正处于爱告状爱谎的前兆期,回家时简单的激怒那舐犊情深的父母,时间赶到学校找园长要法,激动的像遭遇天塌地陷的迫害,解清楚情况,调看监控,的怒火才得以平息。园长好建议要注意三四岁孩子这敏感期,积极引导孩子话的分寸,可惜又次引发的无名之火,非小题大做上纲上线。为息事宁人,为周全园长的面子,只得诚恳的向道歉,终于事情。”

顿接着到。

“本以为事情已经完结,第二天孩子排队吃饭,洋洋非要插队,和声细气的告诉要遵守队列秩序。不料这举动又被在家盯着学校监控看的洋洋妈妈看到,她认定是刻意为难她的孩子,她把豪车开的飞快,不到十几分钟就到园长那里兴师问罪,园长马上就上去解情况,请她坐会儿,等孩子吃完饭睡上午觉马上就会处理,她觉得园长意拖延,二话不冲到二楼的教室拉着就是耳光,叫嚣着歧视和针对她的孩子,不是别的老师把她拉住,另外半张脸估计也难逃厄运。”

“反应过来之后,园长也都赶来态度坚决,提出报警,不管她什么来头,不管她多钱,她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轻贱,不能容忍,可惜园长苦苦请求冷静处理,她会查明情况给和家长法,让放假先休息,等节后起面对面处理。”

“袁大哥,你为什么那么嚣张,都是人,就因为她钱或者势,她的洪荒之力就能随意爆发不分对象。都是人,为什么她只偏颇的相信自己的孩子,而听不进去别人的忠言良语,甚至罔顾真相,只为维护她所谓的面子。无意跟孩子计较,洋洋本来也没什么大的毛病,夸大其词的告状也无非是想得到父母或者老师的关注,但她那记耳光却把事情上升到成人之间人品和素质的博弈,不能让步。”

的诉,袁感觉莫名的无奈,能想象那女人气急败坏而又盛气凌人的嘴脸。原来当真这样的家长,对孩子的爱真的让眼睛丧失理智,只知偏袒却忘记引导。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听姗姗起过,那件事的结局是老师和孩子双双都在学校呆不下去,换工作,转学,家长也彻底在当地的幼儿园中不良的口碑,孩子下子变成“重点人”总被刻意关注。真不知会不会后悔。

同意你的决定,不能退让,定要道歉,定要借机让那糊涂的家长所醒悟,如果仗势欺人,那就选择报警。”

表明自己的态度,袁又赶快补充句。

“还,如果你不嫌弃添乱,想当天以你家人的身份陪你起面对起解决。”

看着袁脸真诚,田受到感动,她越发感觉到这男人的魅力和吸引,明明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却着至纯至简的眼神儿。明明身零落疲惫,却总愿意对人付出善意。

“好的,谢谢袁大哥,对您也是破例,这些年好的不好的全是人扛,您肯帮分担不胜感激,但是实话也真的不太习惯。那到时在学校等着您。”

其实,袁同样的感受,对待林至宇和田真的是忍不住破例,颠覆不问世事的初衷。不过,很感激这切,感觉自己体内种温暖的流动,感觉自己活泛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