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岗

小说:红尘之活下去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海冉 字数:1845

其然,第二天袁启便要随队岗。他被编入姐带队4组,姐40多岁,正是她昨天负责给他们培训。另外一个叫赵姐姐年纪相仿。还有一个叫何艳艳年轻媳妇,如其名,面相姣好,姿容明丽,一双大眼睛顾盼生姿,意味深长盯着袁启看几眼。听完介绍,袁启淡淡看一眼众,轻轻点点头,而后跟随大家一起车。

负责接送他们司机三十岁,姓胡,与姐他们很是相熟,所以一路玩笑话断,时时还讲个荤段子,逗两位大姐哈哈大笑。袁启寡淡双眼养神,这一切刺耳却熟悉。公司聚会,同学会餐,所有都摇身一变成段子手,荤素忌,肆无忌惮插科打诨,跟每个都敢开炮,都敢摸胸扒裤子,仿若大家真是最亲近宣只字提生活疾苦和工作辛酸,用戏谑掩盖真实,用酒精搅拌气氛,把深情款款聚会演绎成彻头彻尾饭局。

何艳艳一改常态刻意坐在后边,再配合着吃吃发笑,只是一直沉默审视着袁启。胡师傅回头看到她异样眼神,脸色刹时一变,俏皮话戛然而止,两位大姐洞悉一切相视一笑。当然,袁启丝毫没有觉察这气流异样波动,周遭和事都是他关注重点,他与这粘稠浓郁生活气息还有些格格入。

当天任务是为一家老客户做保洁。司机带着他们七拐八拐到市中老巷子里一个区。虽然与国际大都市现代气息格调搭,但谁都知道这里寸土寸金,所以居住在这里大都头颅高扬,目空一切,嗓门响亮,字字句句都有回声,连门口保安脸都写着大大牛字,优越感刺拉拉直戳外地脏。

带好工具,司机开车离去,姐带着他们楼。开门是一位五六十岁,身穿家居服,但头发弄得一丝苟,脖子套一串硕大珍珠项链,耳朵耳钉镶嵌着蓝色晶石看价值菲。她扫视一圈,一句“”把众让进客厅。

姐性格爽朗,拾阶而,“哎呀,杨姐,这头发新做吧,真是漂亮啊,一下子年轻好几岁,本就保养好,以后敢问您叫姐!”

“是嘛?也觉得做错,女儿带去做,一千多呢,说太贵舍得,但闺女非要做。”

“女儿是棉袄,太贴。您看您,儿女都有出息还那么孝顺,都是您家教好啊!”

“呵呵,两个孩子真是没说。对赵和何对吧?看看发型怎么样?”

赵姐和何艳艳连声夸好。

“这个是新吧?没见过。”

“这是新袁,老板说赵经验多让带带他。袁,快跟杨姐打招呼。”

“杨阿姨好!”看着她年龄,袁启顺口说道。

“怎么叫阿姨呢?叫杨姐,杨姐这么年轻。呵呵”,一见杨姐面有快,姐赶快圆场。

“叫什么都无所谓,只要把活儿干好就行,你盯紧些,新怕打扫彻底。”

“嗯,您放,卧室还是由赵打扫,客厅归何收拾书房阳台,袁负责厨房和卫生间,他弄完会亲自验收,到位地方们一起再弄,您放!”

分工完毕,各自打扫自己领地,姐一边干活一边与业主热络搭讪,“这客厅必须得亲自,您这可都是宝贝,一个们一年都白干。”恭维话好听话满天飞,杨姐极为受用,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含笑应答,如数家珍讲各种陈设历和价格,讲自己老公身居要职孩子是中翘楚,附带夸奖好稳重之类。

收拾完毕,姐特意到厨房验收成果,这也是老板临出发时特意叮嘱,袁启能够理解,毕竟自己是新手,在家时也没这么彻底打扫卫生,公司谨慎些理所应当。

看到比预想效果要好,姐面露笑容,两又一起卫生间,看卫生间也收拾比较彻底姐很满意。临走时,她眼睛被洗漱台琳琅满目化妆品所吸引,拿起一个精致红瓶喃喃自语,“怪得皮肤那么好,这化妆品也太多,一定可贵。”回头给袁启一个意会眼神,她拧开瓶盖,滴几滴在自己手背,深深闻着。看着她举动,袁启一阵酸。记得有一次在汽车站候车,一群外出打工挤挤嚷嚷在检票口排队,他们穿着老旧过时,其间有一个中间妇女特别显眼,穿衣很干净但却是很久都没穿确良质地,腿穿是十多年前流行脚蹬裤,脚是一个方口布鞋,当时袁启就很感慨,一年奔波劳作,挣钱全部是从嘴巴从身节俭下,太容易。思绪哐啷一下被玻璃碎地声音拉回现实,将那瓶爽肤水摔碎,馥郁香味扑鼻而

听到动静,屋外全部赶

“哎呀,袁,你怎么这么呢,把杨姐这么好东西给打破,快点儿给杨姐道歉啊!”

听到这样变故,袁启很诧异,但看到姐求助眼神,他只能给杨姐道歉,最终在各种说辞下业主并没有让赔偿。

跟你说呀,伙子,做事能这么毛躁,要是看在你是新手,们关系错,可能就这么算,这可是女儿从韩国给,一瓶够你吃一个月。”

“是呀是呀杨姐,您大过,您放代表们老板跟您承诺,管给别怎么涨价,您家永远都是这个价。”

“嗯,还是你会办事儿,新还得多锻炼啊!”

告别业主,胡师傅已经准时把车停到楼下,车,好意思跟袁启各种解释,袁启淡淡一笑说声没事儿。见袁启没有多说话意思,姐也就没再多说,里对袁启多些感激和好感。